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馬凱被逐】指國際傳媒討論總部是否合適留港 FCC前主席:我未想過離開,我信港人不會放棄抵抗

2018/10/10 — 23:17

背景圖片來源:rthk《The Pulse》片段截圖

背景圖片來源:rthk《The Pulse》片段截圖

外國記者會第一副主席、《金融時報》亞洲新聞編輯馬凱(Victor Mallet),疑因主持香港民族黨陳浩天的午餐會演講遭秋後算帳,被港府拒絕工作簽證續期申請,引起軒然大波。國際社會驚覺,這個曾算得上是亞洲最自由的城市,今日已不再復見。

8 月 14 日下午,陳浩天在 FCC 午餐會後發表演說當天,資深政治評論記者和作家 Stephen Vines 就正坐他的不遠處。

FCC邀請陳浩天的做法,遭到前特首梁振英等親中陣營連日批評,演論當天下亞厘畢道會址外,有大批「愛字頭」揮舞紅旗、大叫「反港獨」口號。

廣告

作為 FCC 的前主席,他接受《立場新聞》訪問時表示清楚記得當日的情景,「我們常常邀請不同觀點的人士來演講分享,不知為何外界忘了這個想法。」

主持演論的馬凱當日向傳媒說,演講能成功進行,反映了香港是個能容納不同聲音的自由都市,與 Vines 的想法如出一徹。

廣告

Vines 倒沒有想過,一個半月後,馬凱會被香港政府拒絕工作簽證。

8月14日,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左)出席外國記者會講座,由外國記者會副主席 Victor Mallet (右)主持

8月14日,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左)出席外國記者會講座,由外國記者會副主席 Victor Mallet (右)主持

Vines 曾任職英國《衛報》、《BBC》、《每日郵報》和《獨立報》以及《亞洲時報》顧問編輯,在香港居住、任職傳媒工作30年,目前為香港電台電視部英文時評節目《The Pulse》的主持人。

「(香港)這裡曾經是區內少數新聞機構,能夠真正自由運作的地方。」

Vines 說,不少國際傳媒機構過去將亞洲區總部設在香港,正因為香港司法制度健全,自由度又大,駐港的記者毋須擔心受獨裁政權打壓、跟蹤和監聽。

中國內地政府一向對報道所謂「敏感」題目的外國記者絕不手軟,一貫的手法將記者逐出境外,香港政府如今首度引用內地做法,騆逐外國記者,不難想像國際傳媒機構的憂慮。

Vines 相信,馬凱不續證決定,並非直接來自北京,更大的可能是香港政府高層擅作主張,希望贏得中央讚賞,一觸及「港獨」紅線,就「自鳴得意地」(complacency)以此為「令箭」,先發制人向駐港外國傳媒開刀,連會毀掉香港國際聲譽也在所不惜。

「最可怕的是,他們(香港官員)以為這是北京高層想看到的情況。」

Vines 更透露,馬凱事件後,有一家國際傳媒機構在近日舉行的區域性會議,臨時添加一項議程,討論香港是否仍然是他們亞洲總部的合適選址。

「這些機構會問:我們為何要留在這裡?為何不搬去租金較便宜、較少極權政府干預的地方。」

《金融時報》已就馬凱被拒簽證,向香港入境處上訴,Vines也認為,取回簽證的機會不大,上訴或能迫使政府要提出拒絕續簽的理由,讓香港政府不能以「國際慣例」作擋箭牌。

自由環境將更差  深信港人不輕言放棄

Vines指出,中共一向以「殺雞儆猴」方式打壓,驅逐馬凱之後,短期內未必再有外國記者被逐,但事件已令香港的自由留下相當大的陰影,「這裡被烏雲濃罩,這都是以前從未出現過的。」

他感到,香港自由的崩壞,比想像中要來得快、來得急。

「打壓已來到,現已有首名國際媒體記者被逐;愈來愈多參與示威的人被捕入獄;陳浩天不能參加立法會選舉。這都是以極快的速度來到,通常政府這類打壓會慢慢發生,但在香港卻急速地來到。」

Steve Vines,圖片來源:RTHK 《The Pulse》 片段截圖

Steve Vines,圖片來源:RTHK 《The Pulse》 片段截圖

只獲批7日簽證、以旅客身份周一(8日)凌晨抵港的馬凱,在 Facebook 發短文回應,稱過去超過七年,香港是他與家人的家,又對每位有份聯署聲援的人表示感激,尤其是參與聯署聲援的香港人。

以「香港人」自居的Vines也是以香港為家,他沒有想過離開香港,即使事件發生後,也沒有想過走,因為這不是他一向做人的態度。

Vines 深信,香港人面對自由被逐步剝奪,不會輕言放棄。

「這就是對付惡霸(Bullies)的方法!被欺凌時,總不能就此算數吧,他們下次只會打得你更利害。」

「 我從不相信逃跑有用。我對香港人很有信心,我認為那些要拆毀香港自由的人,是站在歷史錯誤的一方(on the wrong side of history)。最終,我不認為他們會成功的,這亦是我不傾向離開的原因。」

「(傳媒環境)將會惡化,表達自由會面臨愈來愈大的壓力。我在嘗試找理由...」

他頓了頓再說,「香港人是我唯一樂觀的原因,他們長久以來享有自由的傳統,對於自由被打壓,他們必定會抵抗。明顯地,香港是不會放下抗爭就此算數,好像雨傘運動,香港人會因渴望自由而抗爭。」

文:Se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