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張宇人做局長,邊個最開心?

2017/4/9 — 10:15

張宇人 (港台直播截圖)

張宇人 (港台直播截圖)

【文:魯立】

林鄭月娥組班面對困難,是意料中事。但在意料以外的是,最近有消息傳出,指自由黨推薦飲食界功能組別代表張宇人,出任教育局局長。

要數張宇人的不是,網路上有成千上萬的鍵盤戰士,魯立也暫且將這部份按下不表。有一件事,反而比較少人提及,就是假如張宇人出任教育局局長,騰空出來的飲食界功能界別代表的位席,會由誰人補上。

廣告

大家記住這個名字:黃傑龍,敍福樓集團的第二代接班人,也是特區政府近年刻意栽培的商界代表,更是林鄭月娥的支持者之一。

根據《維基百科》,黃傑龍過去於 2011 年成為香港十大傑出青年,並在 2013 年,參加港台《窮富翁大作戰》第三輯,並聲稱在體驗期間獲得「一飯之恩」,因而改變了人生觀,之後便利用自己的「力量、名氣、公職」,宣揚「待用飯」分享文化。

廣告

黃傑龍被政府委任加入最低工資委員會,方便營商諮詢委員會、酒牌局、強制性公積金行業計劃委員會以及扶貧委員會的「青年教育、就業和培訓專責小組」,並在2014年被委任為太平紳士。

黃傑龍的政治野心,其實在飲食界已經是公開的秘密;不少人都預期黃傑龍會繼張宇人成為飲食界的立法會功能界別代表,問題是現年68歲的張宇人,似乎沒有退下來的打算;根據小圈子的潛規則,傳位和交棒要有一定的共識,而且除了黃傑龍以外,還有不少人在虎視眈眈立法會功能組別位置,也是在這種微妙的權力平衡下,張宇人雖然無甚建樹,形象亦極不討好,但繼續可以安穩地代表這個業界。

假如張宇人入閣,黃傑龍又成功接捧,對二人是雙贏。不過對林鄭、飲食業界和自由黨等,又有甚麼好處?

黃傑龍似乎不會是自由黨的同路人;反之,他更有機會向經民聯靠攏。客觀的結果是,自由黨又將會失去一個議席,而更建制的經民聯,將會增加一個議席。事實上,自由黨這一幫人自稱是「建制派中的壞孩子」,無論是政府抑或是中聯辦,老早就想以經民聯取而代之。畢竟經過回歸後近廿年洗牌,自由黨在專業界別,已經完全沒有政治影響力,現在只是進一步削弱自由黨在商界的地盤。

自由黨從回歸前的第一大黨,淪落至今,最主要原因是一直以來,它都沒有真正的黨格黨規。每個自由黨立法會議員,都是各自有其地盤,名副其實是諸侯割據。只有極少數像田北俊和周梁淑怡,曾經成功將功能組別的議席過戶給接捧人,其他的議席都是在沒有準備下,流失到其他建制派的手上。

2000年,何承天不再角逐連任建築、測量、都市規劃及園境功能界別,議席就流入了劉炳章手上。劉炳章的紅,不是一般的紅;他是香港專業聯盟主席,也是2012年梁振英競選辦的副主任。輾轉之下,這個議席由劉秀成、謝偉銓等人接手,這個議席跟自由黨的距離也越來越遠。

另一個自由黨痛失的議席,是本來由夏佳理代表的地產建造界功能界別。1999年,夏佳理在梁愛詩不信任動議沒有投票,贏了掌聲,但失了議席。

不過,鮮有外人知道,當時自由黨內部對梁愛詩的不信任動議取態,早已有某種共識,就是不會盲撐梁愛詩。夏佳理的舉措,也只是一種政治取考;殊不知最終仍然被董建華和極紅建制派,乘機發難,向各大地產發展商施壓;地產建造界議席由2000年起,由更聽教聽話的石禮謙頂上。

