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魚革以後 - 追尋更整全的社運模式

2016/2/19 — 19:58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文:文庭 (SCM成員,現就讀香港中文大學)】

近日引發的「魚蛋革命」,除了進一步開拓大眾對暴力的思考,更再度燃起各政治團體的恩怨。雨傘運動之中產生的路線分歧,既展示了各種爭取民主的方式,亦因此令各派別結下不少芥蒂。原來社會上最大的分歧,不一定是黃藍之別;黃絲帶之間的立場,更可以水火不容。對年初二因撐小販而引發的騷亂,幾乎所有政黨俱譴責暴力,即使不少黃絲亦表示反感。

廣告

較激進的,在街頭上與政權衝擊,被壟斷武力的國家機器打得頭破血流;較溫和的,嘗試在建制中尋求改變,對抗既得利益者所立的遊戲規則。手段雖相殊,然而目標卻同一:尋求更民主、更公義的社會。各有所能,各展所長豈不兩全其美?可惜越堅信自己的方法是正確、是爭取勝利的唯一方式,同路人之間卻越難有共識。「本土/左膠」之二分甚囂塵上,甚至本土派之內又互相攻訐。當大家都往各自的極端奔去,任何人嘗試整合不同路線的運作模式似乎異想天開。

起初因為眾人各有其見解與專長,於是在支持社會變革的方式上有分別。正如本土派難以在選戰中嘗甜頭,傳統泛民政黨亦難以在街頭抗爭上獲得好評。而要使社會有根本上的改變,必須動員不同階層不同立場的人士。各顯神通,不代表各有各做;而是承認自己能力上的界限,將不熟悉的方面交託合適之人,然後放手信任其行動。

廣告

街頭與議會,從何時起成為兩個不能互相配合的戰場?如今議會親政府的投票機器獨大,沒有泛民議員的制止,更多害民議案便會無聲無息地被通過。沒有街頭上的抗爭,本來是閉門討論的議題又如何能提升至讓公眾注意?而即使議員再努力,政府仍能藉建制之便通過法案,議會內的暴力路人皆見。另一方面,警方借法例任意使用暴力,市民稍作反抗卻動輒得咎。沒有合作,兩邊路線均有其限制。抗爭者不需政黨高層落場支援,只求不要在暴力事件後極速割蓆。在近乎癱瘓的議會運作中,激進以致暴力行動是擴闊戰線的方式,令大眾更易接受政黨的論述。議員亦不需要抗爭者走進建制;在審閱議案的關鍵時刻凝聚群眾向政府施壓,從而裡應外合便是其所需。

回到現實,民主陣營間的分歧仍然是令人失望。或許參考一下其他方面的思想資源,會為突破這個局面有所幫助。普遍基督教會在近年的政治事件中,一向被視為發放維穩資訊的角色,其對「順服掌服者」的堅持更是讓不少人士嗤之以鼻。然而,從聖經中某些事例的得著,或許是針對現況的一種出路。

路加福音 22章35至38,49至51節

22:35 耶穌又對他們說、我差你們出去的時候、沒有錢囊、沒有口袋、沒有鞋、你們缺少甚麼沒有.他們說、沒有。
22:36 耶穌說、但如今有錢囊的可以帶著、有口袋的也可以帶著.沒有刀的要賣衣服買刀。
22:37 我告訴你們、經上寫著說、『他被列在罪犯之中。』這話必應驗在我身上、因為那關係我的事、必然成就。
22:38 他們說、主阿、請看、這裡有兩把刀.耶穌說、夠了。

22:49 左右的人見光景不好、就說、主阿、我們拿刀砍可以不可以。
22:50 內中有一個人、把大祭司的僕人砍了一刀、削掉了他的右耳。
22:51 耶穌說、到了這個地步、由他們罷.就摸那人的耳朵、把他治好了。

在動亂的年代,和平之子並不譴責動武者,不把他們從運動中趕出去,反而接納他們成為群體中的一員。正當各大政黨都急急與行使武力的騷亂參與者割蓆,我們祈求的反而是療癒心中的芥蒂。先勿急於下判斷,斷定選民就是反對動武。也不要讓選戰的考慮蓋過了初衷,而失卻了真誠合作的機會。

說到底,我們所爭取的民主,需要與一眾政治不敏感、冷感,甚至與政權為伍的人同享,但這正是民主精神的可貴。如何磨合與自己意見大相逕庭的陌/同路人便是值得思考並努力的地方。面對藍絲群眾也尚且如此,如果與只是手段有異的同路人也不能和衷共濟,那我們還憑甚麼建構公民社會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