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驚天大陰謀 — 誰在陷害耶穌?

2017/10/24 — 18:19

James Shepard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James Shepard @ flickr — Attribution 2.0 Generic (CC BY 2.0)

2017/10/21    聖靈降臨後第二十主日

(太二十二15~22)

特首林鄭月娥女士在立法會被問及她為年輕人做了甚麼,為他們民主訴求做了多少的時候,她的回答是:「我作為一個天主教徒,我每一日都為香港祈禱,特別為香港的青年人祈禱,希望他們成為在我對年青人期盼裡面有國家觀念、有香港情懷、有世界視野,同埋做一個有公民意識,願意承擔的公民。」

基督徒很喜歡問WWJD(What will Jesus do?)。假若耶穌在埸,他會怎樣回答呢?我會這樣想,耶穌會很簡單的回答:「青年人愛國,但惟有上帝是他們效忠的主。」

廣告

耶穌曾一次被人這樣問:「納稅給凱撒合不合法?」(太二十二17)假若今天同樣的問題拿來問林鄭,估計她的回答會是「合法和應當的」。但耶穌則這樣回答:「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太二十二21)

這節經文常被人誤解為「政教分離」,政治歸政治,宗教歸宗教,互不相干。也有人認為耶穌為了避免將自己陷入發問的人的圈套中,於是講了一番模棱兩可的說話。

廣告

「納稅給凱撒合不合法?」假若耶穌說「不知道」,這會令群眾很失望,一位偉大的教師,竟然對這問題沒答案!人亦會認為他沒有道德勇氣去回答。假若耶穌說「合法」,這也會令猶太群眾失望,因為不少猶太人期望耶穌能帶領他們擺脫羅馬的管治。他會令草根百姓更失望,因為對他們來說,納稅帶給羅馬是很重的負擔。假若耶穌答「不合法」,雖使猶太群眾高興,但郤會構成叛亂罪。

耶穌的回答,除了顯出他的睿智外,也合乎聖經的教導,對當時人來說,合乎舊約的傳統教導。

物歸原主,乃舊約律法的教導(參看出二十二1~15)。既然錢幣上所刻的是凱撒像,將之歸還給凱撒,豈不應當?政府制度的設立,為的是管理地方國土,納稅給政府也是百姓當盡的責任。不過耶穌加上「上帝的歸上帝」,表示出「人就是人,上帝就是上帝」,兩者不能混亂。「凱撒的歸凱撒,上帝的歸上帝」,錢幣上的像是凱撒的,是屬於凱撒的,但是人是按上帝的形像造的,人應當將自己歸給上帝。所以人生活在地上,要盡地上公民的責任,但因人是屬上帝的,只有對上帝有絕對的效忠,不是人,也不是政權。我們甚至可以這樣說,世上一切有甚麼不是屬上帝的呢?耶穌曾說:「不可指着天起誓,因為天是上帝的寶座。不可指着地起誓,因為地是他的腳凳;也不可指着耶路撒冷起誓,因為耶路撒冷是大君王的京城。又不可指着你的頭起誓,因為你不能使一根頭髮變黑變白。」(太五35~36)人常引用羅馬書第十三章所說,「在上有權柄的,人人要順服」(第1節),表示要順服掌權者,但耶穌所說的,正好否定這看法。保羅也補充的說:「作官的原不是要使行善的懼怕,而是要使作惡的懼怕。」(羅十三3)假若作官的沒有盡上他應盡的本分,他已失去了上帝立他的本意。人對政權應做的,除了納稅外,並不是絕對的順服,而是「要為人人祈求、禱告、代求、感謝;為君王和一切在位的,也要如此,使我們能夠敬虔端正地過平穩的生活。」(提前二1~2)

不過,值得我們留意的,在太二十二15~22這段經文所記載的,是誰向耶穌發出納稅的問題。

聖經記載,事緣是有法利賽人想找陷害耶穌的話柄,於是與希律黨人合謀。大家較多認識法利賽人,他們強調遵守律法,不單是舊約中的誡命,還包括很多加上去的大大小小規條。他們認為自己是義人,生活聖潔的人,不屑與罪人為伍。希律黨人,他們看來效忠羅馬政權的人,但其實他們只是等待機會,能重建希律王朝,再一次成為羅馬政權在代理人,管理猶太地方。所以他們要仰羅馬人鼻息,揣摩羅馬主子的心意行事。

兩批人士,按理他們應互不往來的,福音書也少記載他們合作行事。除了本段經文外,只有馬可福音第三章6節和第十二章13節。當然我們不知道他們有多少合作的事,福音書沒記載,不等於他們真的互不往來。現在他們就合謀,要取得陷害耶穌的話柄。

為甚麼他們要除滅耶穌?

