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等教育界是中共眼中釘

2015/3/7 — 14:05

香港大學 ( 相片來源:港大網頁 )

香港大學 ( 相片來源:港大網頁 )

雨傘過後,香港社會高度政治化,政府失信於民,失去了香港人尤其是年青一代的信任。特區政府的管治權危在旦夕,持敵我思維意識管治的香港政府、中共政權固然不會坐視不理,手法不外乎是取替、打壓或收編香港的進步力量,云云當中,首當其衝的固然就是香港的高等教育界。

在八三一後,多名大專學界學者聯署反對人大常委會八三一決議;雨傘運動中有相當多的參與者是的年青學生,不少大專學者亦以不同方式參與其中。因此,在視雨傘運動為洪水猛獸的中共眼中,高等教育界必然是其眼中釘,必須起而拔之。

運動結束不到三個月,政府已經開始磨拳擦掌:先有梁振英高調介入並企圖阻止政治取態上較liberal的前法律學院院長陳文敏成為新任港大副校長以及干預港大榮譽博士的頌發名單,嚴重影響院校自主。今續有政府委任梁粉兼行會成員廖長城出任科大校董會主席。一連串手段無疑反映政府以 用人惟親、全面以編 的思維「對付」和「整頓」香港高等教育界。

廣告

校董會,基本上是一所大學最高權力的機關,所有院校重要事務,包括人事任命、升遷(如校長遴選、副校長任命等,不過具體情況因院校而異)、院校財政、重要校務、院校發展方向,均會在校董會處理。因此,校董會主席無疑是一所院校中擁有最大權力的人。梁振英公然安插其爪牙出任科大校董會主席,狼子野心,路人皆知。

在現行由教資會(UGC)主導的撥款機制下,院校的財政、發展方向等基本上受到政府一定程度上的插手和干預,院校自主已受到嚴重干預。現在政府高調安插梁粉出任院校校董會主席,無疑令香港的高等教育界雪上加霜。

廣告

這裡牽涉的不只是梁振英的個人問題,更是整個制度的問題:為何一所院校最高權力機關的主席,是由政府直接委任,而無須經過院校員生的討論及同意?

因此,我們今天要面對和處理的不僅是科大和港大的問題,而是整個高等教育界都必然將面對政府魔爪的延伸和制肘,繼而面臨嚴重打壓,影響院校自主。

所以,重新審視校董會組成方式、校董會主席產生辦法,以致是殖民地時代治用至今的特首自動成為校監制度,找出問題所在,繼而提出改革方向,以真正做到確保院校自主,達至員生共治,讓高等教育界免於成為政府的喉舌,淪為維穩基地,是今天學生組織以至大專師生共同要承擔的責任。

(原刊於作者Facebook,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