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斐森、李國章應向港大舊生交代!

2017/2/3 — 16:41

香港大學校園(資料圖片)

香港大學校園(資料圖片)

香港大學校長馬斐森辭職,對我們這班來自基層的舊生來說,是一個震撼,因為港大是我們的榮耀。港大近年的風雨,讓人感到這所殖民地大學無法屹立不搖。

在今次事件中,當事人有點像李波,有點像肖建華,而且他人在江湖,仲要搵食,當然不肯爆料。

廣告

現時的網上的可能是港大舊生的意見,有不少為:“馬裴森校長辭職,很多港大校友都認為唔關李國章事,更多唔覺得與梁振英有關,只是感到可惜。”和認為他是鬼佬借港大過橋,刷靚其CV(履歷表)。

但是,上任不足三年,合約原本 2019 年才完結,提早解約, 由現時的四百萬年薪減至二百六十七萬港元 ,減薪超過三成。筆者認識的所有舊港大同學,只有向更高薪的位置爬,沒有一個會自願減薪三成的,因此,事件絕不合理。

廣告

所以,也有港大舊生留言:“人家連愛丁堡大學校長都能勝任,港大當然係走寶,正是樹欲靜而風不息,人家只係打份工,做乜要對住班禽獸撐得咁辛苦?港大真係死有餘辜,疊埋心水正名叫「中國香港大學」,請個中國校長喇!”

有傳媒發現馬斐森最少在三個月前已經萌生去意。事件非一日之寒,去年一月,新任校委會主席李國章主持首次會議,會後再度發生衝突,校方任由警察在校園內施放胡椒噴霧,驅散學生;及後馬斐森對外聲稱感覺生命受到威脅,校方更在當晚再次報警,警方於去年七月先後拘捕前學生會長馮敬恩和外務副會長李峯琦。

筆者於2015/8/3撰文《港大不能退讓》,指出:

校長馬斐森在2013年履任時已被一批國粹派舊部復活圍剿。他的任期只有五年。所以,如果迫宮成功,新的校務務委員主席(如果是李國章)上任後,便要立即物色新人選(若兩年遴選期)。

當年全力攻擊馬斐森履任的是港大教職員的陳婉瑩、程介明和盧寵茂。程介明指責未上任的馬斐森無有理念。陳婉瑩指責他「不懂華人社會人與事之間微妙關係。」盧寵茂斥責他「是對港大以致(至)整個香港及中國的侮辱」和「我不相信香港無人」。

國粹派舊部的核心思想正是「中國崛起,在經濟上取得了驕人的成就,改革開放以來,為五億人脫貧。」今次事件對港大的衝擊比818事件更大,國粹派舊部的陰謀是令國際級人物(洋人學者)對校長職位卻步,那麼劉遵義之流才能「矮仔裏面選高佬」,脫穎而出。

今次對馬斐森的迫宮完全沒有道理。港大作為國際級大學便要與世界看齊。港大生的衝擊放諸四海,屬雞毛蒜皮。處分學生才是有損港大國際聲譽,任何一位國際級校長都不想為此金盤洗手。趕走校長只會令 “港大值得一個更差的人”(”HKU deserves worse”)。

 

畢業生議會

一些大學的畢業生議會的地位很高。在牛津大學,其校監是由畢業生議會選出的。

The functions of Convocation shall be to elect the Chancellor and the Professor of Poetry.

The Chancellor shall be elected by Convocation and shall hold office during his or her life or until his or her resignation.(連結

香港大學的畢業生議會成立初期一直受其地位、成員人數、參與積極性等問題困擾。當年的第一件事就是爭取成員資格。議會目前有16萬2千成員。

畢業生議會一直苦於其法定角色。This factor refers to the very limited scope conferred on Convocation by the University Statues, resulting in the very restricted type of activates which Convocation can "legally" involve itself in. 因而,畢業生議會在1971年通過議案,要求修改大學條例,擴大畢業生議會的功能。它要求有自己的憲章。當時的畢業生議會只有會議常規( standing order )。

1973年主席發言,表示議會過往受著過於簡單和空洞的條例妨礙,議會可以說,沒有任何權力。In the past your Standing Committee was always frustrated by the over-simplification and vagueness of that part of the University Statues which pertained to Convocation. In fact , it was so generalized that it could even be said that the actual powers and authorities of Convocation are either ill-defined or non –existed.

1962年港大副校 Professor Stock 致詞:“Many of the graduates of the University of Hong Kong  now occupy positions of importance and distinction in the Colony and elsewhere…..for example of the Alumni of the great American universities who regard it as a solemn obligation to help their Alma Mater ……In this regard, it is perhaps significant that Convocation was formed for you rather than by you.”

他說,當港大畢業生在殖民地享有社會地位時,他們卻不關心母校,畢業生議會好像是為你們而設,不是由你們設立。美國的大學畢業生都認為對母校有義不容辭的責任。(連結

後記

我們從近來的很多事件中,都看到當年國粹派敗部復活,遠的有當年反對聘請馬斐森陳婉瑩、程介明、盧寵茂;支持十大院長聲明校友組發言人彭泓基和助理廣播處長戴建文。林鄭月娥老公林兆波也是當年港大國粹派的十分活躍份子。看來,當年大學的社會派和國粹派大戰,要重新開戰了。

哀哉!

立即召開 Convocation EGM吧 ,請馬斐森和李國章出來解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