希律黨人是政治人,若能保護現有架構,他們是最大的得益者,所以他們也可說是當時政治制度的建制派。耶穌雖然只是木匠,但當時亦有不少人認為他就是應許的彌賽亞,可以帶領猶太人脫離羅馬的統治,亦可擺脫希律黨人對他們的欺凌。假若耶穌真如眾人所期望的,希律黨人的利益就會受到影響,所以他們想除滅耶穌。

法利賽人是當時的解經專家,律法解釋的傳統由他們建立,教導人去遵從,所以從另一角度來看,他們是宗教制度的建制派。耶穌雖然是木匠,但當他教導人時,人們「對他的教導感到驚訝,因為他們教導他們正像有權柄的人,不像文士。」(可一22;路四32)所以耶穌的出現,成為了文士和法利賽人權威和建制的挑戰者,所以他們也想除滅耶穌。

兩批人在政治目的和宗教生活上都不同,但有共同目標,就是要除滅耶穌,保護既得利益,他們能合作起來。

「日光之下無新事。」(傳一9)不同的時代,不同的地區,政治人物與宗教人物本互無關係,但很多時候都會合作起來,保護自己的利益。在香港這個國際大都會,我們也會看到。

我們看見不少政治制度中的建制派。他們為保障的政治利益,阻止民主制度的建立,仰中共領導人的鼻息處事,一吹雞便要歸隊,隨着中央旨意行事。他們只會打壓和針對異見者,對於同屬建制陣營的,做錯了也互相包庇。

宗教通常都給人建制保守的感覺,教牧堅持自己教導的權柄,教會要保存自己的產業和事工。因教會中人人意見不同,為避免教會分裂,或怕教友流失,教會不多談政治,這也無可厚非。宗教與政治的合作,過去都有。例如宗教辦理不少教育與社會服務的工作。在提供服務過程中,或許也會間接認同了政府的決策,所以也常被人諷刺為「承辦商」。能在提供服務之同時,批評政府的政策者,並不常見。

但宗教直接為政府說項的,近年來越來越多。除了參政的建制派中,不乏口稱「自己是基督徒」的外,近日在媒體上看到某福音機構刊登了一篇「求主繼續賜福中國」的禱文,禱文內容備受多人批評。禱文提及「中國和平崛起,這真是一項充滿恩典的神蹟」,又「求主繼續賜福中國,賜能加力予每位領導人⋯⋯」,要「同心為中國的崛起、成為世界的焦點而感謝」上主⋯⋯。這些禱告內容,與最近某福音盛會中一些人的講說話相似。當中有人指陳馮富珍成為世衞總幹事,是上帝要抬舉中國人;「一帶一路」是以賽亞書所說的「東方大道」。

或許是我個人神學造詣不深,讀經理解力薄弱,所以難以接受上述的見解。他們究竟是傳揚真理,抑或透過宗教,鞏固自己的商業利益?因為說這些話的人也多是商人。

我們要為自己的國家,政府和領導人祈禱,但絕不是為他們歌功頌德。況且中國當權者不斷打壓人權,控制宗教⋯⋯,我們怎能為他們感恩?個人覺得只能為他們認罪,求上帝賜他們懊悔之心。惟有這樣,我們的國家,或是香港,人民才可得平安,信徒才可以「敬虔端正地過平穩的生活」。如果他們不能悔改,我也只能這樣禱求:「願邪惡的政權灰飛煙滅,願上帝的國度降臨!阿們!」

政治建制和宗教建制,雖然沒有直接合謀陷害甚或殺害耶穌,但為自己的政治、宗教和商業利益,將公義和真理壓下,忽視上主創造人的尊嚴,也實在是合謀將耶穌陷害,將他釘在十字架上。當耶穌被捕受審時,彼拉多問眾人:「要我把你們的王釘十字架嗎?」祭司長回答:「除了凱撒,我們沒有王。」(約十九15~16)只有納稅給凱撒,只有凱撒是王!

我們雖或仍常參與教會,但心中所追求的,是否只是個人的事,甚或是個人的利益,如果是這樣的話,我們心中也已棄絕了耶穌作為我們的主!

 

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