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馮敬恩:我全力支持六號梁天琦,但是不討厭七號楊岳橋

2016/2/16 — 20:25

【文:馮敬恩,港大學生會前會長】

我知道未必個個啱聽。

我全力支持六號梁天琦,但是不討厭七號楊岳橋。有見兩人均在君子之爭,旁人又何必將「界票」掛在口裡,踐踏選民的自由意志呢?不投X,也不一定投Y,反之亦然。多人參選,是「做大個餅」,增加不同政治光譜維度的選民投票的意欲,並無不妥。雙方的支持者,將心力放在論政綱,比幹勁,互相切磋砥礪上面吧。唇舌之爭,多吵無益。

廣告

我和黃台仰認識在剛剛當選學生會會長的時候,後來一次談起光復行動,他說:無計,這些事情總得有人做。你看,水貨客橫行,市民生活受阻。這裡是香港,為什麼要退讓的反而是香港人?於是,他身體力行,多次與抗爭者站在同一陣線。

廣告

認識梁天琦,是在罷課的時候。當時他跟我說:不能為了自己的事情,而忽略港大事情啊。不過,他也擔心這會招人話柄,說他是為了競選云云,故通常都是幕後幫忙,與同學共同進退,通宵達旦的開會。在言談間,了解到他對香港未來願景的看法,也知道他真誠的希望想推動香港變革,走一條少人走的窄路。

我不討厭公民黨,也不討厭楊岳橋(個人來說,根本不認識他)。說起公民黨,就想起記得第一次接觸公民黨梁家傑時,是在一個聯校的參觀立法會活動中,那是2012 年升中六的那個暑假。很記得當時梁家傑分享他兒時的求學經歷以及其時香港的社會面貌,而到最後他感嘆道:俱往矣,今時唔同往日。在他的眼裡,我看見無奈。一代菁英,目睹本港從繁盛到墜落,真係忍唔住講句so9sad。

說實在,公民黨過去做得比泛民主派好,好好多。可能是因為書念得比較多,好些又有專業資格,對好些事情有原則性的執著,而不是單單對於下屆選票有執著。擋住赤化,是公民黨的口號。於是,在很多的事情上面,尤其在法律支援、司法覆核等的工作上面,都不乏公民黨的身影。

社會有分工,有人考慮後選擇進取的手法,有人考慮後希望運用其專業去支援,互相效力,並無不妥,而且每一個都對香港來說同等重要。

在梁天琦政綱上面,我看見「香港本位」的倡議,包括倡議興建海水化淡廠等,減少依靠中國大陸。雖然即便當選,短短幾個月的任期未必真的能夠推動所有願景,但是這是當家作主的覺悟啊!

最後,票投六號梁天琦。

‪#‎選舉廣告‬ ‪#‎好似加返安全d‬ ‪#‎光復香港‬ ‪#‎時代革命‬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