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浩恩

梁浩恩

政治系畢業,輕度 Asperger 患者,喜歡下國際象棋,讀書和寫作,健身和游泳。

2019/8/4 - 18:59

高處不勝寒

資料圖片,來源:Lukas @Pexels.com

資料圖片,來源:Lukas @Pexels.com

沒想到,上一篇的文章引起這麼大的迴響。

只是想說,不管運動的意義再偉大再如何正確,擔心的是當人習慣了站在自己批判的高地,還不能不能保持初心對事不對人,會不會有意無意把運動變成了滿足自我的藉口。自己習慣了批評別人,慢慢自己就是道德界線的一條尺,只要別人的水平和看法追不上自己,那麼別人就是敵人。

這一種情況在建制派支持者最常見,例如一開始警察還可以說自己是支持和平穩定,但是如今他們將自己的工作變成了滿足自我,報復的一種行為。習慣了站在自以為道德的高地,讓本身開始的理由慢慢變成滿足一己私慾的藉口。

廣告

至於在運動的一邊,慢慢從勇武對和理非,變成罷工罷學的討論。擔心的是,我們是不是也可以對於立場比我們罷工罷學(其實已經很溫和)更「溫和」的人,依然抱有不篤不割的心態和承諾;只針對警察的濫權行為和準確地辨識出濫權警員的名單,而並非將所有警察都一同貼上標籤。

有時候人們說,如果那份工作和自己的良知違背的話,那就辭職。撇開有家庭負擔不論,例如由一個有良知的人去開的槍,他還有選擇射不中人們頭部的權利,但是如果那個有良知的人辭職了,下一個負責開槍的就不保證不會再故意打不中頭部了。

我們強調自己的潔淨和善良的意向,但是那種潔癖,鼓勵人們辭職的說法,是不是又會造成更大的問題。想起那一些很少很少數,還在政府或建制入邊的有良心的警察或醫管局的工作人員,是不是就連他們也辭職以後,過得了自己那一關,但是卻只會讓他們的組織變得更建制更不近人情。

這是一個很現實的政治考慮,假設成立了獨立調查委員會之後,政治上要怎樣處理那一班警察也是問題。這有點像二次大戰之後,美國社會之中出現很多的退伍軍人一樣。難保要負責的警察被辭退之後,他們在工作上沒有其他特別的技能可以謀生,心態上因為被譴責辭退而心生怨恨,會不會作出無差別的襲擊報復社會,又或者挾持某些民主派的議員和人士同歸於盡。

辭退一部份警察之後,應該要在哪裏補充,又有沒有有熱誠有善心有智慧的未來一代願意加入,警隊又要如何重建自己的形象和公信力,這些都是要靠對事不對人,不將事件從高尚的道德和政治理念轉化成為個人的情緒和私人恩怨發洩。

獨立調查委員會一定需要成立,也一定要追究警員濫權的行為,但除了以上兩件事情需要完成,其他之後的因素和影響又要如何處理。可以成功地重建社會的和諧和穩定,靠的不單單是調查委員會具有法定效力的建議和決定,還有是人如何對其他人重建信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