夏佳理在商界和大財團眼中,不但是極具才幹的「橋王」,也是一個有政治道德勇氣的君子。董建華失勢下台,夏佳理重返政壇,先獲曾蔭權委任加入行政會議,再獲委任成為港交所主席,但當時夏佳理已經和自由黨形同陌路,皆因自由黨在最後背叛了這位黨友。政治操作,不少事情只能講信任。夏佳理事件後,自由黨跟商界和專業界別的關係,明顯又更加疏離。

自由黨曾幾何時的成功,有賴大財團撐腰。當然,至今大財團也未有找到合適的代言人;經民聯背景太紅,對本地財團而言,不足信。但自由黨卻又太不長進,所謂的「功能組別 + 地區直選」的「兩條腿走路策略」,從來都是空有理論但不能實踐的想像。

回歸前,自由黨內有不少政治明星,像張鑑泉、李鵬飛、夏佳理等,每個都是有魅力去代表商界面向社會各界的人物。如今自由黨的明星,只剩下田北俊和周梁淑怡,而商界脈絡也大不如前,人才凋零。在剛過去的立法會選舉,自由黨派出面目模糊的山頂區區議員陳浩濂出選商界(一)功能組別,企圖重奪回田北俊親手傳位予林健鋒的席位;結果當然是飲恨而回。

在亡黨邊緣的爭扎中,能夠保留一個席位,就保留一個席位。對自由黨來說,張宇人雖然一直都是形象上的負資產;自由黨的前主席李鵬飛也公開表示,張宇人連累予自由黨。

反之,張宇人卻從來都沒有為自由黨作出任何考慮,更沒有培植接班人;若然政府向他招安,他肯定會不顧後果地去接受,並從今以後不再跟自由黨有任何瓜葛。

事實上,張宇人在2016年11月加入梁振英的行政會議,自由黨的榮譽主席田北俊公開表示反對。要知道,拉攏張宇人並非改善政府與自由黨關係而伸出的橄欖枝,而是為進一步瓦解商界非建制力量,和增強忠誠建制派力量的部署。

對飲食界而言,其實誰做代表都沒有太大分別。不過黃傑龍形象更討好,亦年輕,無論如何都勝過張宇人。當然,飲食界背後,其實也有著不少大財團的利益關係;這也是為何一個堂堂太子爺,也要儲心積累走入熱廚房。今時今日,權力就是利益;沒有權力,再有能力的人,永遠都只是二流角色。

回到張宇人當教育局局長的消息;令人最大惑不解是,只不過是幾天前,林鄭曾放風表示,希望找個真正的教育專家去出任教育局局長,為何幾天之內,就傳出自由黨推薦張宇人的消息?

張宇人在自由黨的同儕之間,身家不算豐厚,跟其他黨員的關係亦只屬一般,但許多自由黨普通黨員,對他卻必恭必敬,原因就是張宇人與名校拔萃的深厚關係,而他的妻子蔡詠鈿,也是男拔萃小學的前校長。江湖傳聞,只要攀附張宇人,就可以找到門路入讀名校;這是魯立唯一可以想得到張宇人與教育的關係。

順帶一提,2011年張宇人被捲入一宗涉嫌貪污及串謀詐騙以申請馬會會籍的案件,也曾經有拔萃舊生發起要將張宇人踢出男拔。張宇人要是加入政府當教育局局長,魯立可以斷言,最好的情況是他將會是吳克儉2.0,但結果也可能正如網路名言所謂:「沒有最無恥,只有更無恥。」

田北俊說推薦張宇人「都係為推薦而推薦。」這句話,真是比黑色幽默更黑色。又或者,田北俊是想借機,送張宇人和林鄭月娥政府一程?香港政治千絲萬縷的關係,腐敗的過程,總是由內至外,到路人皆見的時候,其核心恐怕已腐化到不再成形。嗚呼哀哉,香港就是這樣敗在一群既得利益的手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