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魚蛋革命 — 本土左翼是反抗中國共產黨官僚集團的核心力量

2016/2/10 — 17:03

大年初一晚上的旺角騷動,外媒廣泛報道時指為「Fishball Revolution」。

大年初一晚上的旺角騷動,外媒廣泛報道時指為「Fishball Revolution」。

【文:伊洛人】

大年初一晚上,香港警察開槍恐嚇希望維護香港傳統小販在新年擺攤自由的示威者令人震驚。而其背後是香港被中國統治十幾年後,共產黨與部分資本家的聯盟壟斷房地產大量攫取香港的財富,因而流動攤販以成為中下階級逃避高房價附加的廉價消費,香港政府的眼中釘,肉中刺。更讓我失望的則是香港的部分泛民黨派團體竟然表態反對抗議者。而近十年以來至今,更為悲慘的中國流動攤販不僅僅被城管驅趕毆打,連他們小小的容身之所也以取締廉租房的名義摧毀。因此我不得不為小販們說兩句話。

廣告

底層本土派因為沒有退路成為最堅定的反對力量

共產黨帶給香港人的災難衝擊的無疑是各個階級,但是從李嘉誠成功轉移資產就可以看出,上層階級和中產有「用腳投票」的能力。而底層階級難以移民,所以維護香港的自由並爭取民主變成了香港貧民的唯一出路。而流動攤販不僅僅是舊日香港的美好回憶,也是底層勞動階級滿足口腹之欲的唯一選擇,所以魚蛋才會引發革命。

廣告

我和祖輩的親身經歷讓我深切體會本土派和獨立的重要性

河南人最悲慘的經歷莫過於1957至1960年共產黨大徵收帶來的大饑荒。大徵收能夠實現,很大程度因為共產黨大量使用外省籍官僚控制其他省的行政。因此官員沒有地方人際關係羈絆而在執行上級命令時更加殘忍,少數有良心的人因為沒有地方人脈便很難團結地方力量反抗中央政府。而當時的廣東省,由於鄰近獨立於中國的香港,使得大量難民得以越過邊界逃生,受到庇護而成為香港人。最終他們也用自己的勞動參與創造了香港奇蹟。

本土獨立或自治是反抗暴政實現民主所必需的

因為長期受到戶籍政策歧視,河南等內陸省份的人不得不外出打工。在遇到當地官商勾結侵害農民工權益之時,最有效的維權組織就是鄉黨組織的工人運動。而更為成功的例子則是台灣民主化與台灣獨立運動相輔相成。不久前民進黨更成功執政,則成功避免了台灣被中國滲透,變成目前香港的危機。

最為重要的是,本土與左翼的思想可以摧毀共產黨在中國的統治

共產黨為了統治中國採取中央集權統治削弱地方力量。外派地方的流官和當地民眾迅速團結很難形成抵抗中央的力量,不僅不能抵抗中央的高稅收,中央官僚資本控制的企業也可以靠壟斷輕易的攫取各地財富,某種程度上類似宗主國對殖民地的控制。同時共產黨為了以最低成本維護社會穩定對政治經濟的核心區域沿海地區有極大的政策傾斜,內陸各省的教育醫療養老資源極度匱乏。而為了構建大中華思想,中國政府強制包括普通話在內的文化洗腦,對此吳語區和粵語區各省早有怨言。所以中國漢人各省最大的社會矛盾莫過於共產黨製造的戶籍歧視。

香港民主回歸派念念不忘的是幫助中國實現民主化,這點包括我在內的大多數中國人都很感激。民主派最早的論述是「中國民主化後香港台灣沒有獨立的必要」,現在部分明白的人則知道「中國民主化後統一則沒必要」,而我認為「香港和台灣的獨立和中國各省市獨立運動才是民主化的出路」。如果香港的朋友真的希望中國實現民主化,不如虛心向本土派學習,傳播本土價值,協助中國各省本土意識成長,最終像清末一樣,實現再一次的「各省獨立運動」。

最後給香港的各位朋友拜年,希望大家在抗爭的時候注意安全,我也將以自己的方式為了各省市的民族獨立與人民解放而繼續奮鬥。

 

作者自我介紹:中國河南學生,生長在河南,對共產黨特別是對河南人被戶籍制度歧視不滿,因此不相信共產黨統治的中國是一個「統一的國家」。大學時來台灣交換後,認識到地方自治和獨立對於民主化的重要性。因而支持台灣香港西藏新疆蒙古和中國各省獨立,當然最關心的還是河南人民。F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