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鐵禍港罪證

2016/1/11 — 10:40

重遊舊地,事隔多年我始終不明白,為何當年高鐵選址興建沿線13個通風巨塔時,牛潭尾的工程段不在離高鐵隧道不足20米的谷底興建,偏偏要選在百米高的山腰,捨易取難。

由於通風樓工程位處山腰,變相需要挖百多米深的巨洞才能連接地底高鐵隧道,亦代表要抽乾了整條村的地下水源,大大改變區內地下水文格局。這個有關選址的決定,引發了往後一連串的嚴重災難。

村內很快就出現了漁戶乾塘、農民無井水灌溉。地下水全線下降,導致村屋出現傾斜沉降。牛潭尾這川谷中還有居民家中完全靠井水生活,也宣佈告急。這塊被徵用的土地上還長有6棵土沉香,環評報告指會有工程「移植」,至今已下落不明。

廣告

雖然反高鐵運動在2010年包圍立法會後落幕,但幾年內都在協助當區村民延續反高鐵的工作,不斷有朋友在做在地研究、包圍行動與媒體曝光,而最無恥的,是這條港鐵到目前為止仍然不肯為此承認責任。

廣告

村內盛傳這是一個前村長與政府之間的官鄉決定,令某些山腰的土地利益可因徵收套現。甚至有傳是恒基及新鴻基地產企圖陰乾村內的生態環境,令漁農居民再無水可活,更方便日後在規劃程序上釋放村內囤積的農地興建大規模豪宅群,這些都不得而知。

但我深深學會了一個道理,禍害根本是不能被量化的。就算高鐵計出未來仍然有多少經濟效益,都不能抵銷這些世世代代的破壞,就算我們計出高鐵成本有多超支,也不能這工程對香港土地的永恆傷害。只要一天還能存在,牛潭尾村將會永遠成為高鐵禍港的罪證,亦是高鐵必須擱置、讓日後的大型基建從此獲得深刻教訓的根據。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