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成智與羅慧玲的時代交錯

2015/6/22 — 10:05

【文:酷比 Coolbe Armin】

失蹤、遲到,向來是李國寶的專利,如今劉皇發臨老攀登「三點不露」的神枱,更號召32位保皇信眾離開議事廳朝拜,令政改方案大比數否決。齊心,卻令京城中的習皇爺,宛若去療養院後得悉羅慧玲失蹤的丁蟹,怒火中燒﹗

幸而,這些朝聖者不如遭槍斃的慧玲般命葬政壇。而民主黨老將黃成智,卻因高調撐政改而被懷疑與這群虔誠教徒蛇鼠一窩。慘成棄鴿,卻整裝待發,有傳他計劃與狄志遠等「叛黨賊」另起爐灶,吸納中間票源。倘若屬實,即使黃成智被開除黨籍,亦如囚禁於精神病院的慧玲,獲「大孖沙」噓寒問暖。

廣告

從來,Coolbe不視湯家驊與黃成智等騎牆派為披上民主羊皮的無間道,只認為他們「too simple,sometimes naïve」,前者每每罵完公民黨後「床頭打交床尾和」,榨乾黨經費去辦選舉工程,還自恃金牌大狀而做「唔用我係你蝕底」的囂張嘴臉﹔後者呢﹖哈,彷彿患上斯德哥爾摩症候群般,回鄉症沒收、黨籍凍結、選民唾棄,仍甘願冒天下之大不畏呼籲泛民袋爛方案。俯首甘為孺子牛,媲美為保方家子孫根而體貼丁蟹的慧玲。只是,方展博對慧玲不離不棄,而老鴿會否對黃成智護航,卻是未知之數。與其坐立不安,倒不如趁政改爭議暫告一段落坐低,飲啖茶,食個包,談談《大時代》裡玲姐中槍後戴上訂婚戒指的經典一幕﹕

「佢 (丁蟹) 成日嚟搞我,格硬拖住我隻手,我想嘔啊......佢又話係我未婚夫,我仲要對住佢笑,又要氹佢,唔係我驚死,係我好驚冇埋你啊﹗」慧玲對展博的話盡現母愛,無奈慘成她的死亡詛咒。

廣告

精神病院護士再三強調,慧玲可自由決定見不見丁蟹,可是慧玲被丁家折磨得患上焦慮症,懼怕拒絕丁蟹會殃及醫護人員,於是忍辱負重,以致丁蟹誤以為她回心轉意。不久,每當丁蟹來訪,全院上下都對慧玲說「未婚夫來了」、「未婚夫真體貼」﹗漸漸,丁蟹得寸進尺,接載她去私人別墅雙雙共舞。臨別療養院前,慧玲自感命不久矣,於是將方進新生前贈她的婚戒,交給護士託管。

真的要忍辱負重嗎﹖慧玲向丁蟹妥協,變相願與他舊情復熾,認同他那「殺老友冇錯」的歪理。病房門敞開,婚戒也許仍能埋藏一時,但出獄後與丁蟹雙宿雙棲,又如何持守生命之約﹖的確,五蟹將司法界和醫學界玩弄於股掌之中,令慧玲絕望崩潰。但在蟹宅內起舞,難道較在療養院避難安全﹖難道償願特赦的丁蟹,敢於大鬧病院劫「妻」,公然挑釁警方嗎﹖

收看這一集當天,碰巧收聽黃成智撐政改的訪問。我大惑不解,他支持「袋住先」方案,豈不等於同意這個篩選機制合法合憲﹖偽普選大門敞開,基本法45條那「循逐漸進」條文也許仍然有效,但當豪宅只招待京官權貴,當選特首又有沒有膽量改革提委會,將提名他的既得利益者驅逐出門呢﹖的確,中央將行政立法牢牢掌控,令爭取普選多年的黃成智意志盡失,於是退而求其次,力阻梁振英連任。可是,獲500萬民意授權的傀儡,豈不比僅獲689票的梁匪更有認受性去推23條和國教﹖再者,任警方再偏袒藍絲帶,香港尚有完善法制一柱擎天。如今智叔你背棄傘兵去為遺憲方案箍票,與踐踏法治有何分別呢﹖

「我知道你養大我哋好辛苦,你將責任交番俾我,我大個仔係男人嚟﹗」展博一席話,令慧玲振作起來,以致丁蟹擅闖度假屋後,她鼓起勇氣搶奪婚戒。可惜,脫離療養院的保護傘後,她喪失理性,揮鉸舉棒,亂槍掃射。彌留之際,她失而復得,氣若游絲地戴婚戒,卻獨留展博孤軍作戰......

今天,香港尚且有法治保障、網絡自由,但若然民主老將不堅守底線,反以守護年輕人為由向中共妥協。他朝香港瀕臨赤化,我們仍能在佔領區唱《撐起雨傘》﹔還是擋在解放軍的坦克車前,吟唸「從星星的彈孔裡 / 將流出血紅的黎明」呢﹖

 

作者簡介:酷寒的絕境,終能化作無與倫比的晶瑩 。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