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被指「撻朵」違規帶髮型啫喱上機 馬逢國:若為員工帶來不便表歉意

2018/5/24 — 17:11

【17:40新增馬逢國回應】

《蘋果日報》今日獨家報道,指立法會議員馬逢國曾攜帶一支200毫升的髮型造型啫喱離港,在安檢期間疑因表明議員身份而獲放行,並成功將違規的造型啫喱帶上機。他事後回應《蘋果》查詢時否認「撻朵」,但又稱「可能講過一下我自己係議員」。

報道引述投訴人指,馬逢國日前離港進行安檢時,被發現背囊內有一支200毫升的髮型造型啫喱。職員指啫喱容量超過100毫升,故不能手提帶上機,但馬要求「搵上級過嚟同我傾」,又隨即表明自己是立法會議員,並且認識機管局行政總裁林天福。馬逢國之後與一名較高級的職員交涉,最後成功將不合規格的造型啫喱手提上機。

廣告

《蘋果》引述馬逢國回應指,當時他的造型啫喱只用剩不足一成,因此認為機場人員要求不合理。他要求見更高級的人員,而當時有職員自稱是「最高級職員」,他才反駁「你唔係,最高級係林天福」,但自己沒有說自己認識林。他又否認曾經「撻朵」表明議員身份,但又稱「我無exactly講,我唔係好記得,可能講過一下我自己係議員」。

馬逢國:若為人員帶來不便 表歉意

廣告

馬逢國今日下午見記者交代事件,稱當日剩餘的啫喱只有不足20毫升,因為認為這符合安檢要求,故曾經與安檢人員理論。過程中他認為前線職員未能解釋清楚規定如果確保安全,故要求另一名較高級人員解釋,之然再有另一名自稱「現場最高級」的職員介入。於是馬逢國當時回應稱,機管局最高級的應該是林天福。

他強調當時提及林天福的名字,只為回應職員自稱最高級之說,他沒有要求見林天福,亦無意向保安人員施壓。但他承認當時有表明自己是議員:「我相信我有講,『我自己是一個議員,我都好關注機場安全』。」他又稱自己在過程中「有少少動氣」。

馬逢國稱回港後已了解機管局有關規定,「若果在過程之中,為當日的機場人員帶來不便,我在此表示歉意」。

譚文豪:去信機管局、保安事務委員會

本身是民航機師的公民黨譚文豪接受《立場新聞》電話訪問,100毫升的限制是指容載器之容量,形容規定是非常明確,根本沒有需要爭辯。他批評馬逢國是在獲機場人員解釋後,仍然刻意違反相關條例:「整天將依法治港掛在口邊,自己卻帶頭違反規矩,成何體統呢?」

對於馬逢國被指「撻朵」後獲放行,譚文豪強調立法會議員根本沒有特權不遵從民航安全相關法例。他質疑如果容許馬逢國可以這樣做,其他乘客是否都同樣可以「特事特辦」。譚文豪稱,已就事件去信機管局、民航處及立法會保安事務委員會,要求對方答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