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瑞紅:港大記憶球

2015/9/7 — 12:39

年少輕狂的大學歲月固然令人回味,但令這顆記憶球色彩依然艷麗、未被丟到黑白遺忘區的,卻是那段歲月中所遇上的人和物。 (圖由作者提供)

年少輕狂的大學歲月固然令人回味,但令這顆記憶球色彩依然艷麗、未被丟到黑白遺忘區的,卻是那段歲月中所遇上的人和物。 (圖由作者提供)

【文:黃瑞紅,大律師、香港大學 1999年法律學系畢業生】

這幾天,身邊的港大人都開始「港大記憶球」的接力賽。

一時間,往惜在港大的種種陸續浮現眼前。年少輕狂的大學歲月固然令人回味,但令這顆記憶球色彩依然艷麗、未被丟到黑白遺忘區的,卻是那段歲月中所遇上的人和物。

廣告

先講「物」。港大Main Building,充滿殖民時代建築的風格,那一柱一磚、那些木窗長椅還有漫步其中所發的思古之情,想像百年前的港大人也曾再這裡燃燒青春、風花雪月, 兒女情長、家國大事,無所不涉。

廣告

還有黃克競平台及其旁側的學生會大樓和連接二者的「獨立自主」梯。其實,由踏入校園開始,已經可以在校園四周看見不同學生活動的海報招貼和學系研討 會的宣傳;來到學生會大樓,學生們的朝氣和活力更處處可見,無畏無懼的青春特質尤其體現在張貼於黃克競平台地上的「大字報」 – 縱使紙張因為風雨而顯得有點破爛凋零,但無阻洋洋灑灑的千字文,又或簡潔有力的片言隻語,論校政、議國事,又或純粹一抒己見。各式其色,賞心悅目。

最後,當然就是人氣旺盛的「開心公園」,即中山廣場。當年,我最喜歡就是坐在公園唯一的大樹下那張長椅上,看人。這個「開心公園」,位處當年港大校 園的中央,上課落堂尤其人來人往,好看之極。公園側,就是港大Main Lib,那裡絕對是一個藏寶庫。午飯時,有些同學會選擇在陽光下席地而坐,參與或欣賞在「開心公園」舉辦的各種論壇表演,有些同學則寧願逃離那熙熙攘攘的 「人生」,行過幾步,一躍而入那個無邊際的書海藏寶庫之中。

再講「人」。那時候,法律學院有兩位陳老師。兩位陳老師不論其學術成就抑或在學生心目中,均同樣有一定份量。二人的研究和教學範疇均相當接近,但對 憲政等問題的看法和立論卻頗迴異,有時甚至會有頗激烈的爭論。然而,兩位老師均十分尊重對方,從沒有因為雙方看法立場不一致而批評對方。議事不論人。兩位 老師的身教為眾多法律學生樹立了不一樣的榜樣。他們各自對香港憲政問題的觀點和立場無阻他們在學術以至工作上獲得極高的評價和應有的待遇,二人分別先後成 為港大法學院院長。那些年,我有幸能成為兩位老師的學生,耳濡目染,深切感受何謂「大學之道」。

這麼多年來,港大記憶球色彩依舊,就是當中的自由自主風氣,不論是學生教授院長校長,大家都珍而重之、努力維護!

可是,今天校委會的種種作為,以無稽的理由來拖延任命一個連港大校長也支持並由推薦委員會建議的人選作為副校長,而背後的政治干預昭然若揭。身為港大人的我,真的感到痛心非常。

這是一所百年老店呀!百多年來,港大這塊土壤,在自由自主的氛圍下,都不知滋養了多少能人義士、社會良知!

所以,今天這一仗,我們港大人是義無反顧、絕不退讓!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