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鐵水馬的驚人啟示

2019/10/26 — 20:08

作者 Facebook 圖片

作者 Facebook 圖片

近日經過高鐵站,都會見到圍起了高高的水馬。但同樣是港鐵重地的紅磡站、機鐵站等,卻不見這等守衛森嚴。我不禁想起有次港鐵內部任職的朋友,談起禮拜日仍要當值的原因:「高鐵站內有一地兩檢,萬一示威者衝破防線進入中方司法區,香港警察無權入內執法,就真係要出解放軍。」

守衛之所以深嚴,就是要防犯於未然。

這不禁令我想起一個問題:「如果示威者真的大規模衝入一地兩檢區的話,政府及中方到底有何對應措施?」這個問題不容易答。

廣告

解放軍自然是個選項,但中方自始至今依然對解放軍的使用很避重就輕,而且萬一示威者入內卻奇蹟地無暴力場面,中方動用軍隊絕對會惹來國際社會嘩然。這個選項明顯不理想。

香港警察呢?如果中方容許特區的執法者可以在一地兩檢區域行使執法權,就根本不需要一地兩檢這個獨特制度。所以可以全面否定這個可能。

廣告

至於中方的執法人員呢?一地兩檢內當然有一定數量的執法人員應付日常的工作,但數目絕對不足以應付大規模、牽涉數以千計的示威者突入。假如中方需要增援的話,最快捷的方式是在邊境以外坐高鐵調派過來,由召集,上裝備,啟程,到到達九龍機鐵站,為時也需要一個多小時以上。由此可見依賴境外的中方執法人員增援也不是香港如今局勢動盪的最佳選項。

保安從來是百密不疏的事,對每個可能出現的情況都要有恰當對策。我認為中港兩方可能在反佔中運動開始時,甚至遠在商討一地兩檢之時,就已經擬定好應對方案,而且這個方案必然有規有矩有法律基礎。

綜合各種蛛絲馬跡,筆者終於在行政會議成員湯家驊透露特首可依「公安條例」委任其他執法部隊的自願者當「特務警察」來減輕警方的工作負擔的時候想通,得出唯一的結論:

「特務警察早已存在於香港。」

根據香港法例第 245 章 《公安條例》 第 40 條:「行政長官可隨時藉命令授權警務處處長,以書面方式委任任何願意擔任特務警察的人為特務警察,任期由行政長官在該命令中指明。」

獲委任的人可以是「任何人」,即包括非本地公民。

所以筆者深信,這批特務警察正是中國武警或公安,獲特首預先授權、香港警務處長所委任。原先他們委任的目的是處理一地兩檢區突發的群眾事件。他們平常以特務警察的身份在香港執勤,但一旦一地兩檢區出現需要他們出動的情況的話,他們就可以直接入內執法。

如假包換「彈出」係公安武警,「彈入」係香港特務警察。

這就可以完美解釋為何坊間屢屢傳出有公安混在警隊當中、為何市民多次錄得有口帶濃烈口音普通話的防暴隊員執行職務、為何大批防暴出動時俱不展示警察編號、為何警方堅持拒絕獨立調查。

因為特務警察早已存於警隊當中。

其實筆者深明作為一個殖民地,有法例賦予港督委任「特務警察」的實際需要。這讓地區政府,尤其是殖民初期,警隊人數不夠,無力處理突發群眾事件時可以隨時調派軍人,甚至是委任海外抽調到來的其他軍人或執法人員可以有合法權力去維持治安。回歸之後,這個權力也成為解決類似一地兩檢這種棘手問題提供了法律基礎。

看來「特務警察」的存在已經是必然的事了,延伸開去有什麼其他可以推論呢?

至於「特務警察」由何時開始在香港存在?筆者不敢武斷說回歸後已出現,但常態化、有組織地進駐香港的警隊的話,我相信是佔中之後。起碼那個時候,防暴警察仍然展示其警員編號。

筆者甚至估計政府可能已經認真考慮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需要面對委員會有權力查出這方面的事實。所以安排了湯家驊放風,探測社會對「特務警察」的反應,同時也作期望管理,為調查公佈特務警察的存在而鋪路。

但最大的問題是,如今這個權力並無任何制約,也毫不透明。筆者有理由相信這個安排是港府的最高機密。萬一立法會要求保安局局長或警務處長提供「特務警察」的資料,會出現什麼情況?他們會承認然後提供最基本的資料,例如大約人數嗎?還是會斷然拒絕作答?

The truth is out there.

Trust no one.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