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舉國家安全 林鄭創造 23 條有利條件又近一步

2018/7/17 — 18:18

民陣就保安局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之聲明

香港民族黨召集人陳浩天今早表示,上午 9 時半有警方牌照科總督察及高級督察上門向他遞交文件,指保安局局長收到助理社團事務主任的建議,要求考慮行使《社團條例》第 8 條,作出命令禁止香港民族黨運作。

李家超今午高調召開記招作出預告,政治操作味濃。按劇本發展,預計 21 日後(約 8 月 10 日)收到當事人書面回覆後就會正式宣布取締香港民族黨。高調出招,與林鄭七一酒會時聲明「堅持『一國』之本,對觸碰國家底線的行為絕不容忍」的方針一脈相承。此刻除了黨國機關和本港執法機關自身外,輿論對該組織政見立場為何,恐怕都無法改變此時序的情節。值得留意的是,今次保安局以《社團條例》處理民族黨案例的手法,對林鄭「為 23 條創造有利條件」具指標性作用。

廣告

回顧歷史,當年 23 條立法失敗,公民社會一直強調政治成果(董撤回立法、辭職),但實際上政府的執法權力絲亳無損。早於發表諮詢文件時,時任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已大打開口牌,稱無論有無 23 條,《社團條例》已授權保安局以「國家安全」[2] 為由拉人封艇,只是政府多年來有權不用。

1. 第一個有利條件:首次應用「國家安全」執法 

廣告

李家超在記招強調:「在這裏,我想說清楚一點,這次助理社團事務主任是基於第一個情況(按:國家安全),而不是第二個情況而向我作出建議,即是「社團事務主任合理地相信禁止任何社團或分支機構的運作或繼續運作,是維護國家安全或公共安全、公共秩序或保護他人的權利和自由所需要者」的情況。」[3]

2003 年討論廿三條時,公眾對草案中將可能引進中國法例中「國家安全」的概念而感到非常不安,又憂慮有關定義含糊。23 條立法撤回後,公眾或許誤以為危機已過。但其實「國家安全」的定義早在臨立會時期繞過公眾討論,寫入《社團條例》和《公安條例》(即「保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完整及獨立自主」)。今次是特區政府成立以來首次以「國家安全」執法,一旦確立案例,將為政府提供基礎,禁止其他政見不同組織運作。

2. 第二個有利條件:以《社團條例》試水溫,合理化以言入罪

警方上門遞上 4 吋厚文件,當中包括大量個人及民族黨言行,要求陳浩天於限期前書面回應。此舉明顯屬以言入罪,即保安局可搜集組織言論,或憑申述的言論作出判斷,決定組織運作是否影響國家安全。李家超於記招上一再強調「21 日期限」,無非證明當局按法例要求辦事,以「依法辦事」為擋箭牌。儘管《社團條例》第 8 (7) 條設有機制處理上訴及撤銷禁令,但有關權力繫於行政長官會同行政會議。

前年政府入稟取消議員資格時,尚且以「民事」訴訟方式剝奪市民投票及選舉權利;如今特區政府以「刑事」入罪,違反社團禁令者可處以罰款及監禁,扼殺言論自由、集會、結社自由。戰鼓已鳴,特區政府以「國家安全」作旗幟,對付異見人士的手段愈見專制。香港即將步入黨禁時代,23 條立法自然不會再「束之高閣」。

另外,今次事件為民間團體帶來漣漪效應,影響到香港所有民間團體。現在香港民間團體與外國和台灣政團時有交流溝通,若果政府今次可以隨意扼殺言論自由、集會、結社自由,難保他日政府會除時取締任何「睇唔順眼」的民間團體,嚴重破壞香港自由。

民陣正計劃於本周六(21 日)發起遊行,反對橫蠻政權封殺香港民族黨,破壞自由基石,詳情將日後公佈。

 


[1] 葉劉淑儀:「現行社團條例已授權予社團事務主任或保安局局長類似的權力,即可以國家安全為理由拒絕為任何社團登記,或豁免該社團登記、取消該社團登記或禁制該社團運作。政府從未運用這些權力,但它們是對防止有可能危害國家安全的有組織活動非常重要的保障。政府建議將類似權力,即以國家安全為理由禁制團體的權力,賦予保安局局長(按:23 條)」,見 2002 年 9 月 24 日政府新聞公報〈實施基本法第二十三條諮詢文件公布〉
[2] 《社團條例》於 1997 年經臨立會修改後訂明「國家安全」(national security)指「保衞中華人民共和國的領土完整及獨立自主」。
[3] 2018 年 7 月 17 日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發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