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之鋒的泰國驚雲

2016/10/10 — 1:55

黃之鋒10月5日回到香港時在機場會見傳媒(黃之鋒 facebook 直播截圖)

黃之鋒10月5日回到香港時在機場會見傳媒(黃之鋒 facebook 直播截圖)

10月4日晚上,香港眾志秘書長黃之鋒應泰國學生領袖秦聯豐(Netiwit Chotiphatphaisal)邀請到當地演講,原定於曼谷訪問4日,出席朱拉隆功大學(Chulalongkorn University)及法政大學(Thammasat University)紀念泰國法政大學大屠殺事件40週年活動,分享2012年反國教運動、2014年雨傘運動、推動民主自決、成立「香港眾志」參政的經驗。

當他抵達曼谷機場,踏出航機,即被20多名公職人員包圍、拒絕入境、帶走關押、禁用手機、扣留逾12小時。他在機場收押所被單獨拘禁,被沒收特區護照,被禁止聯絡律師及家人,被告知他已被列入「黑名單」。後來,他被送上飛機遣返香港,並獲書面通知,指他違反入境條例,包括「對國家安全構成威脅」、「正被其他國家通緝」、「行為危害公眾」。

黃之鋒平安返港後形容事件「匪夷所思」及「恐怖」,比他過去5次在香港被拘捕「恐怖十倍甚至百倍」。他被單獨囚禁於50方呎「臭格」囚室時「不知時日」,不能聯絡外界。泰國警察曾向他說「我們收押你之後,就自然會告訴你為何會被收押」;「你知道這裏是泰國,情況是跟中國一樣,跟香港是不同的」;「我們可以友善對待你,也可以刻意留難你,你想要哪樣?」極盡恫嚇,冷酷無情。他一度想像可能成為「銅鑼灣書店事件翻版」,在泰國被定罪,甚至被移交中國。不過,最後他還是能夠平安返回香港,可算是不幸中的大幸,令他真正體會何謂「免於恐懼的自由」。泰國學生領袖秦聯豐表示:黃之鋒應邀參與的只是學術交流,沒有政治目的,慶幸他終能平安回港。

廣告

5日,泰國首相巴育(帕拉育)(Prayuth Chan-ocha)表示,黃之鋒為甚麼會被遣返是「中國議題」,「這是中國的事,非關泰國」,又承認當局行動是中國要求,聲稱「這都是他們中國人的事,姑勿論是香港還是中國內地(They are all Chinese people no matter Hong Kong or mainland China)」。

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從泰國回港後聲稱:巴育講泰文,可能有翻譯問題。其實翻譯沒有問題,有問題的只是袁國強。此外,中國外交部接受外媒查詢時也聲稱「尊重泰國依法行使入境控制權」,簡直就是把「外國政府關押中共心目中的中國人」視為理所當然,歡迎鼓舞。

廣告

另一方面,香港眾志譴責泰國「無理禁錮」,主席兼候任立法會議員羅冠聰表示將會約見保安局局長黎棟國跟進事件,並會在立法會提出書面質詢,要求港府與泰國政府交涉,主動捍衛香港公民在海外的基本人權。

一、傀儡

「你知道這裏是泰國,情況是跟中國一樣,跟香港是不同的!」泰國警察這句話點破了整個事件的關鍵。

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泰即是中,中即是泰。畢竟近年來,中國和泰國兩個獨裁政權彼此惺惺相惜,滿懷魚水之情。更有甚者,泰國執法機關早已是中國政府的手足延伸。在這方面,泰國已經成為了中國的藩屬國。天朝號令,藩屬執行。泰王蒲美蓬是兒皇帝,中國習近平是老大哥。在習近平的眼皮下,巴育總理所領導的軍警只不過是中國公檢法部門的境外執行機關。要驅逐誰,聽習近平!要關押誰,聽習近平!

原因何在?為了中國的金錢和面子!一是中國國家副主席李源潮10月8日抵達泰國曼谷出席亞洲合作對話(ACD)第二次領導人會議,泰國政府不想節外生枝。二是雖然兩國近年在高鐵建設和克拉運河開鑿方面頗多波折,但未影響兩國合作,而泰國政府也希望在中、美兩國之間左右逢源,財源滾滾來。一個字講完:錢!

