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駁曾鈺成:在美國內戰尋找反獨是否搞錯了什麼?

2017/9/22 — 13:08

【 文:如果中國邏輯有顏色 】

曾鈺成在《am730》連續兩篇文章(《反獨之戰》和《不能妥協》),稱美國內戰為「反獨之戰」,指美國也在主權問題上「不能妥協」。弦外之音,路人皆見。只是一個中共支持者,竟然引用美國歷史,暗自為中國鎮壓香港、台灣、西藏等地分離主義辯護,實在令人啼笑皆非,必須予以指正。

首先,曾鈺成刻意忽略美國獨立建國的背景。美國人和英國人雖然在血統和文化上關係密切,但美國人認為英國剝削了他們的權利,並且在談判失效、雙方擦槍走火一年之後,在1776年7月4日宣佈脫離英國獨立。《美國獨立宣言》主張人生而平等,有追求生命、自由、幸福的權利,影響了往後世界各地的共和革命。這些權利,不是上帝、國王、或某個「進步、無私與團結」執政集團的開恩賞賜,而是人生而有之。曾鈺成敢提這段歷史嗎?

廣告

進一步引用美國歷史,美國憲法當初由民選代表制訂,民選國會亦能通過憲法修正案,達致保障美國公民「生而有之」的權利。相對之下,中國共產黨全權擁有中國憲法的制訂、修訂和解釋權力,人民權利完全視乎共產黨一時一刻的政治取態,沒有任何實質保障。曾鈺成敢作這比較嗎?還是顧左右而言他,說這是「國情不同」呢?

曾鈺成提到,許多人以為美國內戰起因「是林肯總統要解放黑奴」,「是個美麗的誤會」。這其實是客觀認識美國史的好提問。可惜曾鈺成一心要借題發揮,居然把維護主權視為「真正原因」。美國内戰的成因眾多,但奴隸爭議絕對是最重要因素。美國立憲之初,廢奴州(自由州)和畜奴州在國會參議院的比例相當,這個平衡卻隨著新的州分成立遭到挑戰。倘若新的州分禁止奴隸制度,則自由州有望透過立法,全國廢除奴隸制。不同於關稅和貨幣等經濟政策,這個爭端是美國聯邦政府和國會無法根治的問題。也就是為什麼沒有奴隸爭議,南北方根本沒有內戰的理由。

廣告

在質問「林肯總統是否要解放黑奴」之前,我們必須先問:奴隸爭議到底對美國內戰有多大影響?事實上,廢奴問題早在美國獨立就已經浮現。傑佛遜起草《獨立宣言》的原稿,就曾指控英王發動戰爭推動大西洋奴隸貿易、剝削奴隸生而有之的權利、阻止殖民地議會廢除奴隸(英國當時只在國內廢奴),只是這些字句因為支持奴隸貿易者施壓而被刪去。1820年,美國國會達成《密蘇里妥協》,以北緯36.5度線為界,將新成立的州分劃為自由州(北)和畜奴州(南)。此舉短暫維持自由州和畜奴州在國會的均勢,卻將美國政治版圖強行在地理上一分為二。傑佛遜當時就批評《密蘇里妥協》最終會敲響合眾國的喪鐘,預示了美國內戰的降臨。

1854年,內布拉斯卡州和堪薩斯州加入美國(兩州在36.5°線以北)。美國民主黨提出廢除《密蘇里妥協》,改由兩州人民公投決定是否廢奴,目的是要擴充國會的畜奴州代表。這道議案在民主黨控制的參眾兩院獲得通過,卻引來包括林肯在內的廢奴主義者反擊,最終促成了美國共和黨的成立,民主黨內部也因奴隸爭議呈現分裂。為了影響公投,廢奴和畜奴支持者大舉動員移民堪薩斯,引發連串流血衝突。最終廢奴主義者在公投獲勝,堪薩斯州成為自由州。隨著廢奴主義逐漸佔據道德高地(牽涉到美國第二次宗教覺醒、《湯姆叔叔的小屋》的出版、Dred Scott v. Sandford案的判決等等,在此不贅),南方部分州分逐漸認為在合眾國內已經無法維護畜奴主張。當林肯在1860年參選總統時,他的名字甚至不在部分南方州分的選票出現。林肯勝出大選後,以南卡羅萊納州為首的多個州先後脫離命眾國,組成聯盟國。

曾鈺成徵引的史事和對話是真有其事。但曾鈺成不會告訴你,林肯在內戰之前是一個溫和廢奴主義者,相信奴隸制度可以透過社會進步自然淘汰(增加畜奴州違背這進步過程)。他甚至說過憲法並沒有賦予他權力解放黑奴,也經常受到激進的廢奴主義者抨擊。林肯在1861年派兵南下,確實是鎮壓「叛亂」而非解放黑奴。但隨著內戰深化,北軍所到之處均有奴隸逃亡前來投靠,南軍又有俘虜並奴役北方的自由黑人,林肯的政策也逐漸改變了。

曾鈺成徵引1862年8月《紐約論壇報》Horace Greeley公開要求林肯解放所有奴隸,換來林肯「國家完整高於全面廢奴」的爭議回覆。但曾鈺成卻不提及林肯在1862年9月就發表《解放奴隸宣言》,解放所有叛亂州分的奴隸(不包括留在合眾國的邊界畜奴州),而這正正是Horace Greeley想看到的結果。由於資料不足,歷史學家仍未能確定1865年2月Hampton Roads會議的詳細內容,但當時北軍已經佔領佐治亞州薩凡納,南軍戰敗基本已成定局,林肯根本沒有承認聯盟國的必要。考慮到林肯同時倡議全國完全廢除奴隸制,甚至提議黑人可以擁有選舉權,他向聯盟國代表重提「國家完整高於全面廢奴」的論調,大概只是展開談判的橄欖枝。

1865年4月9日,李將軍率領南軍向北軍投降。4月14日,林肯遭到行刺並在翌日身亡。但他成功為後來的第十三、十四和十五憲法修正案鋪路(全國廢除奴隸制、保障有色人種公民和法律權利、有色人種男性選舉權)。林肯在美國名留青史,不是維護表面的「領土完整」,而是他促進美國實踐憲法所應許、「人生而有之」的人權。

當然,若果像曾鈺成那樣抽離歷史脈絡,林肯大概只是一個宣讀國家主權不容分裂的人偶。

(作者簡介:作者簡介:先後在獅子山和薄扶林某大學畢業。研究歷史,喜歡美國史。很想知道中國邏輯的所有顏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