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麻木的人必得安寧 我們卻自尋煩惱 —「立言香港」成立宣言

2017/6/24 — 15:50

「立言香港」製圖

「立言香港」製圖

【文:立言香港

麻木的人必得安寧;我們卻自尋煩惱。

[ 立言.立新.立民 ]

廣告

香江興衰,匹夫有責。香港黑雲壓城,內憂外患,誰能置身事外?我們並不善忘,仍記得香港曾經的光輝。望見日漸消逝的自由、民主、尊嚴,以及不再熟悉的街道、社區、語言,我們不能再沉默。沉默的人必遭剝削,我們選擇發聲立言。

香港栽培過不少獨當一面的政治人物,啟迪過許多精闢獨到的政治思想。當中爭取自由、尋覓尊嚴的旅程,艱難重重,崎嶇滿途。香港人由二戰後的各種基層運動、中文運動,到八十年代爭取全面直選、香港前途談判,再一起走過八九六四、零三七一;繼而,發展出本土保育運動,反高鐵、五區公投;再歷經反國教,直到三年前的雨傘運動,道阻且長,大家在抗爭路上各司其職。由港英,到港共,每當香港社會面臨劫難危急,均會有人奮起抵抗。縱抗爭未竟全功,抗爭者從未放棄,彰顯著自由而高貴的精神。

廣告

即使人才輩出,香港自由的土壤,卻未見肥沃。港政府壓迫不曾休止,近年更變本加厲,以法行不義,高調打壓、誣衊、拘捕抗爭者。銅鑼灣書店事件中,中國政府甚至派員到香港,禁錮異見人士,視一國兩制如無物。港中政府打壓的魔爪,亦由選舉伸延至集會、學界,以至香港人生活日常。如此,我們引以為傲的法治體制將分崩離析,言論自由將蕩然無存。另一方面,政府剝奪我們的政治權力、自行擴大職權,揮霍人民公帑,將土地奉往權貴。中國政府不惜破壞兩制,未作咨詢就把香港納入中國規劃之中。香港慘遭跨境規劃,珍貴的土地資源,竟淪為利益輸送的犧牲品,任中國政府與國家資本魚肉。

刀俎在前,港府不單無意阻止,甚至為虎作倀。港府不斷抹煞香港人的獨特身分,希望令香港人服膺港中一體的黨國體制。政府聯同發展商拆毀我們的古蹟,模糊我們的歷史,令香港變成一個冰冷的石屎森林。教育當局推行普教中,其教材內容惟普通話是瞻,矮化粵語地位;亦有學校推出簡體字教材,威脅香港固有的正體字文化。政府透過貶抑粵語和正體字,模糊我們的身份,加速港中融合。面對政治、文化、生活全方位的壓迫,倘若今日不反抗,明日恐怕反抗不了。

面對種種劫難,香港人惟有負隅頑抗。抗爭路途崎嶇難行:有人倒下、有人受傷、有人氣餒;然而也有人堅持到底、有人重新上路、有人接力承傳。每步成就皆建基於前人的辛勞、淚水、血汗,得來不易。縱使香港屢歷磨難,仍然屹立近一百七十多年,貫通東西、往來國際。縱使港人飽遭欺壓,依然固守身份、自強不息,為香港的自由、尊嚴而努力。

抗爭路漫長,分歧固是難免。遠自保釣、六四,乃至主權移交後,港中矛盾加深,我們一再因前途和身份問題爭辯。我們在意自身命運與前途,珍惜自己的身份,為此紛擾不息。我等一直奮鬥,在不同運動前進,即使面對分歧,我們都始終目標清晰:建立一個民有、民治、民享的政府。目標一日未成,我們仍須前行。可是,近年我們卻在一些問題上互相指責,虛耗精力於無謂當中。與其彼此相爭,不如攜手共步。我們深信,只要繼續前行,便可以在路上互相砥礪,為真理爭辯,向目標奮進。香港,終將由香港人話事。

