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院後記:正義不能讓路於好惡

2016/10/20 — 8:25

梁頌恆與游蕙禎 (朝雲攝)

梁頌恆與游蕙禎 (朝雲攝)

【文、圖:朝雲】

筆者一向「自詡」很會明哲保身,背後怕事為實,如對「支那」不置一辭。

筆者認為「支那」是失言,但焦點與網上的爭論稍稍有別。

廣告

就個人來看,「蝗蟲」比「支那」更嚴重。但網上眾多年輕人,從不憚用這些字眼攻擊大陸人和新移民。

有點似年輕人批評「廢老」沒抗爭意識,問題其實在意識上。在年輕人的生活圈子,言論從來金吾不禁,「圖已 J」、「食好西」、「全部都係雞」,不屑政治正確為網絡時趨。故始料不及外間對「支那」的反應--我們早習以為常。

廣告

很多本土派都坦然辱華,不以為忤。遺憾在青政的平素宣傳,是公民民族主義。筆者記得頗清楚,無論任何場合,梁天琦從不會說「蝗蟲」和「支那」。

正如朱凱廸在港大論壇所言,追求獨立和「支那」是兩件事。後者畢竟背悖公民民族主義。若果喊「香港獨立」而遭迫害,會更加理直,更加悲壯。

***

路上收到政府發難的消息,筆者才轉赴高院,心情沉重無以復加。庭上最難耐的時候,是當辯方強調兩人的權力來自民授,代表政府的律師反駁,說他們的權力來自中華人民共和國。不肯效忠,就無法行使公權,失去議員資格是咎由自取(希望冇聽錯)。

筆者嬲到有一刻想過,應不應該當場就叫喊。

「依法宣誓」只是基本法規定的程序。哪怕一個最溫和的民主派,都要秉持起碼的原則,結束一黨專政,消滅屠夫政權。那才是基本法的立法背景,有本事撕破憲法,盡禁民主派參選。

筆者仍記得啟蒙時代的霍爾巴赫,在《自然政治論》說過:哪裡沒有自由,哪裡沒有祖國。中華人民共和國從不是我的祖國。

人生於世,必須相信一點:沒有人可以白白犧牲。只要相信此點,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定要滅亡。

沒有人是「民族大業」的旗子和手段。中華人民共和國,明天就可以覆滅;每一個香港人的固有權利,都不會因而改變。

筆者不同意「支那」,但正義不能讓路於好惡,是不可退讓的尊嚴。

***

筆者不太憂心中共釋法,憂心在我們必須還撃,但仍未理順抗爭的種種問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