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鳩嗚日記

2015/7/1 — 15:49

作者在6月28日夜晚,身處旺角行人專用區,看到「有一名藍屍一拳打到一名佩戴著證件的便裝警察的面門上」,然後開始拍攝各方反應。 (作者片段截圖)

作者在6月28日夜晚,身處旺角行人專用區,看到「有一名藍屍一拳打到一名佩戴著證件的便裝警察的面門上」,然後開始拍攝各方反應。 (作者片段截圖)

【文:JK】

1、

今晚有幸作為鳩嗚團團友被邀請參加一位熱心戰友的飯局。席上,多位鳩嗚師奶的對話令我非常汗顏。她們幾乎都是從928開始就一直活躍在旺角,每次大型衝突都很容易在鏡頭前看到她們站在前線。最難得的是,她們對於政局的看法,比很多大學生都看得透徹。我忍不住說,你們好厲害,很多事情居然連我都沒有留意到。旁邊的一位師奶說,我們出來抗爭,當然要不斷學習新的知識啦。

廣告

飯局之後,一群人當然要落菜街,見到風雨不改的 Benedictus Ng 伯伯,還有最近才被捕過的崔伯伯。我再次感謝他們的堅持,崔伯伯說,我們堅持,是因為不能讓這團火熄滅。

聽到我又想流眼淚了……

廣告

PS: 今晚發生了一件突發事件。一位路過的年輕人,突然抽筋摔倒,正好倒在鳩嗚街坊的身上,街坊馬上扶他到路邊坐下。對面一直監視鳩嗚團的便衣警察馬上衝過來,詢問發生什麼事。我衝過去的時候,發現很多街坊圍過來,就馬上告訴大家,不要圍住,讓發病的途人有新鮮空氣可以呼吸。便衣警察也馬上報警,通知救護車過來。在等待的過程中,很多街坊不願意站開,要便衣和軍裝不停地解釋。其實我很清楚,這樣的事情,讓警察處理是最好的。但是很多街坊完全不相信警察,如果不是有其他街坊不停地幫忙解釋,可能最後又會發生警民衝突。見到這樣的情形,內心感覺很悲哀。

2、

6月28日晚上,大約7點半左右到達西洋菜街,現場看到警方大量佈防,見到熟口熟面的街坊,不管認不認識都互相提醒小心保重,有事記住要大聲嗌,見到有警察走近就最好舉高手,不要讓他們有機會誣陷襲警。當時的氣氛,讓我以為自己身在戰地,正準備生死決戰一樣,what a fucking world ! 其實每次都是這樣,我們永遠不會知道,當晚會發生什麼事,也不知道這次又會輪到誰會被捉。

不久,『本土力量』的兩名成員過來擺站開咪。他們的發言內容主要是說,要捍衛香港文化,在香港就應該祗唱粵語歌。捍衛香港文化沒有問題,但是祗能唱粵語歌這點就很柒了。眾所周知,大陸人持旅遊簽證來香港賣藝已經好多年,正正常常賣藝是沒有問題的,一直都沒有香港人去找他們的麻煩。祗是最近興起的大媽舞團,實在太擾民,才會有昨晚的行動。昨晚很多人針對的不是大陸人,而是擾民的大媽團。

昨晚的大媽們估計是被勸喻不要出現,而大叔們也出奇地老實,沒有再發瘋似地開大聲浪。組織者發表完講話之後,我還以為可以平安渡過。就在這時,職業藍屍們已經集合完畢,開始在警察的護航下,向站在人行專用區的市民發起攻擊。最讓我目瞪口呆的是,一批身穿白色制服的警官,以維持秩序的藉口,與藍屍一齊,不斷揮拳毆打市民。因為他們沒有使用警棍,而且穿藍色制服的警察也沒有動手,我判斷他們是藉機洩私憤。在這樣的情況下,市民憤怒的情緒一下被挑起,以當時的情形,我很肯定地說,造成打鬥混亂的始作俑者是警察而不是市民。

行動組織者『本土力量』馬上宣布行動取消,當時是晚上大約八點多一點。而同時,陳淨心和大波Man也在警察和黑社會打手的護航下,走入了警察一早為他們準備好的示威區。陳淨心和大波Man 的言論,完全就是為了挑釁。幸好,現場反對他們的民眾非常之多,不需要喇叭都可以將他們的聲音蓋住。

與此同時,黑社會打手聚集在周生生旁邊的人行道上,由警察圍住。這些打手一瞄準機會就會從警察身後跳出來,狂打市民,等市民反應過來再去追逐,打手們馬上就會被警察圍住,帶回保護圈。職業藍屍加上黑社會打手,我看到很多年輕男孩不斷被恐嚇,推搡,毆打。打手們的拳頭一下下地往市民的頭上打下去,有街坊臉都被打腫了。也有認識的朋友,腳被劃破,流了好多血。如是者,市民的情緒更加激動,幾近失控。

現場我更加看到一個疑似藍屍判頭,一不小心,一拳打到便裝警察的面門上,這個警察非但沒有拘捕他,更加連一般的警告斥責都沒有。在我的一再質問之下,才說他可以判斷對方是不是蓄意。詳細情況和短片已經發表在我的另一個post上。

6月28日夜晚,我在旺角拍攝。在混亂間,突然看到有一名藍屍一拳打到一名佩戴著證件的便裝警察的面門上。便衣警察當下的反應是,將手搭在這名藍屍的肩膀上,沒有斥責,更加沒有拘捕。我馬上將手機對準這兩個人,並且要求報警。當然地,警察並不理會。一...

Posted by Joe Ho on Sunday, 28 June 2015

有不少自稱勇武,但從未站過前線的人,質問現場市民,為什麼不還手。現在就告訴你們真相。街坊絕大部份時間都是處於挨打局面,因為他們一旦還手,藍屍就會馬上報警,說自己被襲擊,街坊就會馬上被拘捕。有人又說,你們打了人不會閃啊? 這又是完全沒有站過前線的人才會說的話。從藍屍報警到警察捉人,頂多幾分鐘,有時甚至是十秒八秒時間可以走路,就算識凌波微步都跑不掉。何況街坊全部已經被點相,即使離開現場,也會被上門拘捕。

從未站過前線的人,永遠不會知道,警察被打之後,就一定要捉人。打人的跑了,他們就會隨便順手捉一個倒霉鬼。有些人以為自己很叻,打了人閃掉,警察捉不到我。其實是警察捉了其他無辜的人,由他們代你們受罪。如果你們認為這樣就是勇武,我無話可說!

因為之前的腳已經受傷,不能長時間站立,祗停留了兩個多小時就離開現場。聽其他街坊說,之後更加暴力。以前剛開始的時候,我還會憤怒,現在憤怒完之後,就是濃濃的無奈和無力感。我好怕有一天,我連憤怒的力氣也失去了,就不知道還會剩下什麼!

附上一批極醜惡的面目,讓他們的子孫將來以此為恥!

旺角唱大媽之黑社會兇阿伯

旺角之兇恨兵團

旺角之藍絲帶襲警 
 

 

作者簡介:普通市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