我們憤怒,但我們並不衝動莽撞。要實踐公義,必須有耐性和韌力,方可應付面前的持久戰。尤其在當前迷茫困境,單著眼政制改革,其實難以寸進。政制改革固然重要,但重執規劃權也同樣重要。一邊走在抗爭路上,一邊也需要「立言」著述。在論述上抵抗官方及親政府勢力的謊言,同時也需要與民商討,繼而確立有效的政治路線,破立並行。另一方面,我們希望提出一套革新破舊,切實具體而可行的政治路線和理念,設法達至美好的社會願景,突破當下困局,是為「立新」。立言、立新,希望令市民活出尊嚴,讓市民主宰自身命運。為此,我們應當落地實踐,推廣理念,並且連結大眾,壯大公民社會,鞏固香港主體意識,是為「立民」。世界上只有一個香港,只有這一個屬於香港人的家,就讓我們相濡以沫,堅守到底。

我們希望「立言香港」可以成功帶出新的政治價值,可以為自由、民主以及香港人的尊嚴,提出一條可行且值得行的新路向。「立言香港」會用接下來的時間及機會,善用人才、資源、平台,進言立說,創造條件。只有凝聚民心,累積實力,未來大家方有足夠條件推行政治改革,實踐抱負,一起著手塑造香港的各種可能。

[ 五大主張 ]

經濟自主

自十九世紀至今,香港由貿易港發展成為工業中心,後來更成為國際金融中心。香港的經濟發展,與區域和國際的政治形勢密不可分,尤其是在二戰後,香港處冷戰兩大陣營的夾縫之間。這種特殊的政治環境令香港經濟發展迅速。此外,香港乃移民社會,各方人才匯聚。香港的經濟奇蹟,全賴無數人的努力和創意。

可惜,上述的優勢已不復再。隨著過去二十多年以來的資本壟斷,令經濟產業單一。資本、財富累積在特定大財團手中。資本壟斷及高地價政策造成樓價、地價急升,縮窄中小企發展的空間。主權移交後,紅色國家資本配合港中政府,以高價投地、低價投基建、以至收購香港企業,急速擴張。資本大換血的情況令人憂慮,再者,現有經濟政策偏重中國,並未放眼世界。香港經濟過於依賴中國,風險不得分散,欠缺彈性,難以適應瞬息萬變的經濟世界,更遑論長遠發展。

長遠而言,香港經濟應要自給自足。港府應一方面促進多元經濟,打破資本壟斷,例如推動新興經濟產業,發展創新科技和可持續發展產業;另一方面則鞏固原有產業優勢,協助中小企在國際探索發展機會,連繫亞太地區和國際,令香港經濟不再偏側。除此之外,鼓勵港人本地創業也很重要,令本地人才能一展所長,最終才可以令香港人各擅勝場,累積民間財富。

體制自強

主權移交二十年,曾經行之有效的制度,在中共主動干預香港內政後,日漸走樣。議會在港英時期未能全面直選,主權移交之後,亦未達到「普及而平等的選舉」的目標。至於人民的尊嚴,當權者甚至不屑一顧。議會、法定組織及諮詢機構淪為政治分贓的場地,忠言在體制內苟而殘存,監察力量日漸失衡。

但我們不能因而放棄制度內的陣地,相反地,應該鼓勵大家致力參與,與其抗衡。留守可以讓我們得到體制內的資源,用以壯大監察力量。在策略上,我們必須確保港中政府恪守法制,尤要限制中共在港的行動,不容許更多的干預。在原則上,我們必須捍衛各種憲法及國際法訂明的自由和權利,保障港人人身安全,同時爭取議會、行政首長全面直選。

公共決策理應由下而上,讓市民得以參與、表達意見,而不是裝模作樣假諮詢,最後維持官方既有立場。公權力應該接受問責,所有公共機構會議應該公開透明,包括會議議程、數據檔案,以供公眾分析及監察。我們倡議「民有」的決策,在可行情況下,由公共決策從制定到落實,均應有公眾參與。

雨傘運動後,民間自發研究及倡議遍地開花。我們不單獨力研究及倡議,亦將致力連結本地民間組織,實行「民間管治」,達到港人的共同願景及施政藍圖。最後,我們亦將培育年青人,訓練他們分析公共政策,並善用網上流通資訊,找出體制流弊,從而提倡政策建議及相應行動,發揮公民社會監察力量。

