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騎劫示威以圖取消區選

2019/10/14 — 21:18

林鄭月娥於投票站外見記者(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林鄭月娥於投票站外見記者(資料圖片,來源:政府新聞處)

林鄭政府對 11 月是否如期舉行區選,態度曖昧,語詞閃爍,並藉其他官員為此事出盡口術,為取消區選吹風。聶德權稱不會用《緊急情況規例條例》來押後或取消區議會選舉,因為現有的《區議會條例》已有機制處理有關事情。他說,法例中列明,如出現騷亂、公開暴力或危害公眾安全的情況而影響選舉進行,特首可決定押後區選。聶氏的說法,表面是要為拖延或取消區選找法理依據,但實質是騎劫示威活動,項莊舞劍,意在取消區選,並且把取消區選的責任,轉嫁給示威活動。

可以預見,是次區選的結果,建制派代表一定大敗,既然如此,政府唯一可做的,就是輸打贏要,索性藉機取消區選,既來個同歸於盡,也同時好向建制派交代;這是林鄭以「攬炒」思維治港的又一力作。

政府滿以為可以把取消區選的責任推到示威者身上,是完全打錯算盤。因為事情本來明白:誰最想取消本屆區選?是政府,是建制派;他們意圖乘亂騎劫示威活動,以所謂「影響選舉進行」為藉口,目的只是為了要取消一次對建制派不利的區選。猶記得 6 月政府強推修訂《逃犯條例》引起軒然大波,一直盲目力挺修例的建制派一夜間與林鄭變成過街老鼠,當時有傳工聯會麥美娟在會上以粗口辱罵林鄭。林鄭既不能挽狂瀾於既倒,則只好以取消區選來報答受事件影響的建制派候選人。

廣告

但政府所持的理由,非常幼稚。若以騷亂、暴力或危害公眾安全為由取消區選,先例一開,日後任何一屆區選都可以取消,甚至可以應用到立法會選舉上。因為所謂「騷亂、暴力或危害公眾安全」的事故,老實說,誰都可以「安排」。誰想要煞停選舉,理論上就有動機、有可能在選舉期間刻意製造「騷亂、暴力或危害公眾安全」的事故,反正要製造這些事故,成本低,容易做。不外乎收買三五隊三山五岳人馬四出打人製造混亂和恐慌,7 月 21 日涉嫌警黑勾結在元朗車站毒打市民,已有完美示範,若在區選時期重演一次,以現時政府的治港水平,試問又有何難?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