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鬥爭壓倒一切:梁班子的賣地哲學

2015/9/29 — 10:45

特首梁振英 (資料圖片)

特首梁振英 (資料圖片)

「與天鬥、其樂無窮;與地鬥、其樂無窮;與人鬥、其樂無窮。」這是毛澤東引以為傲的名句, 文革時期紅衛兵奉為金科玉律。 可是沒有人想到, 就是這一套把習近平父親也鬥倒的鬥爭思維, 在今天香港大行其道。殷鑒不遠, 上周五截標的大窩坪賣地, 足可說明這套以行政長官梁振英為首的管治心態,如何把香港一步步推向深淵。

本來位處九龍獅子山腳的一幅地皮, 面積2.1公頃, 可建樓面面積不過是60萬平方呎, 雖因綠化地帶改劃屋地引起爭議, 並非甚麼觸動市民神經的頭等大事。但只要細看賣地章程, 便明白內有乾坤, 絕非發展局長陳茂波念茲在茲「揾地起屋」那麼簡單。

與地鬥: 這片發展地盤四面環山,位處海拔160米至200米,集水區達22公頃,最高點為北面海拔450米高的畢架山,陡斜的山坡上滿佈花崗岩巨石,最大直徑達4米。根據地質紀綠,地盤四周起碼發生過10次山泥傾瀉,從山澗中下游滿佈巨石推斷,該區巨石滾落和暴雨時出現泥石流的現象十分尋常。最近期有紀錄的山泥傾瀉是2005年,當時經歷兩天暴雨後共有200立方米山泥崩塌,但由於該區沒有民居,所以紀錄並不完整。

廣告

這一片滿佈地質風險的地盤是否適宜發展?1981年港英政府土力監控辦公室曾就大窩坪區的發展潛力如何受地質條件限制進行研究,結果30多年來該區北面保留作郊野公園,南面作綠化地帶,從未有任何發展計劃。去年發展局執意將地皮改劃作房屋用途,委託工程顧問完成了一份「天然地勢風險初步研究報告」,結論是「該地盤會受山泥傾瀉和巨石滑落影響,必須採取補救工程控制風險。」,提議發展商須圍繞地盤興建最少20呎高的堅固屏障,以抵禦「秒速6.9米、直徑達兩米的巨石」和「秒速9.3米,體積80立方米的泥石流」,但強調不能保證是否可行,發展商須自行詳細研究。

試想,為了開闢2.1公頃地盤建屋而須清理或鞏固12公頃陡峭山坡,比例是1:6,這是正常的發展用地嗎?

廣告

與天鬥: 氣候變化是不爭的事實,今年8月8日氣溫達36.3度,是天文台成立130年以來最高溫紀錄。極端天氣的頻率增加,預示天然斜坡的地質風險也劇增,例如一天之內降雨500毫米的日子(相等於連續7小時「黑雨」) ,上世紀平均117年出現一次,到了2050年這種極大暴雨平均15年便出現一次。

這對大窩坪地皮有何威脅?假設豪宅建成入伙而有50年壽命,業主在「有宅之年」很可能面對三次今天香港人在有生之年從未遇過的暴雨,周邊的陡坡巨石同樣享受暴雨的樂趣,石隨雨落不在話下,擋土屏障的設計未經考驗,身處其中有多安全真是天曉得。誰敢保證1972年12層高的旭龢大廈因山泥傾瀉而全幢倒塌的歷史不會重演?

與天鬥的結果是把豪宅住客置於與日俱增的風險之中:明明政府有責任根據氣候變化進行防災規劃,為何大窩坪賣地背道而馳?

與人鬥: 大窩坪的土地用途本來是綠化地帶,起著獅子山郊野公園與發展區之間的緩衝功能,環保團體更在區內發現小棘蛙、大頭蛙及南海溪蟹等生物,所以群起反對把地皮改劃作發展用途。城規會改劃後已招致兩宗司法覆核, 但政府不僅沒有從新檢討項目可行性,反而梁振英與陳茂波先後表示不滿民間司法覆核(但未聞對地產商多次成功挑戰城規會表示異議),聲稱此舉會拖慢發展。

為了突顯行政主導的權威,政府加快大窩坪賣地步伐,但很多沒有綠化地爭議並丟空多年的官地,例如元朗橫州或原摩星嶺平房區,卻遲遲未發展或推出市場。事實上,由於大窩坪地質風險極高,賣地章程規定承建商在2018年底前完成發展區周邊12公頃土地的風險評估,並在2023年底前完成鞏固周邊斜坡工程。換句話說,這批豪宅能否入伙最快也是八年後的事,究竟發展局趕急招標賣地是為了與民鬥氣,還是為了在局長落任前「交數」?

與己鬥: 梁振英比毛澤東更「超然」的地方是在「三鬥」之上多加一鬥,即與特區政府自己鬥氣。地政總署明知大窩坪地皮的特殊性質,根據過往準則應先由政府處理好土質和司法覆核風險才招標賣地,但如此一來便無法完成特首的政治任務,所以想出了推卸責任的絕招:在招標章程外附送兩份政府不承擔法律責任的「補充資料」和一份「天然地勢風險初步研究報告」,旨在提醒發展商貴客自理,將來要做鞏固斜坡工程須先得環保署和郊野公園及海岸公園委員會批准(但是否批准不能保証) ,以及司法覆核一旦成功便可能無法在地盤建屋。

可是如此一來,政府表面上乾手淨腳,免除了賣地以後的法律責任,但發展商出價時自然大打折扣,倒頭來政府庫房受損,將來真出問題時發展商或不幸購入豪宅的業主亦必然找政府政治問責。梁班子老老實實地把今天和明天的特區政府鬥倒在地,究竟意欲何為?

毛澤東的鬥爭哲學摧生了大躍進運動和文化大革命, 生靈塗炭。根據香港大學人文學院講座教授馮客(Frank Dikotter)的研究,光是大躍進中不正常死亡人數多達4500 萬。由上而下的威權統治一旦不受制衡,為禍之烈難以估量。

特首的確地位超然, 因為全港7百萬人中只有他才有資格與權力「與天鬥與地鬥與人鬥與己鬥」。今天香港「鬥爭壓倒一切」的賣地方式是「全民攬抄」, 政府市民商界自然生態集體犧牲, 這就是梁振英管治哲學的輝煌成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