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驗屍報告:青政死,冇人理?

2016/11/23 — 19:03

游蕙禎、梁頌恆

游蕙禎、梁頌恆

【文:區刀】

2016年11月15日,法庭在人大釋法面前跪地降服,青年新政滅亡了。不抵抗,無誠信,再怎樣眾籌也是滅亡了。一種普遍的說法是,青年新政雖然有諸般不是,但共產黨直接侵犯香港的立法和司法權更加可惡,因此無論如何也要支持青政。這種策略是否合理是可以討論的,但同樣重要的是探討青年新政,一個曾得到接近7萬市民投票授權的政團為什麼會在共產黨一擊之下死亡。

為什麼青政本身、其他反對派,以至一般市民,都沒有多少反抗就由得青政被消滅。不搞清楚這個問題,一味「團結對外」,其實無法讓選民以及有志涉足政治的人從中汲取教訓。這正是風頭火勢下仍要寫這篇驗屍報告的原因。

廣告

必勝的虛假答案一:港豬

港豬太多,香港已成焦土仍然無動於衷。這個解釋當然是非常正確、絕對正確、永遠正確。大多數永遠沉默,只有三分一香港市民有投票,然後照常返工。這事誰都知道,亦因此沒有任何解釋力,當然亦無助於檢討失敗,有時甚至自相矛盾。只不過是最快捷而逃避細緻分析的答案。

廣告

先看一組數字。37,997、20,643、9,928。分別是青政在立法會選舉在新東、九西和新西和全港所得的票數,合共68,568票。那時怎麼沒有人說太多港豬呀(呀唔係,當晚堂主直播有講),難道那將近7萬投票支持青政的香港人忽然變成豬?提出這種辱港言論的人顯然不是真本土派吧?大家說對不對?

好吧,我就計算那7萬人之外的所有香港人都是港豬(包括我自己),那麼至少還有7萬人不是吧。他們到哪裡去了?為什麼沒有出來保護自己投票授權的代議士?要解答這個問題,我們且看看為什麼宣誓之後一連串嚴重失誤令青政失去這7萬人。

宣誓玩嘢正常 但不能沖昏頭腦

說真的,在宣誓玩嘢沒什麼大不了,過去數屆也有各種各樣玩嘢。問題是,玩嘢不是自己想怎樣玩就怎樣玩,而是玩給支持者看的,反映了議員怎樣理解那些投票授權給自己的人。

按照這樣的邏輯,青政是不是覺得那七萬人都認同自己是香港民族,同意香港不屬於中國,或同意稱中國為支那?我希望他們不會愚蠢到這個地步。別傻了,如果當中有七千人同意,我也會感到吃驚。

為什麼這樣說?因為人的政治立場是很複雜的。是的,年輕人覺得自己是香港人不是中國人。是的,傳統泛民支持者對政黨失望,對素人有期望,想給機會年青人。但他們可以同時相信「和理非非」、溫和對抗、不要過激令中共發怒、要「尊重」藍絲和警察。是呀,即使是走上了街頭的人,也可以繼續擁抱這些虛偽的港式禮貌。青政有這麼多成員曾經歷雨傘革命,不可能從不察覺這種矛盾的心理。我沒有詳細數據,不具體知道青政的支持者是什麼人,自然不能分析「村民點諗」,但梁游應該很清楚吧。而實驗證明,那七萬人當中沒有多少人認可這種玩嘢,即使認可也不敢表態。

名不正言不順 進退失據

為什麼支持者有可能是認可但不敢表態?不管怎樣玩嘢,既然已經玩了就要有合理解釋。正如各國右翼政黨都滿口歧視言語那樣,那麼一向高調排斥中國的青政說「支那」也沒什麼好奇怪的,其對於「支那」的荒謬解釋才是致命傷。鴨脷洲鄉音?拜託!我跟你說「屌你老母」,然後解釋意思其實是「恭喜發財」,你信不信?你不信,然後我說你心靈脆弱,你會怎樣想?因為過於荒謬,誰都不會接受,支持者也不會接受。共產黨之所以能夠成功導向輿論,令大眾相信「支那」等同「辱華」,除了因為有主流傳媒大力配合,也因為梁游的解釋過於荒謬,令人覺得是因理虧而迴避。然後溫和的支持者就開始懷疑是否投錯了票,選出言論如此無稽的人。

