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之鋒與梁頌昕

2016/4/7 — 18:06

今個星期內,有兩宗關於年輕人面對着制度上帶來不方便的新聞。

***
黃之鋒嘗試與政治盟友開銀行戶口被拒絕,連自己的個人戶口提升服務都被拒絕。雖然這曾引起外界猜測,但(至少以我個人的工作經驗來看)這應該不是一個政治決定:以我所知,就算是城中很有錢、很有知名度、與權貴關係良好(甚至自己是政治人物)的人士現在開戶口都很困難,幸運的就要等一至兩個月及受到銀行多番質問、不幸的就要等更久或甚至被拒絕開戶。

這是否因為銀行「吊高來賣」,自以為是,所以把東西弄到這麼困難?不是。近年,因為全球洗黑錢情況被視為日趨嚴重,無論是在國際或本地層面上,各地及跨國的監管機構及團體都特別着重打擊洗黑錢,所以他們不只是在「行動」階段(即資金被調來調去的時候),而是在「源頭」階段(即開戶時認識客戶及在預料資金來源方面的審核)已經對金融業有很嚴的要求。但如果要在「源頭」做事,就很難避免某程度上把所有客戶都「當賊扮」,而有某些從國際經驗被視為「高危」類別的人士(如政治人物)就更加要以近「審犯」的方式處理。

廣告

所以,縱使沒有人說或懷疑黃之鋒有洗黑錢的意圖,他仍然要經過為反洗黑錢而設的開戶程序,最終開不到戶口。這結果彰顯了作為「守門口」的銀行怎樣嚴格尊重及實施國際及本地的有關制度(至於這些制度是否過份苛刻就留給他人去討論)。

***

廣告

梁頌昕在上月底準備都登上一班飛機時,發覺自己忘了把一件手提行李跟身帶入機場禁區。到機場工作人員找到行李後,梁頌昕就按照機場保安程序,被請離開禁區去提取行李及重新辦理出境手續。梁頌昕及其母親對此安排不滿意,與機場及航空公司人員交涉,連梁振英都親身與航空公司人員通電話。機場人員的原本要求絕不是一個政治決定,因為無論是貧富或有沒有權勢的人,幾乎每一位要乘搭飛機的人都要通過一樣的保安程序。

這是否因為香港機場特意把自己的程序做到這樣、留難使用者,為香港機場「趕客」?不是。近年,因為全球恐怖份子襲擊情況被視為日趨嚴重,無論是在國際或本地層面上,各地及跨國的執法機構及負責機場保安單的部門都特別着重反恐,所以他們不只是在「行動」階段(即襲擊發生時),而是在「過關」階段(即在安檢階段時)已經對機場保安有很嚴的要求。但如果要在「過關」做事,就很難避免某程度上把所有客戶都「當賊扮」,事事處理得分外嚴格。

所以,縱使沒有人說或懷疑梁頌昕在飛機上發動恐怖襲擊的意圖,她起初仍然要自己親身去領取她遺失了得手提行李、然後再做出境、安檢工作。這結果彰顯了作為「守門口」的機場保安人員怎樣嚴格尊重及實施國際及本地的有關制度(至於這些制度是否過份苛刻就留給他人去討論)。可惜,時間最終被政治化,嚴謹的制度因「特事特辦」而被破了。

***

兩位年青人、兩個制度上造成的困難。其中一位的處境惹來一些政治聲音,但事件實質上並沒有出現政治凌駕國際標準的情況。另一位的處境直到昨夜都是無聲無色,但事件實質上早已出現政治凌駕國際標準的情況。有專業人士在大環境下堅守金融制度、有專業人士在「上樑」(還是「上梁」?)的政治干預下被迫違反大環境下創造的保安制度。一個時常說「守法」是那麼重要的特首這樣去以權謀私,實在是可恥至極。

後記:我平時絕不贊成把公眾人物身邊的人「拉落水」的:梁齊昕的一切我都基本上不評論、李國章的感情生活我更曾在FB呼籲眾人不要多事。但今次指控(如果屬實)甚為嚴重:根據今天的《蘋果日報》,梁頌昕與父親通電話後(誰打給誰不是重點),梁振英有與航空公司人員對話、其後行李亦看來不需要梁頌昕親身去拿。這就不再是「私事」了。當然,就算是如此,錯都不在梁頌昕上,因為她只是個年青人、入世未深。一切的錯誤,就在不懂以身作則去教她何謂避嫌、何謂不能濫用家人公權的父母了。

* 註:以上只代表筆者的個人意見,並不代表他所屬律師行的意見。

任建峰
執業律師
Facebook 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