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黃絲變藍絲之後,我們可以怎樣做

2016/2/11 — 13:34

在地鐵車廂目睹一個家庭手執某免費報紙評論學民思潮成員被捕,父親是某泛民支持者,母親是讀報的人,一子一女站在旁橫著手機聽著耳機看屏幕邊看邊笑。

母:這個人不是跟你吃過飯的嗎?

父:吃過飯又如何?

廣告

母:你不是支持他的嗎?

父:(指住報紙)平時支持,今次不支持!今次不同!

廣告

原來,所謂親近民主派的人,面對暴力事件,就會像藍絲一樣,用那種態度看待。犬儒、懦弱,通常就是那種讀了點書、深信民主帶來改變但最好不要付出代價的人。我有幸目睹的這個家庭,表面上是明白人,原來只是會拿免費報紙評論一宗自己不清楚的事件的、從黃絲變藍絲的藍絲。

我們常把「盲從附和」的人,稱為藍絲。想不到與泛民過從甚密(吃過飯)的、似乎不是一般市民的、親近民主派的人,都因流血事件而不問情由地轉向了。只要有看過網上流傳的片段,從畫面所見,那個被捕的學生,的確是去調停的,他一直舉高雙手,請警察冷靜;今天,他竟然被捕了,令我即時想起那位九二八的大叔,如何隔在示威者與警察之間勸阻,警察又如何拍拍他的肩膀,要他回個頭來受警戲弄而反被告狀。

誰令黃絲變藍絲?許多人以為,表明立場有助解決問題。這種廉價認同,自雨傘運動而生,人人以為黃藍分明就是各自正確,互相責備,動搖對方立場者勝。成功說服對方,就是勝利了嗎?情況並非如此。黃藍之間的分野,遠比我們想像的更小。你以為你是黃絲,想甚麼說甚麼就是正確的嗎?如果你沒有看過完整的事件,單單就暴力而分對錯,就成了我們常常取笑的藍絲。我眼前的這個家庭,孩子似是初中的年紀,還未感受到社會不公義,手機信號明顯穩當,看的是他們感到有趣的東西。父親未掌握當晚情況,未及時回應妻子的發問,急與被捕者切割,正是泛民今次的取態。

泛民比誰更有條件、更多時間看通全局。他們與每個組織都有聯絡,某黨參選黨員甚至為疑似首謀就法律問題義助!要掌握全局,難道真的那麼困難嗎?另黨主席一句「為香港、為國家服務」難道是句空話嗎?難道妳沒責任幫國家看清楚香港在發生甚麼事嗎?一群議員與黨員急與「暴徒」切割,沒有通盤考慮。我們不難理解,一根警棍,如何令人瘋狂:連交通警都以為在綠燈下橫過馬路的市民,都可以亂打的。只要當晚出現在旺角的人,就是「暴徒」。是特首給他們的這個權力,改變了這群人!

站在警方立場看整件事,今次其實是安排佈防者的失誤:根據某報前線警員的心聲,指保安局已有人滲入社運圈,質疑當局為何不及早通風報訊,讓他們在年初一二晚有所準備。屯門良景反證了前線警員的說法:「管理員」完美的裡應外合,導致多名小販及市民遇襲受傷。只要看過《逃學威龍》,一般市民讀報,不難猜想「暴徒」中間有沒有卧底(到底是誰告訴他們磚頭分兩半更容易掌握和拋擲?至少我從來沒有想過,原來磚頭可以這麼分開的)。在這宗疑點重重的事件裡,決定切割,其實已是藍絲行為了。誰保證被捕的都不是無辜者?如果不查明「暴徒」身份就切割,或質疑「暴徒」身份,這與特首指責他們暴力,有何分別?

泛民要問的,不是「暴徒」有多不對,而是要問,警察有過那麼多經驗,就連六七暴動都應付過去,今天面對零星巷戰,竟出動交通警去應付,這合理嗎?「暴徒」絕對值得你用防暴隊去應付的!人家擲垃圾桶擲卡板,在當年佔領主戰場上,你出動防暴隊,是你對「暴徒」應有的「尊重」。那夜的安排,連前線警員都有意見了,泛民為何不去問警方如何安排,反而否定「暴徒」行為?警員向投擲雜物的市民拔槍對峙,並向天開槍,是正確的做法嗎?向天開槍,已經越過底線了,泛民竟然沒有問?

到底是誰默許警察可以亂打人?大年初二之後,黃絲不會再那麼痛恨黃絲,因為今次泛民做的,是在為安排欠周的警方護航,是為政府減低管治成本,是為大家都不喜歡的特首準備連任工程。泛民無能,市民則不能無動於衷;毋忘初衷,市民如果不打算上街,就請認真地了解事件真相,把今次事件的真相都轉貼在社交媒體,供每一個人(包括警察、官員、藍絲)參詳。禍事已生,每人都有責任。我們要所有人(包括中共)都相信一件事:特首這位置,只要換人,亂局可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