我們要進一步探討為什麼兩人會選擇用「鴨脷洲鄉音」這麼荒謬的說法解釋「支那」。若不是因欠缺準備而胡言亂語,就是其實自己也清楚知道「支那」二字會帶來一些負面影響,因而不敢說明使用「支那」的真實用意。他們不敢承認說支那就是要侮辱中國和中國人。即使他們原意只是取支那的中性意涵,也不敢清楚提出他們認為香港人應該放棄大中華思想,不再稱北方鄰國為位處中心的國家,而應該與其他國家一樣稱之為China/支那。兩人本身的軟弱,令其他人一切為之辯解的文章都變成廢話。一方面因為誰都知這是補鑊,另一方面是很多投票支持梁游的人都不在那個面書回音牆之內。繼續圍爐說「支那沒問題呀」、「是中國人玻璃心」,完全沒有意義。

沒有論述,沒有清楚向支持者解釋,一敗塗地也不奇怪吧。這種荒謬的解釋不但輸掉溫和支持者,也令激進支持者失望。梁遊被視為沒有堅守立場,網民對於兩人的荒謬解釋更加不滿,力撐的動力就更小了,在熱普城的追擊之下也無力還手。然後見風駛舵的網絡意見領袖(簡稱KOL)都不作聲了,因為他們撐青政,是借力為自己面上貼金。當金變成屎,自然馬上雞飛狗走。

有人舉出新芬黨拒絕效忠英女皇,但仍然保留議會資助的例子,是值得參考的。但新芬黨的例子說明的不是英國的文明,而是指出在什麼條件之下敵人不能對你為所欲為——人家有武裝力量支撐,在自己的選區有壓倒性支持。青政不要說武裝力量了,連支持者都不穩固,那就不要說新芬黨什麼了。

共產黨輿論導向成功 市民反抗意欲降低

觀乎共產黨多年來在港製造各種輿論的成效,今次可能是最成功的。共產黨成功之處在於令市民相信青政「辱華」。然後部分對立法會秘書處和釋法心懷不滿的市民因害怕被標籤為「認同辱華」就不反抗,甚至當中一些認同自己是中國人的市民因感到被冒犯而不會參與任何抗議。在這種潑糞戰術之下,反對派要動員支持者也是困難的。原本泛民政黨就大有可能不同意梁游的言行,加上市民印象已成,部分反對派為免被這攤髒水弄污因而不積極反抗,甚至快速割席。

另一方面,青政的「辱華」也不是沒有事實基礎。保皇黨可以說自決等同港獨,但不論共產黨打手的論述能力有多強,也很難為朱凱迪劉小麗羅織「辱華」的罪名(當然可以創作其他罪名),因為兩人有關中港區隔的立場不但隱藏得非常巧妙,而且不涉及民族標籤。但要人相信本土派政黨「沒有辱華」,幾乎是不可能的——因為事實上他們就是一直在這樣說,這樣做呀。至少,現存的香港本土派政團沒有一個不排斥不貶低中國人,不放大外來移民和遊客的問題,不把這些群體說成香港問題的根源。在這方面,青年新政表現出雙重人格。在網絡上大聲宣揚香港民族性什麼的,在選舉印刷品上只佔一小部分。也就是說,那些並非透過網絡認識青政的市民,在10月12日前很有可能是不知道青政對於中國的真實立場的。

齋玩facebook 沒有積極抵抗

網上網下的分裂導致與支持者脫鉤。最近跟友人談論宣誓事件,好像一句「咪又係圍爐出事囉」就討論完結。什麼意思?這一兩年網上流行一個形容詞,叫「圍爐取暖」,意指一群人在facebook回音牆內圍威餵。現在大家都很清楚,facebook只會讓你看到你想看的東西。一直在回音牆內出post得到上千讚好就感覺良好,自是看不到真實的支持者在哪,民意的風向怎樣走。殊不知俾like簡單,俾like恥笑你的人也很簡單,但參與行動很難。困在網上,忘記回到自己的選區直接向選民解釋事件。至此,七萬選民就消失了。

接下來我們要檢視另一個同樣不經大腦的必勝解釋。

必勝的虛假答案二:私怨

為什麼青政死冇人理?第二個必勝答案是「私怨」。熱普城因私怨向青政落井下石,民主黨因私怨在立法會對青政被趕袖手旁觀。對吧?

