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斐森的「遺憾」

2017/9/26 — 19:07

資料圖片:馬斐森,攝:朝雲

資料圖片:馬斐森,攝:朝雲

【文:陳家健】

在簽署9月15日的「大學校長聲明」之後, 港大校長馬斐森在接受「The Scotsman」訪問時, 澄清他並不認為:「討論港獨是濫用言論自由的行為。」作為大學的一份子, 我歡迎校長的澄清, 相信和我意見一致的人, 不在少數。

由馬斐森校長的澄清出發, 發出特定仇恨言論, 是濫用言論自由,應予讉責; 而討論港獨, 則不在仇恨言論之列, 換言之, 不應受到讉責。在港大校園內, 師生有權探討港獨是對是錯, 是否可行, 港人會否支持, 中國政府會否接受, 甚至如何邁向獨立之路, 可以贊成,可以反對, 大家各抒己見, 自由討論。這一點上, 我認為符合對學術自由的追求, 因此予以肯定。而同時, 仇恨言論違反人性, 校長給予讉責, 亦是應有之義。

廣告

至於校長本人申明, 不支持香港獨立, 雖然身為大學校長, 是否應該就政治議題表態, 誠可辯論。不過, 在當前的政治環境底下, 校長有此取態, 亦屬正常。畢竟校長本人亦有自由意志, 而其政治取態, 亦和校長的身份和責任, 不構成衝突。所以, 校長是可以反對港獨, 自不待言。

校長在訪問中, 感嘆到香港高等教育的政治化, 令人非常遺憾(deeply regrettable)。我的語文水平不好, 不知道有否曲解了校長的意思。我認為, 抗拒香港高等教育的政治化, 正正是校長的責任之一。而校長在任內, 未能抗拒此一現象, 除了人生路不熟、能力不足之外, 以小弟之見, 亦和校長本身立場未夠堅定、對香港的社會環境缺乏認識, 不無關係。而現在搞到「一鑊粥」, 校長竟然說「非常遺憾」, 以一名失職、表現欠佳的工作人員來說, 未免是不適當的用語。

廣告

若說政治事件入侵校園, 相信沒有一件比「陳文敏事件」,更為明顯的例子。主要由特首委任、有明顯政治傾向的校委會, 拖延委任副校長, 後又拒絕物色委員會的建議, 干預大學的人事任命。校委會一意孤行, 無視學生的抗議行動、無視畢業生議會通過的決議, 後來更將抗議的學生, 告上法庭。在這一切當中, 校長沒有挺身而出, 抵抗政治干涉, 反而陪同校委會主席李國章召開記者會,針對性地批評部份學生和某黨派的政治人物。

同樣, 在校長的任期當中, 有數名港大同學, 因不同的政治事件被告上法庭, 甚至被判入獄。我沒有期望馬斐森校長能像蔡元培一樣, 營救自己的學生, 可是我亦沒有看見, 校長在寫求情信之外, 有主動為同學提供協助。這無異於助紂為虐, 在高牆和雞蛋之間選擇了中立。馬斐森, 你如此作為, 怎好意思說「遺憾」呢? 需知道,政治力量肆虐校園, 這是你有份做成的孽!

校長的任期只剩下數個月, 凱撒的歸凱撤, 上帝的歸上帝, 錯了就是錯了, 再說甚麼也沒有用。回顧他的四年任期, 毫無建樹, 師生與大學高層互信盡失, 似乎更應感到遺憾的, 是關心香港大學的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