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貴」是教會不能用錢磨滅的本質

2015/12/22 — 17:35

我相信,香港大部分教會領袖、機構主管大概都不是「發錢寒」、「見錢開眼」的族類。

不一定需要「視錢財如糞土」,但最少,說要像美國某些成功神學「大牧師」般住豪宅、坐私人飛機的例子,在香港教會倒沒有出現──事實上,在教會、機構事奉基本上沒有甚麼瑪門可言的。瑪門主義在香港教會不是嚴重的問題。不過,瑪門主義有它的學習線。它的出現不一定是個人的、表面的、土豪式的奢華,也不一定要去到貪污或虧空公款的地步,相反,教會最大的試探往往不是非法的貪污或虧空公款,而是沒有牽涉貪污或虧空公款的、合法的、甚至有異象的、屬靈的瑪門主義。

廣告

所謂「屬靈的瑪門主義」,就是為着一個屬靈、天國的目標,將金錢推高到一個極高的位置;為着有效、成功的發展天國,不經意地、間接地事奉了瑪門。正如耶穌的警告:瑪門的試探從來都不是除去上帝,而是弔詭地在「事奉上帝」的同時「事奉瑪門」。

當然,我不會天真到一個地步,以為事工的營運經費、事奉人員的薪金都是從天降下來的。教會/機構的籌款、奉獻支持、異像推廣都是很實在的事。尤其在香港這個高度資本主義社會,教會/機構的生存從來都不能不牽涉金錢。教會聖工進入金錢遊戲的潛規則──教會擴堂、宣教事工、神學教育,任何事工都需要資源──沒有資源,甚麼也沒有。不過,若是教會/機構為了金錢妥協了異像,或者因此而向有錢人傾斜,這就是問題了。誠然,有錢人都有愛主的,有錢人都有良善的。教會也不一定趨炎附勢。不過,面對當下的社會政治議題,因着資源與金錢的緣故,教會與有錢人過分地緊密走在一起,將會導致教會在政治上的傾斜。這是嚴重的問題。

廣告

誠然,瑪門與嗎哪,往往只是一線之差;天國與天真,也不容易界定。

不過,金錢不能磨滅教會/機構的高貴——這是我對瑪門與嗎哪之間的區別。潘霍華說:「高貴出於犧牲、勇氣和深知對己對人的虧欠。」(Adel entsteht und besteht durch Opfer, durch Mut und durch ein klares Wissen um das, was man sich selbst und was man anderen schuldig ist)高貴是不能用錢磨滅的本質。教會不是不需要金錢,卻不能只剩下堆砌事工的金錢。教會/機構只能在犧牲、勇氣、付出中確立自己的生存。尤其面對亂世,教會要推動異像與事工,它展現的志氣與犧牲往往比金錢的堆砌更重要。

我事奉神學院的傳統精神是「開荒、吃苦、火熱」。這三個字,我相信,永遠比任何高貴的裝飾鑽戒更高尚、更高貴。



原載於《時代論壇》時代.粉紅專欄;及神學是粉紅色的秋 theologia autumnitas rosea es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