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台仰德國研討會開首發言:六四與香港【全文】

2019/6/5 — 4:26

(黃台仰出席德國綠黨有關六四的研討會上的開首發言,標題為《立場新聞》所擬,更詳盡報道請按此

30 年前,坦克輾過天安門廣場,全世界都驚恐地看著北京街頭流血;更恐怖的是,這個殺人政權至今仍然統治著國家。中國的經濟成功予世界一種錯覺,以為中國最終將成為一個尊重人權的民主國家。很不幸, 30 年過去,中國變得比以前更殘暴,變成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專制的國家。

香港在 1997 年交還予中國時,我們沒有選擇權,只能選擇這個兇手,因為談判的是英國和中國。「一國兩制」承諾賦予香港自由、法治、自主及民主,但中國完全打破這些承諾。

廣告

2014 年,香港爆發爭取民主的雨傘革命,我是示威者之一。為驅散數以十萬計的市民,政府下令使用催淚彈對付我們、警察用警棍毆打我們、防暴警察將槍口指向我們的臉;傳聞中國大陸的坦克會衝過邊界,我的腦海重現天安門廣場上、學生被射殺和被坦克輾過的血腥畫面,我想,這會是「香港六四」嗎?但儘管如此,我們並不害怕,那一晚我看到真正香港人的力量,他們願意守衞我城的自由,為民主而戰。

我看到希望。

廣告

這份希望驅使我投入香港政治,我和一群和我抱持同樣希望的青年,在 2015 年 1 月創立了本土民主前線,願景是爭取自由、建立民主,以及挽救本港獨特的文化,語言及身份。

「自由的唯一意義,在於一個變得更好的機會」。經過一年多的努力,我們在補選中得到足夠支持,我們在2016年立法會換屆選舉中,很有信心能贏得一席。不幸地,北京視我們為潛在威脅,會破壞他們意欲把香港變成又一個大陸城市的大計。我的同僚梁天琦因為其政治主張,被禁止參選。因此,我們把我們的支持轉移到另一政黨,該黨贏得兩席,但兩位立法會議員最後亦被褫奪議席。我們失去了我們的政治權利。

但北京和香港政府並不滿足於此。在另一場被稱為「魚旦革命」的大型示威後,他們嚴厲檢控我們。梁天琦、李東昇和我,及另外 40 人,被控《公安條例》中的暴動罪,這條例遭到聯合國人權委員會強烈批評。最高刑罰是監禁 10 年。

2018 年 6 月,梁天琦被判入獄 6 年,其他示威人士,包括大部份學生,全部被判 3 至 7 年監禁。我要求即時釋放梁天琦,以及所有香港政治犯。香港侵犯自由的事例清單很長,書店東主被綁架返中國;民主選出的立法會議員被DQ;示威人士被判處嚴厲刑期;一名《金融時報》記者被驅逐出香港,以及人權活動家被拒入境香港、學術及出版自由受到威脅。

四名雨傘運動領袖,包括戴耀廷教授,以及陳健民教授現時都在獄中。香港還和 1997 年前一樣嗎?自由世界必須在獨裁主義的挑戰下警醒,抗衡共產黨,堅守香港的自由和尊嚴,對抗共產黨。

最近,北京開拓了新的戰線,命令香港政府通過《逃犯條例》的修訂。這項條訂實際上是將綁架合法化,賦予香港政府權力,拘捕或引渡香港市民或海外遊客,讓他們面對中國大陸的審訊。香港政府怎麼可以同意逮捕、引渡他們自己的公民或旅客,送往一個強迫認罪很普遍,酷刑亦很常見的司法制度?

人權法治令香港作為交易中心,獲益良多。香港不只是個國際金融中心,亦是國際非政府組織,在全亞洲推動民主、自由及人權的平台。對國際非政府組織而言,香港在區內有戰略地位。《逃犯條例》修訂將打破中港之間的防火牆,意味著一國兩制壽終正寢,以及香港之死。

在我個人而言,我將永不能回到香港,因為香港政府可以援引「危害國家安全」為由,將我引渡到中國。

在 178 年歷史之中,香港正處於關鍵時刻。六四大屠殺 30 週年之際,我希望世上每一個珍惜自由、民主以及人類尊嚴的人們,與我們團結一致,香港需要你的援手。這不僅是香港人對抗共產黨政權的戰爭,亦是一場民主對抗暴政、自由世界對抗極權的戰爭。

多謝大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