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鹹魚,一條條專業的鹹魚

2016/9/22 — 11:57

一朝起來,又見發展局局長陳茂波好唔得閒,國際調查記者聯盟,夥同《香港01》與《明報》再爆「巴哈馬密件」,陳茂波四年前上任前,轉移資產給老婆、「家人」開離岸公司,更多細節曝光。

於是又記得,很久以前,飯敍口痕,問一位會計師朋友:喂,你在大學讀會計時,有無一科教人造數的?

會計師朋友陰陰笑說:無,但係有一科,叫「創意會計學」。

廣告

有時,我一聽到「專業」兩字,會打冷震。例如,陳茂波是專業會計師,陳茂波太太是「專業」特許公司秘書,簡直是倚天劍配屠龍刀,專業避稅隱藏資產的最佳拍擋。其實,投資劏房、囤地搞吓課外活動打埋農務,有甚麼見不得光?況且,在香港幫人搞離岸公司避稅,這些專業服務就快成為香港支柱產業,簡直合法合情合理,為甚麼不大大方方自行公開,如實申報?難道係身有屎,全部都係屎?

專業的技能,變成了專業的目的;專業的崇高理想,只是一層表皮。身為會計師,或者其他乜乜師物物師,一個「師」字,是一襲高尚華麗的外衣,騙倒很多單純的人,至於外衣上的蚤子,當然無人深究。

廣告

又例如西環至愛的契字幫,為何偏愛「律師」?無他,首先,「律師」身分尊榮,身邊的確有朋友謂,投某某,就因為「佢係律師嘛」;再者,律師略懂法律,若有人願意運用專業技能,把法律變成強權利器,貫徹  you always agree with your boss 的香港精神,恃住專業的法律技能,化作法律工匠,為權貴鳴鼓開路,自然前途一片光明。

又例如新聞「專業」,傳媒遭批評,永遠就只懂抬出「專業」二字擋煞。

曾幾何時,我們被教育要追求真善美,學習要求真,思考要確當,科學要求真相,記者生涯原是真……求真,理應是新聞工作者的終極追求。

世界變得很快,一個新詞彚出現了,叫「後真相時代」。英國脫歐公投,脫歐派引錯誤數字,不講道理,得償所願;美國大選,特朗普謊話連篇,卻贏得提名,支持度節節上升;看看香港,極端建制派與極端激進派亂罵一通,死忠者一樣繼續力撐。

所謂「真」,不管你政治主張,說話一要事實為真,二是推論確當。

後真相時代降臨,真相變得次要,說話要搶眼嚇人,不介意深化偏見,刻意製造兩極二分,不惜作大失實。這種時代精神,源於幾方面,一方面政客深明人雖然是「理性的動物」,但人人皆有惰性,理性思考好辛苦,從心所欲跟着感覺走,省時省力,容易受私利與情緒牽引,本來就是人的弱點。二來,網絡世界,人人享有話語權,發聲平台選擇多,羣組碎片化,一聲吶喊,盡是自己的迴聲,遂以為已掌握真理,人性陰暗面,從潘朵拉盒子中釋放。

更重要,是傳媒的專業錯置。

記者礙於資源、能力、固有觀念等等問題,往往死守「客觀持平」所謂專業守則。明明謊話連篇,卻「如實報道」陰謀家的話;「那番話」雖然假,但「某某說了那番話」,卻沒有錯;大家知道  fact-check 很重要,但無奈要快,又無奈人手不足,於是不求證,繼續報道有問題的話,還自詡客觀。

“Calling a liar a liar isn’t an opinion if you can prove it. That’s what we call a fact.” 最近讀到這句話,一語中的。

很多新聞工作者忘記了,專業守則如「客觀中立」,只是手段;追尋真相,才是目的。止於中立,滿足於複述權貴的話,卻不求對錯,懶理是非黑白,就是幫兇。

同樣,那些披着專業外衣,擅長專業伎藝,滿足於追逐權錢利益,以專業技能作手段服務權貴的人,你們污辱了自己的光環,背叛了祖師爺的承傳,是一條忘記了專業理想的鹹魚。

不過,恭喜你,國家需要這種專業人士。
 

 

(本文部分文字原刊於晴報專欄《風起幡動》;現版本為刊於作者博客的加長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