社區自治

現時地區行政紊亂,部門各自為政,荒謬之事無日無之。歸根究底,全因中共政權以效率之名,廢除市政局及區域市政局。這兩個地區行政架構,本令市民有法修改市政政策,監督市政部門的行政和執行,確保市政政策能為民所用。廢除之後,港府聲稱成立康文署及食環署能提升行政效率,實質上換來的卻是部門主義,處處偏坦政權。區議會改革充其量少修少補,其撥款制度更淪為政客政治分贓的窩囊。審計署更曾公開批評,但情況仍舊,改善無期。

雨傘運動後,公民自發參與社區事務,尤如雨後春筍。可惜的是,地區行政架構仍舊,公民作用有限。故此,重塑地區行政刻不容緩。我們倡議重設地區行政制度,回復地區行政公開問責。社區應能透過地區行政,自行決定資源運用;不再由行政部門主導,只顧績效並妄顧人性。

「社區自治」與「體制自強」密不可分。公民社會應該由自己做起,毋庸等候港府修改架構。我們將鼓勵並協助建立社區自發組織,參與社區事務,教育社區群眾其公民權利,就社區議題發聲。我們亦將致力連結民間自發的地區組織,交流社區自治的經驗。同時透過不同活動,連結專業團體、學界、商界、民間研究網絡,與民間社區力量合作,以新角度及手法培育社區,打破現有地區網絡,抗衡背後藏鏡人--不再受中共操控。

文化自成

香港獨一無二,歷史脈絡特殊,扣連世界各地,產生不可多得的文化底蘊。首先,香港承傳存在甚久的嶺南文化,加上國共內戰令華夏文化南移;再加上曾為轉口港和英國殖民地,歐美各國文化在港落地生根。諸種文化令香港集東西之大成,獨樹一格。港產電影、電視劇、港語流行曲,曾在八、九十年代盛極一時,不單在香港大受歡迎,更傳至世界各地,在國際中享負盛譽。

可惜,主權移交後,這種獨有的文化開始受到衝擊。電影業開始「北望神州」,港產片的產量大減,合拍片取而代之。香港電影只顧中國人口味,未能保有昔日丰采,風光不再。電視業亦受到紅色資本影響,電視台易手至紅色資本手中,向政權傾倒,自甘成為政府喉舌。就連媒體亦審查成風,畫地自限,窒礙資訊自由及文化發展。曾經有人自資創辦電視台,打算發展文化產業,卻可因為立場不靠政權而被抑止。與此同時,政權利用學校灌輸意識形態,扼殺香港文化。政權威迫利誘、明學校推行諸多項目,包括普教中、國民教育、《基本法》教育、中國考察、「必修中國歷史」等,強行灌輸他方文化。

媒體渲染、學校灌輸,再配合政策推動,香港獨有的文化開始一點一滴地消逝。政權以「回歸祖國」為由,推崇他方文化,以「發展機遇」為名,打壓本地文化。在扭曲的移民政策下,情況越趨嚴峻。外來具影響力之入侵者,鄙視香港文化,竟可橫行霸道;土生土長的港人,堅守香港文化,卻淪為邊緣人,不亦悲乎?

守住媒體和學校固然重要,但改善人口政策更為迫切。我們應取得移民審批權,訂立透明而清晰的移民制度,並制定完善的移民融合和支援政策,促進移民對香港文化的認同。這樣才可以與媒體學校抗衡,維持香港獨有文化。我們亦希望普及「香港史」,認清香港文化的根,導正媒體和教育。只有透過港人為本位的世界觀,才可重振香港文化,再次屹立於亞洲及世界舞台上。

國際自立

香港奉行普通法,而且司法獨立。優良的司法體制,加上獨特的地理位置,香港長期都以整個東亞為腹地、以全球世界為舞台。可惜主權移交後,港府均作繭自縛,未有善用優勢,甚至有倒退之嫌。由面向全球,矮化為側重中國省市的「內交」,致使香港在亞洲甚至國際社會中的影響力日漸受挫。

香港應更積極主動參與國際事務,維持國際聲譽。我們主張推動地區及國際交流,並促進國際組織及國際公民社會連結;另一方面,我們亦倡議與策略國家簽訂產業自由貿易協定,並成立東亞地區金融機構、人權機制等組織,繼續發展為國際事務樞紐。同時,我們而應積極與亞洲,以及世界各民主政體的地區政府、議會、政黨、智庫及倡議組織交流,認識他國地區政府的管治及倡議經驗,讓香港公民社會被世界看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