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驚咩?我哋一齊頂住嘛。」

2014/12/28 — 0:15

2014年的香港,四方紛擾;主場結業,身為員工更感風雨飄搖。

主場消失後,本打算轉行,做記者太無力。及後疑受催淚煙影響而大病了一場,佔領運動沸沸揚揚,也只能低度參與。臥病在床時,凝視自己剝落的皮膚,幻想自己在結蛹,在蛻變。

只想不到,蟄伏靜待蛻變重生的,還有主場新聞。

廣告

佔領運動期間,只能在身體狀況容許的情況下,偶爾以自由身記者身份到佔領區工作。目擊警察暴戾毆打示威者、肆意攻擊或拘捕記者、隨機拘捕途人等行徑,以及藍絲之流的語言及肢體暴力,令我對主場告別信中那句「我恐懼」不無體會;旺角清場當日,更忍不住站在滿目瘡痍的彌敦道上流淚而要途人安慰。當時想,如果仍有主場一眾上司同事在背後支撐,或者我能更勇敢和專業地面對。

即便在新主場籌備期間,到佔領區工作時仍猶有餘悸,將再次成為同事的舊同事卻拍拍我肩,說,「驚咩?我哋一齊頂住嘛。」

廣告

當下我就知道,當總編輯邀請我再次加入主場團隊時,我毫不猶豫地答應的決定,絕對沒有做錯。這團隊,就是如此值得人信賴和依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