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鬧特首 鬧法官

2018/9/19 — 17:24

高等法院(資料圖片)

高等法院(資料圖片)

【文:柏思】

巨風之後,交通資訊缺乏、上班一遍混亂,鬧政府之聲不絕於耳。林鄭話特首是可以鬧的,似乎心有戚戚然。不禁想起曾鈺成問大家的問題:㸃解特首可以鬧、立法局議員可以鬧,但係法官唔可以鬧?

曾鈺成考大家,是要幫向法官開火的吳秋北解圍。吳秋北認為終審法院判反東北發展示威者上訴得直,無須服完上訴庭頒下的餘下刑期,是「縱惡,鼓勵犯罪」、「老爺令法治墮落」,是「社會罪人」。 曾鈺成回應時指(見 9 月 12 日《明報》)其他國家如美國,在當地法官作出某些裁決後,亦會許多人罵法官,似乎吳的做法只是和外國看齊。

廣告

美國的確有政客大罵法官,但不等於這做法無問題。聲大夾惡、橫蠻無理的特朗普正是代表人物。針對特朗普的言論,紐約大學法律學院的研究中心在今年 7 月發表了一篇題為〈如何批評法官〉(How to Criticize a Judge)的文章,對言論粗暴的政客作出了有力的回應,直得參考。

首先,雖然立法、行政和司法皆政治體制的一部份,但是立法局議員和行政長官是從政者(politician),法官卻不是。立法局議員由選舉產生,要向選民負責。如果議員不聽選民的聲音,會被選民批評;如果他議政的言行和大部分的選民的意願相違,他會被選民離棄。而行政長官雖然未能如基本法規定由普選產生,但社會認為政府推動政策要有咨詢、聽民意,是已經紮根的期望。所以行政長官和團隊不聽市民的聲音,會被批評;如果施政和大部分市民的意願相違,會舉步維艱。

廣告

但司法機關卻不一樣。社會各方對任何訴訟的看法,無論多強烈,都不應影響法院的運作。法官不是向民意問責;法官只能為堅守法律原則負責。法官是按法理依據進行判決,不管結果是否合乎社會任何一方的心意;亦只有這樣,法院的運作才能符合對社會任何一方皆公平公正的原則。

所以當法官的裁決不合你心意,你想破口大罵之際,應該要想想兩個問題:第一,你如此不滿的原因是甚麼?是因為判決的法理依據?還是純粹因為得不到你想要見到的判決結果?第二,如果你選擇用人身攻擊來表達不滿,那你想達到的效果是甚麼?我們批評行政長官或立法局議員,可能是想通過輿論的壓力,改變政府的施政。如果批評法官的人有同樣的心態,想營造壓力,影響法官日後對同類案件的判決,這種表態便直接衝擊法治的基石,極其危險。如果肆意攻擊法官的人並無意向法院以後的運作施壓,只是純粹發洩情緒,那就拜託要控制一下。現代社會之所以能和平解決紛爭,有賴社會對司法制度的信任和共同尊重法庭判決的意願。發洩情緒式的攻擊,會助長一種法院判決可以不被尊重的態度,貶損法院,於法治有害無益。

所以我們的政治人物,特別是政治領袖,就法院判決的言論必須採取負責任的態度。紐約大學法學院的文章就引小布殊(George W. Bush)為示範,指他曾就一宗其政府敗訴的案件有這樣的表述:「我們會尊重和遵守法庭的裁決,縱使這不等於我的認同。」

學特朗普一般攻擊法官?真的無必要吧。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