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浩銘:多年來共產黨做不到的事 曾俊華做到 就是我們擔心的地方

2017/2/13 — 12:16

黃浩銘

黃浩銘

黃浩銘:咁多年共產黨做不到的事,曾俊華做到,就是我們擔心的地方。

長毛的原則就是可以投給他,可以投白票,總之唔好投票給建制派。

***

問:長毛參選,誓必令「策略派」與「原則派」更加分裂。

不少民主派對長毛出選很有意見,部份人親身捱過社民連衝擊狠批。你怎回應他們批評?

黃浩銘:不應用務實 vs 原則來二分。我也講務實和策略,但我地的秤未必一樣。

其他人比較林鄭同曾俊華,固然揀曾;但我地的秤,是比較曾俊華同抗爭力量,我地覺得後者更重要。

當然有人質疑,會不會令林鄭當選。但我也質疑,其實我們沒有能力左右大局,中共控制到 601 票。

分析的起點不同,當然有排拗。但不要將我地標籤為「原則派」、「理想派」。我地務實地實踐公民提名,如果長毛不出選,就沒其他候選人實踐。

在傘運後最重要一場選舉,我地想告訴後世,只是選 lesser evil?應該清楚告訴後世,我地盡力爭取兩年前的承諾。就算結果不夠 38000 人提名,我認為始終要一試。

長毛想呼籲選委,唔好投任何一個建制派,唔好為他們背書。有些選委說要策略投曾,但沒有民主派說得出口接受 831。

如果徒有策略而放棄原則,我地是民主派抑或民建聯?後者一樣「是其是,非其非」,也會批評。

萬一曾俊華當選,建立建制兼泛民的管治聯盟,泛民進入委員會,甚至行政會議,只會進一步為政府背書。到時推動 23 條,民主派還能轉圜一起抗爭?溫和的民主派走上此路,就沒法再回頭。傘運積存的團結力量就會溫水煮蛙地瓦解。

到下一次政改,又會再一次退讓。咁多年共產黨做不到的事,曾俊華做到。就是我們擔心的地方。

***

你們想選委策略地提名長毛,只要 150 提名,投票時仍可走盞;抑或想選委堅持原則,堅持投票選長毛?

黃浩銘:有好多關要過,而家講投票只是想像。如果去到那一關,長毛的原則就是可以投給他,可以投白票,總之唔好投票給建制派。

我明白 22 萬選民想影響到特首選舉,這樣做與期望有落差。但大家要衡量,究竟曾俊華重要,抑或守住原則重要。

如果沒有人循公民提名參選,今場選舉就會成為「支持曾俊華,唔要中聯辦」。

我明白傘運後大家感到挫敗,好攰,驚西環繼續治港,好想贏西環。但我鼓勵大家,想要民主運動茁壯,不是恐懼,而是希望,積極實踐承諾。

如果純粹恐懼,下一次我地會面對同一恐懼,例如「袋住先」。

***

問:為何拖到如今才派人出選?現在胡官已成泛民另類代言人,表現出乎想像的好。他的前法官身份,更吸引到不少中產和專業人士。

已經留意到不少進步選委,他們十九不會投曾俊華,但因胡官的政綱,已經屬意他。例如研究全民退保的學者,欣賞胡官請教他和周永新教授,參考他們意見。他肯定胡官的誠意,已考慮提名胡。

現在長毛突然出來,民主派三百多票,相當已經投向曾,部分開始流向胡。票怎夠分?

黃浩銘:其實長毛先搵朱凱廸,再搵余若薇,但都沒辦法,唯有自己出選。

長毛不必特登問人意見,他已經一直為全民退保抗爭,由 2012 年為全民退保拉布至今。我地不會先問選委要票,會先面向群眾,群眾首肯才出發。

而且要看往績。胡官在法院任職,長毛則出身基層,通過直選成為資深議員。過去胡官對民主有何特別付出?我不覺得胡官的往績代表到民主派;也不覺得胡官的立場代表到民主派。

如果大家覺得胡官較好就選他。但民主派的支持者,若覺得長毛才能代表民主派一路以來的付出,就請支持我們的人。

至於辯論和政策,以長毛多年在法庭的自辯經驗,我不覺得他會輸給從未參選的胡官。

無論往績、能力、承擔、付出,答案好清楚,是長毛。

 

廣告

作者 facebook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