傀儡國、戲劇國、大象國「中華暹邏藩屬兒皇帝國」有多次將中國公民或華裔人士以「非正常方式」送往中國或驅逐出境的前科。

(一)自2014年起,泰國在中國要求下,將被指偷渡的逾百名維吾爾族人遣送回中國。他們返回中國後生死未卜。習總令下,泰國立功。

(二)2015年10月17日,香港銅鑼灣書店股東桂民海於泰國芭提雅公寓被一名疑似由中國政府安排的男子帶走後,另有4名男子搜索其公寓,企圖帶走桂民海電腦。3個月後,桂民海現身央視認罪,聲稱「回國投案自首是我個人自願的選擇,和任何人無關」。習總令下,泰國又立功。

(三)2015年11月25日,新華社刊出題為《泰國警方依法向中方移交2名犯罪嫌疑人》文章,聲稱中國異見人士姜野飛(具有聯合國難民身分)、董廣平分別涉嫌組織他人偷越國境罪及偷越國境罪,12天前被泰國當局積極遣返中國,並已被中國公安機關刑事拘留。姜、董二人被指協助維權律師王宇之子包卓軒偷渡出境。習總令下,泰國再立功。

(四)南都網前編輯李新曾經於去年10月前往印度尋求西方國家庇護,惜於2016年1月在泰國與老撾(寮國)邊境失蹤。2月3日,李新妻子在公安安排下與李新通電話,才得知李新已經身在中國境內。李新在電話中聲稱「自願接受調查」。習總令下,泰國繼續立功。

「你知道這裏是泰國,情況是跟中國一樣!」真是一語中的!泰國這個小監獄,跟中國那個大監獄,一直相連相通,彼此之間有著一道「自願回國投案」的秘密橋樑。事實已經擺在眼前。時至今日,大家還要裝聾作啞,繼續視若無睹嗎?

二、獨裁

自2014年5月軍政府上台執政以來,泰國是一個自欺欺人的獨裁專制軍政國家,不是一個自由民主國家。大家宜更新自己的見識,免被誤導。在這方面,余杰今年年初發表的《戲劇國裏的大象》一文,各位不妨自行參閱。

(一)英國路透社記者安德魯·麥格里高·馬歇爾寫了一本《泰王的新衣》,卻被泰國政府通緝。該書中文版在封底註明:「泰國警方將其列為禁書,凡進口或散佈者,將以侮辱泰王罪面臨三年之刑期或六萬泰銖之罰款。請讀者切勿攜帶本書前往泰國。」另有一名泰國博客作者因嘲諷泰王的愛犬而鋃鐺入獄。就連嘲諷狗都要坐牢,難道那隻狗不會為泰王而感到羞恥?

(二)泰國人的言論自由低於王室的所謂尊嚴。泰國有一部《褻瀆王室法》:一名男子說沒有必要在會議室懸掛國王與王后的肖像,即被判刑;一名報紙專欄作家寫了一句「在這塊盲人的土地,獨眼人是國王」,即被判刑4年;一名小販因販賣涉及泰國王室的資料和DVD,即被重判。法官是這樣說的:「如果它是真的,誹謗的罪名更重;如果它不是真的,那更是誹謗中的誹謗。所以,證明這些資訊是否屬實,對你們毫無好處。」如此思維,真是變態!

(三)高齡的泰國國王蒲美蓬長期隱居在醫院中,據說患上嚴重的抑鬱症,卻仍遙控政局。在國王的支持下,軍方再度發動政變,推翻民選的英祿(盈拉)政府。泰國國王、泰國軍隊、中國政府,三點連成一線。

(四)泰國國王支持的軍事政權更計劃推出比照中國的「泰國版防火長城」(Great Firewall of Thailand)方案,要模仿老大哥,向老大哥學習,從單一管道監看網絡言論,審查及封鎖網絡內容。國防部長普拉威(Prawit Wongsuwon)表示,軍方擬成立反制網上異議的新單位,用來防範新形態的威脅。這些舉措當然就是師法中共暴政。這些泰國獨裁者不去舔習近平的腳趾,他們能夠很快就上手嗎?

