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高院頒令禁披露警資料 張達明指範圍闊構白色恐怖:嚴格而言政府電話簿已犯禁

2019/10/28 — 11:49

高等法院日前批出臨時禁制令,禁止任何人披露警員及其家屬個人資料。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今早(28日)於電台節目上表示,禁制令涵蓋內容極闊,未有提供任何豁免或合理辯解條款,嚴格而言如果政府未獲相關警員同意,在政府電話簿上公開警員姓名、職位及電話號碼等亦屬違反禁制令內容。張達明明言,他對禁制令涵蓋範圍「好有保留」。

張達明認為,警方應交代在某些情況下,例如傳媒拍攝及報道警員身份時,是否應被視為已獲得警員同意發布,「可能你要問清楚一哥,你係咪同意我哋登你個名架?定係只可以叫你做警察、唔可以叫你做盧偉聰?」;如果教師在學校叫警察子女的姓名、或在校報刊登警察子女相片,「係咪全部要簽署同意書?」

張達明批評,禁制令內容太闊,公眾容易招來民事訴訟風險,「可能會告到破產」,「個白色恐怖係好大。」

廣告

張達明:「煩擾」不應構成民事責任

除禁止任何人非法及故意披露警員及其家屬個人資料,禁制令同時禁止任何人「恐嚇、騷擾、威脅、煩擾或干擾」任何警員及其家屬。張達明質疑,將「煩擾」納入禁制行為之列的做法不尋常,因煩擾在民事法上並不構成責任或索償基礎,「似乎超越咗我對一般民事禁制令索償基礎的理解。」

廣告

張達明解釋,法庭今次頒布的是民事禁制令,法庭一般不會主動追究違反禁制令的市民,要視乎原訴人,即律政司及警務處處長是否採取行動,而根據一般民事程序,原訴人須先將禁制令內容親自派遞予被告,而被告再犯,才算違反禁制令。

不過張達明指,法庭過往有案例列明,如果其他證據顯示被告必然知道禁制令內容,法庭可豁免親自派遞禁制令要求。張達明認為,就今次禁制令而言,傳媒、學者可能會被視為必然已知悉禁制令內容。

張達明又表示,他對法庭上周五即日開庭處理禁制令申請,及只依賴律政司及警方單方面陳詞作決定「有啲質疑」。張達明認為,法庭當初應邀請大律師公會,或委任「法庭之友」(amicus curiae)向法庭陳詞,提供相反意見讓法庭參考,其他持份者,如香港記者協會現階段亦可考慮介入案件,要求法庭在禁制令中加入「合理辯解」條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