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之鋒:泛民應超越政改議程 不應迴避自決問題

2015/6/15 — 14:12

資料圖片:黃之鋒

資料圖片:黃之鋒

學民思潮召集人黃之鋒認為,香港未來的核心問題並非政改爭議,而是2047後香港前途的問題,強調港人對實踐民主的想像中,不應只有普選,應包括自決權利,準備爭取2030以後實踐「香港前途公投自決」。黃之鋒形容,民主運動不應再停留於「政改永劫」,按著官方設定的政改議程而行,要超越該框架,改變政治博弈規則,打亂威權政府的政治議程,以阻止政府「由上而下地,在2047年後把香港置於『一國一制』的死局下」。

黃之鋒今日在《明報》撰文〈政改否決了,然後呢?〉,強調後政改時期民主運動的重心,應由政改爭議轉向前途問題,但這並非以普選為主軸的民主運動能夠處理。

「否決後,然後呢?」是政改投票後每個港人也要面對的問題,但當我們對中港關係的評估已有所不同,視野便不能停留在未來數屆選舉的席增減遊戲,我想「五十年不變,然後呢?」才是每個香港人才要真正思考的問題。……與共產黨的角力基本上是不會完結,只盼在認清與威權政府的角力不是單靠一兩次運動便能變天後,我們能沉著應對,把視野放到香港前途,好讓我們準備面臨2047年的終極大限。

廣告

必須脫離政府設定議題的「政改永劫」

黃之鋒認為,2005、2010及2015三屆政改「劇本大同小異」,泛民按著中共擬定的時間表爭民主,「滿足於停留在官方設下的政改永劫裏」,未有反省按政府設定議程爭取民主的局限,十多年來在普選訴求外,在憲政層面一直無實質的新視野。

廣告

在擔憂他朝直選不過半或關鍵否決權不保如何自處,更突顯當今找尋新願景的重要性,若依舊重複那種「普選萬能論」或「議席寸土必爭」,迴避梳理民主派內部對中港關係的理解差異,未能回應當下時局的核心矛盾,只會讓整個陣營陷入失語狀態,繼續被特權階級主導政局發展。

黃之鋒強調,中共治港方針較諸十多年前已大有不同,港人必須在政改框架之外,找出新願景:「若然『一國兩制名存實亡』不只是振臂一呼的口號,而是我們實實在在的感受到中共政權的壓迫,那在『名存實亡』後又何來實踐本來的『延續一國兩制』,以保障香港民主?」

黃之鋒預計會有人質疑,中共連普選亦不願給予港人,港人如何要求中共給予港人自決的機會;他指出,港人縱對「自決問題」避而不談,中共亦會在2030年後自行處理,這是港人與政權終要面對的問題:「未來的民主路根本是舉步為艱,但民主派與其停留於政改永劫,倒不如正視即使當下的議價能力不足和政治能量難以撼動政權,也根本不是迴避自決意識借口」。

建制圖陰乾泛民 街頭運動見頂 

對於後政改的政局,黃之鋒推斷,政改後建制派會啟動輿論機器,指控泛民阻港人取得投票權、斷送「普選」,在民意「四四二」(即民調中泛民建制在政改上各獲四成支持,餘下近兩成未決定)的情況下,在選舉中陰乾泛民,打破泛民直選過半的定律。

與此同時,黃形容雨傘運動已向中共掀開公民社會底牌,「容我悲觀地說,港人在基進行動的動員力已達上限,未來兩年再也難以重現雨傘運動的規模的佔領」,未來兩年不見得行動者的激進程度會大幅提升;黃之鋒強調,以現時公民社會的動員力,難再以街頭運動為憲政改革打開缺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