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道立:司法覆核應受肯定 無人可凌駕法律 有權者、官員不應視法律為阻礙

2016/1/11 — 18:00

2015年是香港司法制度多事之秋,司法覆核屢遭質疑,特首被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形容是超然於「三權」之上。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在2016年的法律開啟典禮的演辭,花上不少篇幅討論司法覆核的制度,以及法律面對人人平等的原則。他一再強調,司法覆核制度之重要,「司法覆核維護了公眾利益,亦促進社會大眾的福祉,其重要的角色理應得到正確的肯定。」馬道立強調,要了解香港的法律制度,關鍵在於明白人人平等這個概念,沒有任何一個人或任何一個機構,是凌駕於法律之上,「人人平等是法治的一個基本要素。能正確地接納這點,才算是能正確地尊重法治。」

他特別提到,概念上而言,秉行公義正是司法的目的,社會上每一個人對法律的目的之理解和接納,同樣十分重要,「這對具影響力或權力者而言(其中最主要的當然是政府及所有政府人員)尤為如是。法律旨在促進社會大眾的福祉,人們不應視之為阻礙。」

廣告

馬道立在發言(發言全文)當中強調,公法案件是《基本法》保障的各項權利和自由,社會人士對權利和自由的認識加深,意味着他們現時均會期望,決策者在作出一些影響本港民生和活動各方面的決定時,能夠克盡本分,承擔問責,而良好管治則是恪守法律規定。

沒有人凌駕於法律之上

廣告

馬道立認為,司法覆核必然牽涉公眾利益,法院作出的判決,影響每每波及訴訟各方以外的市民大眾,有時甚至直接影響整個社會,「不論案件是牽涉已經發生了的事情,還是未發生的事情,而後者比前者可能更為重要,法院就公法訴訟作出的判決,往往成為如何達致良好管治的指引。雖然訴訟過程偶爾會帶來不便,但整體而言,司法覆核維護了公眾利益,亦促進社會大眾的福祉,其重要的角色理應得到正確的肯定。」

司法覆核動機 無關重要

馬道立強調,鑑於司法覆核這類案件的性質,政治、經濟和社會因素難免會構成案件背景的一部分,「但訴訟各方的動機,不管是政治還是其他方面的動機,實在無關重要。」他總結,案件關鍵的問題只有一個,就是法律上是否有充足的理據。馬道立提到,司法覆核的申請必須在取得法院的許可後方可提出,已是甚高的門檻,因為擬申請司法覆核的人士,須證明其論據是合理地可爭辯,並且具有實際的勝訴機會。

基本法保障出版自由  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

馬道立發言開首強調,香港的法律制度以普通法為依據,並建基於其公平、透明及向法院提出訴訟之權利的特點上,概念上而言,秉行公義正是司法的目的,「社會上每一個人對法律的目的之理解和接納,同樣十分重要;這對具影響力或權力者而言(其中最主要的當然是政府及所有政府人員)尤為如是。法律旨在促進社會大眾的福祉,人們不應視之為阻礙。」他接着強調,基本法列明了市民的基本權利和自由,包括在法律面前一律平等、言論、新聞、出版的自由,結社、遊行、示威的自由、不受任意或非法逮捕、拘留、監禁等等,這些權利和自由,均受到憲法的保障。

馬道立提到,香港的法律制度以普通法為依據,並建基於其公平、透明及向法院提出訴訟之權利的特點上,要了解香港的法律制度,關鍵在於明白人人平等這個概念沒有任何特別團體、機構或人士是凌駕於法律之上或免除於法律的平等適用,「人人平等是法治的一個基本要素。能正確地接納這點,才算是能正確地尊重法治。」

司法獨立是法治的關鍵

馬道立補充,《基本法》清楚界定了法院的憲制角色︰香港法院享有「審判權」,「歷來已有不少關於司法獨立的言論,但永遠值得再三重覆的一點是︰司法獨立是法治的關鍵。」他在講辭中強調,由於法庭審理的糾紛往往甚為複雜,必須細心分析不同觀點,然後才能作出公正的裁決,有時聆訊的過程漫長,這從法庭的判案書的內容可見一斑,「箇中原因每每顯示涉案糾紛的複雜程度,並反映了更重要的一點,即法庭必須細心和公平地考慮在庭上提出的各項論點。」

法援讓眾多訴訟人尋求公道

馬道立又提到,法律援助讓眾多訴訟人獲得向法院尋求公道所需的途徑,「他們包括嚴重受傷的人士、其家屬,婚姻出現問題的人士,以及其他需要法律保障但並無經濟能力聘請法律代表的人士。」他提到,法律援助對確保香港的公法和憲法的正常發展作出貢獻。

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去年在公開活動時,以梁麗幗提出的司法覆核為例,指她是濫用了法律程序,形容案件根本沒有充份理據去展開聆訊,但就令法官要寫出長達60段的判辭。他點名質疑梁麗幗是否想透過提出訴訟,令個人履歷表更亮麗,引起首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撰文反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