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馮敬恩:旗幟鮮明的支持羅冠聰等原則派

2017/3/26 — 7:29

攝於摩星嶺,昔日守衛香港的一道重要防線。

攝於摩星嶺,昔日守衛香港的一道重要防線。

【文:馮敬恩 前港大學生會會長】

今屆特首選舉,不公不義的小圈子選舉仍然存在,一眾市民亦然是無權者,無法透過選票自我充權,提名並選出真正代表我們的領導人。早在梁振英宣布不競逐連任之前,泛民主派早已祭出ABC (Anyone But CY)的口號,公民黨甚至以「狼英去留,九月公投」作為立法會競選口號。一眾泛民主派某程度上一直在推廣一種消極抵抗,也就是一如毛主席所言「凡是敵人反對的,我們就要擁護;凡是敵人擁護的,我們就要反對。」一言以蔽之,就是以票投敵人梁振英的對手,來反對梁振英。 會有這種舉措,不是因為擁護梁振英的對手,而是因為這是種策略,是種希望阻止梁振英連任的策略。

詎料,事件峰迴路轉,先有梁振英放棄角逐連任,後有林鄭月娥和曾俊華先後宣布參選。在這些轉變中,事情好像變得不再一樣。林鄭月娥雖然成為了梁振英2.0 ,但是在擁護敵人的敵人時,這種擁護慢慢變成不是一種策略,而是一種真誠的擁護。先有高教界民主行動的成員早在二月中就率先宣佈支持對於廢除校監必然制的態度曖昧不清的曾俊華,後有任建峰指出曾俊華帶來公民覺醒,旗幟鮮明的認同曾俊華,卻對他支持人大八三一框架之說閉口不提。篇幅有限,難以羅列所有正面支持曾俊華的例子。雖然當中有好些是我的朋友,我也理解他們以票投曾俊華為阻擋林鄭月娥當選的策略,但是對於他們在策略以外大力為曾俊華背書的舉措沒甚好感。

廣告

有人說政治就是妥協,可是我就沒有看見過一個人妥協起來不是狀甚痛苦,對於所割捨之物依依不捨的,而是面帶寬容,欣然接受的。今日泛民主派是不是種妥協,歷史自有公論。談起妥協,這不其然讓我想起殷海光先生的《人生的意義》一文。殷海光先生這樣寫道「當我們因生活困難而被迫不得不放棄若干作人的原則時,我們必須儘可能作『道德的抗戰』,把道德的領土放棄的愈少愈好;而且要存心待機『收復道德的失地』。」他雖然這樣講,但是他個人實行起來的時候是怎樣的呢?昔日殷海光先生在臺辦雜誌《自由中國》,後來因為雷震在《自由中國》中撰寫了《我們為什麼迫切需要一個強有力的反對黨》而遭老蔣勒令停刊,殷海光亦因撰文力挺雷震組建新黨,最終失去在臺大的教席,鬱鬱而終。

我懇請民主派的朋友,不要再以妥協、策略作為自己真誠支持曾俊華,放棄原則的幌子了,這根本與事實不相符。假如是放棄原則,真誠的支持曾俊華,就不要戴著策略、妥協的面具;假如是因為策略、妥協,無奈之下要票投曾俊華,就應該開個記者會向選民道歉,並重申爭取真普選的原則。否則,這種佔了便宜又賣乖的泛民主派,我看著覺得嘔心。

廣告

有人說要民主就是尊重民意,民意如此,就該因循民意。民意如果是民主的全部,然則明天大家公投並通過要殺死我本人,我大概也是死罪難逃了。民意只是民主的一部分,當民意跟原則和價值相衝時,就要堅守價值,否則這就衍生多數人的暴政。昔日公民黨楊岳橋在新界東補選時所講的「做人要有原則、有底線」一說言猶在耳,一眾民主老大哥拍手叫好,甚至有人說本土派煽動民粹主義之聲仍然記憶猶新,今日泛民主派就馬上自打嘴巴,率先成為「民粹300+」 ,實在令人哭笑不得。而最諷刺的是,公民黨今次避免民粹主義之衍生而在模擬選舉結果公佈前率先公佈投票意向,實在又是大大力地給了民粹300+ 一巴掌。我這學生看起來,實在覺得很搞笑。

在這次特首選舉中,我必須旗幟鮮明的支持羅冠聰等原則派,不是因為反對妥協派,而是我相信社會上必須要有堅守原則的志士,否則社會上所有原則都可以妥協出賣,這是非常危險的;因為我相信如果有一日我們中間有那個人堅守了普世價值而做了民意所不容許的事情,這些原則派至少會施以一杯涼水,讓社會上堅守原則、理念的人可以找到安慰。今日民意之攻伐,我相信一眾原則派早已預見,不勞我擔心。但願在混亂的世道中,容我說聲支持,在歷史中留下一個註腳,告訴後人這些前輩曾經堅守原則且是有市民支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