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馮敬恩聲明 回應遭港大校委會驅逐事件

2016/2/26 — 23:31

千里之堤潰於蟻穴 驅逐校委難圓其說
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本科生代表馮敬恩就二月二十二號遭驅逐事宜回應

事發經過

當日第一個議程為“To consider the safety concerns raised by some council members in respect of the attendance at the current meeting of a council member.”

廣告

會上,李國章以至其他校委對我有三樣指控,包括在一月會議中不斷發放訊息予會外同學、去年七月開門予同學進入會議廳以及一月會議後嘗試開門予同學進入賽馬會研究大樓。李國章遂要求我簽署兩份文件,分別是保密協議以及確保其他校務委員會安全的協議。在張達明老師追問下,李國章表示倘若不簽署相關協議,將由校委會表決後驅逐本人離開會議,不得參與餘下的所有討論事項。後來,我同意(agreed)簽署與張達明老師一樣的保密協議,拒絕簽署保障校委安全的協議。最後校委會以十三票票贊成,五票反對,三票棄權將我驅逐離開會議。離開前,我表示尊重校委會的決定,並強調同意(agreed)簽署保密協議,不等於立即簽署保密協議。正如同意(agreed)成立專責小組,不等於立即成立專責小組。最後,在六名保安陪同乘坐升降機,離開會議場地並抵達會展大堂。

會後,我遭到至少三名疑似便衣警員跟蹤,一直從灣仔入境署天橋到金鐘地鐵站,一直到抵達中環站轉乘的士返回港大為止。

廣告

出席會議不需附加條件 當日一簽即立壞先例

校委會裡面的委員乃根據《香港大學條例和規程》產生,理應可以出席所有校務委員會以及校董會會議。而今,竟然需要簽署保密協議外的文件方可出席會議,這變相在香港大學條例之上「僭建」成為校委的額外條件。若此先例一開,校委會以後可以要求經《香港大學條例和規程》產生的委員簽署其他協議才可開會,例如是要求校委要擁護中國共產黨才可開會,後患無窮。

安全協議針對個人 其他校委不用簽署

動物農莊裡面提到「所有動物都是平等的,但有些動物比其他動物更平等。」這條協議,只有本人需要簽署安全協議,其他校委根本不需要簽署。出現「所有校委都是平等,某些校委比某些校委更平等」的情況。會上,石禮謙提出公平為由,全部委員應當一起簽署,但周光暉竟然以「假如有其他人拒絕簽署,校委會無可能將之全部驅逐」為由,反對全部委員都需簽署的建議。可見,有關協議針對個人,針對學生代表,將學生的聲音排除在外。

事前並無協議文件與通知 本人無法取得私人法律意見

先勿論有關指控並無實質證據,以及一五年七月的圍堵行為已經在一五年十一月處理完成無需再次處理外。是次提出的協議,並無在事提出有關文件,變相剝奪本人在事前取得私人法律意見的機會。再者,有關保障校務委員會的協議並無在會上以文件方式提出,而是口頭提出,並以「擠牙膏」的方式以回應就協議的查詢。以致協議的字眼兩度變更,令本人難以在清楚理解的情況下簽署。當中條文,亦與港大後來發出的聲明出現歧異。如此種種,是在有違程序公義,令人髮指。

對其他校委的忠告:以地事秦,猶抱薪救火,薪不盡,火不滅。

事實上,今日諸位將底線一再後撤,目前當災的未必是你們自己。他日,當典章制度一再崩壞,閣下當災之時,請不要感到意外。校委會裡面齊聚社會上流商賈,本人若如諸位,尋私利而忘大義,想必優厚的暑期實習等一定手到拿來。或者,大家會想本人是遭政黨控制,阻礙大學進步。在此,請不要踐踏本人的自由意志。而加入校委會乃是為港大服務,推動港大進步。不過,有問題的制度必定恆常出現有問題的決議。因此,解決制度問題,乃推動港大之根本啊。

本人任期將滿,離任在即。大學生涯共四年,亦已走過一半有多。假如我「隻眼開,隻眼閉」,無視不義,其實亦不會對本人有任何影響。只是我確信,假如前人亦是得過且過,港大百年輝煌和榮耀將不會出現。每代港大人的努力,不是一句不諳中文和社會之事就可以平白斷送,而是需要代代師生努力,港大才可再創高峰。

共勉。

馮敬恩
香港大學校務委員會委員
香港大學校董 
二零一六年二月二十六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