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鳩嗚遇公安 怒火中燒

2015/1/12 — 20:46

【文:雨林】

極憤怒!

呢排都少咗鳩嗚,今日去咗幫手宣傳不買毛毛製品,六點散。同班喺菜街尾,免費印TEE街檔朋友傾下計。到8點幾正打算返屋企,原來有班藍絲帶埋鬼國旗、和平支持公安旗幡踩場,當然要去聲援。

廣告

11點前,藍絲同黃傘都各企菜街兩邊,中間有公安阻隔,公安都尚算克制。其間兩邊都係隔住互叫口號、嘲弄對方,未有發生衝突。到11點藍絲準時收工,但竟然無收起旗幟,一團50人由菜街轉入彌敦道向朗豪坊離開。我同友人打算低調跟尾,一窺藍絲收工地點,點知大部份鳩嗚團友都一樣尾隨。

我一路觀察,發現好多佔領時,混入扮黃絲攪事嘅鬼。更有一班染髮,戴口罩廿歲左右貌似古惑仔叫囂攪事。我同身邊人講要小心,呢個肯定係局。因為以往鳩嗚,公安都唔會放鳩嗚團一大堆人行彌敦道,而且藍絲收工散水,無必要繼續高調舉旗。

廣告

喺彌敦道途中,公安截停人流,舉旗藍絲慢慢消失。黃傘團繼續橫過亞階老街向朗豪坊方向前進。當部份人流由匯豐路口橫過到對面恆生地鐵站口,有一批藍絲集結,我眼見5,6人圍踢一人,大批黃傘團趕過馬路支援,同時公安就舉「你現正違反法例 你可能被檢控」黃旗驅散人群,我同友人就停留喺匯豐亞階老街則。

到重點,當時有個便衣指住我:「白衫戴眼鏡嗰個!」三個便衣即時包圍我喺電話亭旁邊,想夾我離開,我:「有咩就喺呢度講!」(因為我怕被夾去暗角) 其中一個最兇神惡煞,話要登記我身份證,公安A仲主動show委任證。我問咩原因? 佢話我涉嫌參與非法集結。

其餘兩個公安就附和:「提先你都叫得好大聲落力,又跟埋人過來。你都認得我地,我都認得你。」我:「我路過都唔得呀?」公安A:「你自己做過咩『心知肚明』啦,成晚都玩夠啦? 」公安B:「我要登記埋你地址」我:「咩原因?」兇恨公安:「我懷疑你涉嫌非法集結,就有權登記埋你地址!」我當時心有猶疑,,我係咪繼續撐行,堅持唔比地址? 我就算比,比假地址得唔得? 正當我盤算緊,公安A:「你唔使比電話號碼我,我一查就有」

我當時有諗過繼續撐到行,不如就直接問班公安: 「你而加係咪拘捕我先? 」但請原諒我,當時真係心怯,驚再串嘴唔合作,會拉返差館比班公安玩鑊金,同埋輸入身份證號碼入電腦,公安都一定搵到我地址,所以我都係講左地址。

又到重點,抄晒資料臨放我離開前,公安A:「你返唔返大陸?」我:「我唔返大陸」公安A:「咁你屋企人呢?」公安B:「同佢講都晒氣」(我當時真係好想鏟爆班仆街公安,你攪我兇我不特止,仲要脅攪埋我屋企人? ) 我沉住氣,一直回頭望背後衝突現場,邊嘆息:「你地睇緊D班人(藍絲),晚晚都要打人嘅?」兇恨公安:「你地唔落來咪無事囉」我:「我本來都打算返屋企,係要攪成咁!」

另一朋友都遭登記身份證,但招呼佢個公安話佢無乜出聲,所以就態度友善啲同求其。班仆街公安放我走,我同幾個朋友繼續過對面地鐵站口逗留,有班藍絲企喺公安人牆背後,一個藍絲健碩中年男人,同黃絲大媽互鬧,鬧鬧下個藍絲竟然穿過公安人牆,急步衝向大媽面前,挺胸作勢打人。公安有即時拉藍絲退回陣營,但就繼續大鬧,而大媽亦被人帶走,不知所蹤。

逗留期間,目睹有兩架救護車先後到場送走傷者,一黃絲中年女士,亦被拘捕帶走。雖然都多次目睹香港公安如何袒護縱容藍絲打人、暴力對付黃絲,但再目睹同親身體驗,一樣怒火中燒。

 

作者簡介:社漫成員之一;社漫 facebook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個人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