但這是錯的。「私怨大過天」當中有兩個錯誤假設。第一,以為所有反政府的人都是同一陣營的,大家應該放下分歧,打倒政府。然後就生出第二個錯誤假設,以為若你執著於分歧而拒絕合作,那就是「私怨」;簡單來說,分歧就是私怨。

那當然是大錯特錯!事實上剛好相反,很多所謂的「私怨」,即使是到了人際關係層面的那種,也是公共問題的一部分。例如熱普城和青政的衝突絕不是私怨。是有個人利益的衝突,但更多的是說法、做法、人際網絡、代表的社會階層等各方面的分別。同理,泛民和自決派的衝突固然夾雜大量個人恩怨,但只執於這些花生,是無法看到兩者在論述上根本地不同,更看不到選舉時雙方怎樣互相攻擊。

那麼在中共這個大敵當前的時候,道不同理得你死,是否合理策略?這不容易判斷。但很清楚的是,立法會選舉決定生死存亡之時,青政對熱普城的攻擊甚至多於攻擊泛民和建制。既然如此,憑什麼要熱普城幫青政?

本土派之間的分歧尚且如此,更不用提泛民。民陣這個「左膠」團體搞了反釋法遊行,參與人數是青政集會的數十倍。青年新政在10月26日發起「捍衛三權分立 還我立法尊嚴 」集會,僅得百多人出席。雖然之前力捧青政的本土領袖們不知所蹤,但長毛、朱凱迪、羅三七、郭永健等知名「賣港左膠」卻出席站台聲援。但願本土派感受到「左膠」的「大愛」,不要讓民陣和四人成為幫過青政的契弟。

話說回來。長毛說雖然不同意青政大部分立場,但仍要捍衛他們的權利。這是有道理的,但這種立場很不容易被理解,也很難清楚地表達出來。由於反對釋法的直接效果就是保留梁游的議席,在沒有清楚將「反釋法」和「撐青政」分割的時候,只反釋法的人不會有什麼動力參與。

為青政辯護的神邏輯

在過去一個月,我特地看看facebook不同角落對於宣誓事件的評價。在鋪天蓋地的恥笑和異乎尋常的沉默之外,也有為青政辯解的聲音。其中最令我吃驚的是,有些言論認為梁游是按照選民期望進行了議會抗爭!你們責怪他們是victim blaming!矛頭應該對準中共!

我的天呀,這是什麼邏輯。舉個例子。我學了三天象棋,然後問朋友借一萬元去公園跟阿伯賭棋,結局當然是輸掉一萬元。然後我不但還不了錢更沒錢吃飯,再向朋友借,被朋友罵得狗血淋頭。然後我說他在victim blaming,沒有看到我已經努力了,你應該再借一萬元給我賭棋才對。這不是在開玩笑嗎?

事實是更加複雜的。議會任期有四年,抗爭的方法和時機多的是,也不差在一時三刻。難道長毛照讀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是因為他賣港?別傻了,只是免得節外生枝而已。當然,也不排除梁游是被「鳩做論」所害。不斷提問是鳩做、拖長發言是鳩做、點人數是鳩做、衝主席台是鳩做,什麼都是鳩做。那怎樣才不是鳩做?那唯有直接宣布香港獨立吧!在網上圍爐之下,除了行動無止境地「升級」之外,也沒有什麼別的選擇。

怎麼辦:「原來」我們無力抵抗?

走筆至此,青政驗屍報告完結。簡單來說就是一連串低級失誤,卻沒有合理解釋,以致失去廣大支持者,在共產黨的攻擊下其他原本就不是盟友的反對派也沒有大力協助。但然後呢?今次青政死,肯定會有下次。面對共產黨的強權,「原來」我們真的無力抵抗?

慢著,你該不會是第一天知道有多無力吧?在剛過去的選舉提名,梁天琦、陳浩天等人被剝奪政治權利終身(難道不是?),那時出來抗議的人是現在的數倍,但仍然無力阻止。再遠一點點,雨傘革命的反抗夠大了吧,還不是失敗了(不要跟我說是左膠累事所致)?三跑,連立法會也不用過就開始收費興建,都不知從何開始反抗。

但現在香港的情況不是比2014年那時更差?「原來」即使香港變成焦土,港豬也不會醒覺!慢著,是誰告訴你焦土之後港豬就會醒覺並捨身反抗的呀,相信這種言論的你不也是幻想著不勞而獲嗎?

那怎麼辦?在街頭輸了,在議會內輸了,連焦土都沒用。完了吧?難道真的要等「支爆」?在下一篇文章,我會指出連支爆也不會是一個出路,因為事情不會如此發生。

 

原刊於無國界社運 BORDERLESS MOVEMEN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