這些就是真實的泰國,絕對不是很多人誤以為的自由民主文明國家。這群獨裁專制的政治傀儡,根本無需向憲政原則及多數民意問責,只會不斷圖利和擴權,向中國政府彎腰屈膝去套取利益。撥走偏見,正視現實,相當重要。畢竟,泰國政府這樣對待黃之鋒,並不真正令人感到意外,反而是其獨裁統治的延伸而已。

「你知道這裏是泰國,情況是跟中國一樣!」真是切中要害!泰國這個小獨裁,跟中國那個大獨裁,彼此有著師生傳承的天子門生關係。泰國政府關押與驅逐黃之鋒,正是抱著學習師傅的心態,協助完成中國政府交託的任務。

三、抗爭

面對傀儡,面對獨裁,我們所需要的,不只是學生討論或學術交流,更是要聯繫國際同道,積極抗爭。固然,黃之鋒擬到泰國與當地學生交流,相當值得支持,甚至後來改用網絡視像會議交流亦然。但在「學生交流」之餘,大家千萬不要忽視「團結抗爭」的重要性,畢竟兩者都需要同時兼顧。目前亞洲各國各地公民社會之間共享訊息、共赴抗爭、共同奮鬥,仍有相當大的努力和進步空間。

泰國獨裁傀儡政權儘管有效地禁止黃之鋒入境,但是在通訊科技發達的今天,他們根本無法阻礙得了「學生交流」和「團結抗爭」,所以才會有計劃推動「泰國版防火牆」這類箝制言論自由的利器。香港政團、學生、公民社會好應關注泰國這個「防火牆」陰謀。截至2015年10月為止,泰國已有超過15萬人在網上連署反對「防火牆」言論審查計畫。香港人應該積極參與和支持。既然泰國政府可以這樣粗暴對待香港人,香港人也應該好好針對泰國政府的獨裁傀儡格局,理性揭露,尖銳批評,聯結同道,積極抗爭。在獨裁政權和國際交流面前,沒有人能夠獨善其身。

君不見泰國多份英文報章均大篇幅報道事件及譴責泰國當局。《民族報》(The Nation)以「Thailand bows to deportation request」(泰國屈服於驅逐出境的要求)為題報道事件,直指泰國政府是應中國政府要求拒絕黃之鋒入境,明顯向中方「跪低」。《曼谷郵報》(Bangkok Post)則以頭版形容事件引起國際及泰國人權組織對泰國軍事政權的猛烈批評;有人權組織更反映,中國通過對鄰近國家施壓來壓制異見人士。該報更發表至少兩篇評論文章:其中一篇文章表示遣返黃之鋒一事影響泰國形象,是一場「可恥的表演」;另一篇文章形容泰國政府無理拘留黃之鋒,又指泰國政府為了迎合北京,干預黃之鋒的人身和言論自由的舉動,不但開了一個壞先例,更是泰國政治歷史中最黑暗和最殘酷的一章。

德不孤,必有鄰。齊合力,抗暴政。

四、關押

在這次事件上,泰國政府拒絕黃之鋒入境,不如羈留關押黃之鋒來得嚴重。還記得在2015年6月,當時仍為學民思潮召集人的黃之鋒,前往馬來西亞參加六四26週年紀念活動時被拒絕入境,被指危害國家安全和中馬關係,但卻被即時原機遣返香港。在澳門方面,今年9月,港大學生會前外務秘書黎的琛被拒入境澳門,被指對當地「內部保安的穩定構成威脅」;最近,林輝也遇到類似情況。在大陸方面,去年2月,黃之鋒女友錢詩文欲到昆明探親,也被拒絕進入大陸。他們均被即時遣返。然而,這次泰國對黃之鋒卻不然,反而羈留關押他達半天時間。

坊間流傳「無法原機遣返、無奈等候半天」這種說法。此言大謬!就算沒有原機(該航班要飛往第三地)可供遣返,為何竟然會有20名壯漢在黃之鋒步出機艙後即時押送他離開?為何不好好安置他坐著或歇腳,直至有飛機送他返港為止,反而硬要把他關在「臭格」、沒收手機、禁止通訊、不講期限、不講理由,甚至出言要脅恫嚇,說出「你知道這裏是泰國,情況是跟中國一樣」這類說話?由此可見,這是泰國政府有組織和有預謀的部署,顯然是遵照中國政府指令,給黃之鋒一個下馬威,叫他擔驚受怕,考驗他的反應,以便日後在其他場合可以對他變本加厲。換言之,這已經不是「無法原機遣返、無奈等候半天」這種說法所能解釋得了。這是恫嚇和暴力的全面升級,企圖藉此嚇怕黃之鋒,形成心理壓力,冷卻抗爭鬥志。然而,奸計至今沒有得逞,反而令黃之鋒增加被囚經驗和人生閱歷,日後將會更加義無反顧地開展抗爭。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