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駁李輝反「反李國章論述」的神邏輯

2016/1/20 — 19:47

《城市論壇》直播截圖

《城市論壇》直播截圖

「影響因子」爆燈的李輝最近又有新偉論。這次針對的是反對李國章被委任為港大校委會主席的論述,指這些論述有六大邏輯謬誤。

閱畢,我啞然失笑:一個人竟然可以用神邏輯批評別人有邏輯謬誤,原來一個人為了護主,為了維護荒謬,真的可以去得好盡。

廣告

那些真是邏輯謬誤嗎?

顧名思義,邏輯謬誤是關於一些論述中邏輯推論的錯誤。但李輝所指的錯誤,真的是邏輯謬誤嗎?

廣告

李輝指的「稻草人錯誤」是一個完全錯誤的指控,因為引用該文者並非批評李國章文章中的任何指控或推論。引用者是以此為證據,指出一個事實:李國章早在 1997年就曾撰文公開他和港大教授早於八十年代的齟齬,可見李國章對港大的怨恨是早種前因。

至於所謂「訴諸情感」就更可笑。「大學不要黨委書記」是一句遊行口號,而不是一個完整的論述,試問又何來邏輯謬誤?難道「689 下台」或「香港不要小圈子特首」又是訴諸情感?

批評者又有否「人身攻擊」李國章呢?首先,批評李國章性格特點的人並非藉此迴避李國章的任何論述。批評者提出的,其實是李國章的性格(和往績)並不適合當港大校委會的主席。難道在討論一個人是否適合擔當某些崗位前,特別是一些公職,不應先考慮他的性格和往績嗎?

罄竹難書的李國章

李輝振振有詞的指別人犯下稻草人謬誤,但其實他才是攻擊稻草人的人。我想請問李輝,到底那一篇文章或評論曾說因為「中大人是敵視港大的,而李國章正是來自中大的人,所以李必然敵視港大」?那一篇文章或評論曾基於李國章的中大醫學院出身而推論他整治港大的推論?

事實上,就我所讀到的文章,針對李國章的批評都是基於李國章本人的言行,而不是他的出身或背景:是這位李國章撰文批評港大的黃健靈教授,指「政府唔重點栽培中大,仲可以栽培邊間?」,同一位李國章也曾在離開中大時聲言「一定要打敗港大」(後來更發生強要中大和科大/教院合併的事)。然後這位李國章更叫人向捐贈者說港大的不是,又跟捐款者表示港大很有錢,呼籲人不要捐錢給港大,同一位李國章不但曾凍結港大醫學院的學位,將學位撥予中大開辦護士課程,更曾針對陳文敏教授作出無理批評,和以跡近誣衊的輕蔑語氣批評港大教授和學生。

是這些罄竹難書的一言一行,令人對李國章無法信任。從來沒有人認為中大和港大互相敵對,更沒有人因為李國章的中大(醫學院)背景而批評他。

軼事證據取代實質證據?

批評李國章的推論也絕非以軼事證據取代實質證據。曾經在法庭聽審的人都知道,證據從來不只是那些兇器和指模,而是證人的證供:證人說出的口供不是「軼事」,而是法庭可以據之作出裁決的實質證據。

社會在激烈爭辯李國章是否適合出任校委會主席時,不同的人都根據他們的經歷說出他們和李國章交手的經過。這些就猶如社會這個法庭上的證人作的證供,這些都是實質的證據。就算一個證人並不可信,也不代表他們的證供只是「軼事」。

當然我也不能不提,除了各個「證人」的口供,其中也包括一些李國章在公開場合的言論,他自己撰寫的文章,或私下被錄音的講話。這些都是無可辯駁的證據,公眾絕對可以據之作出「裁決」。

若李輝認為一些有利於李國章的證據沒有被提出來,或曾經出來作供的證人並不可信(包括他的頂頭上司程介明教授),或一些證據被斷章取義地錯誤詮釋,我歡迎他向廣大市民指出,以釋公眾疑慮。否則,純粹指這些故事是「軼事證據」,只是代表他對如何判斷事情的真相完全無知。

結語:用神邏輯批評別人有邏輯謬誤,令人啞然失笑

李輝振振有詞的用一堆神邏輯批評別人有邏輯謬誤,自打嘴巴,真的令人啞然失笑。忠心護主或許也算是勇氣可嘉的,但在指責人有邏輯謬誤前弄錯什麼是邏輯謬誤,指責人樹立稻草人時自己樹立稻草人以迴避那些排山倒海的證據,和貿然指實質證據為「軼事」,只會讓自己淪為像某白宮發言人一樣,每每勇於護主卻只惹來訕笑,貽笑大方,弄巧反拙。

 

作者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