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黑幫與警察ㅤ為何元朗不相逢?

2019/7/23 — 17:59

資料圖片:2019年7月22日凌晨,元朗西鐵站附近南邊圍村(RTHK片段截圖)

資料圖片:2019年7月22日凌晨,元朗西鐵站附近南邊圍村(RTHK片段截圖)

《7.21 的元朗站》組詩

(一)《警黑不相逢》
暴徒炒大鑊,警察盡失蹤。
暴徒與警察,元朗不相逢。

(二)《賊過興兵》
賊過警才到,警來賊已鬆。
難分警與賊,有乜七唔同。

廣告

(三)《打雜與拉閘》
黑幫已出押,警署竟拉閘。
白衣揚黑氣,綠衣如打雜。

(四)《藤條.胡椒》
暴徒有藤條,警察有胡椒。
藤條與胡椒,示威不能饒。

廣告

(五)《警黑互諒》
示威當暴動,黑幫變老同。
警黑如兄弟,水乳也交融。

(六)《都是愛黨》
警賊不兩立,政黑可互通。
黑警愛國賊,攜手為阿公。

(七)《維穩為重掃黑輕》
執法知先後,維穩講重輕。
掃黑非首務,警察江湖情。

(八)《泡頭分先後》
特首玩失蹤,一哥驢痿葱。
高官面懵懵,暴徒作先鋒。

(九)《未瞓醒》
事發大半日,瞓醒要開工。
排開見記者,三十一分鐘。

(十)《有乜Q》
西環有陰招,元朗有君堯。
特區有警賊,港人有乜Q?

因為6月12日警方過度使用暴力鎮壓立法會前的年輕人,闖了大禍,特首被迫宣布「暫緩」《逃犯條例》的修訂,但仍阻止不了6月16日那個更大規模的大遊行。政府知道大事不妙,唯有在兩天之後由特首出來作了一個毫無誠意的所謂道歉。

你估香港人傻咩?示威者的五大訴求只能說勉強滿足了半個!但政府就是企硬不再動。就連最基本的「撤回」兩個字也不肯正式講。雖然隨着事態發展,已經一而再、再而三講到好白,又話壽終正寢,總之就係同「撤回」不再有分別啦,唯一分別就係「撤回」兩個字唔講得。至於其他訴求,政府就更是睬你們都傻。

政府的態度就是如此清楚了。一個多月來,基本上冇郁過,只是在等。但究竟等的是什麼?

政府大扺以為,就算乜都唔再做,也不再讓步,只要政府有耐性,就算不回應其他訴求,示威抗議的能量總是會隨著時間消退。香港人的怒氣也會隨着時間而平息下來。政府就是等這個運到。

政府作這樣的評估,也不能說完全沒有道理。古語有云:「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政府就是睇死隨着事態延續,香港人搵食行先,糾纏下去只會令市民產生厭惡情緒,當社會支持力度降低,政府就可以乘機過關了。

政府似乎還以為,只要在事態的發展過程中,示威者出錯或者暴力過了頭,怕亂的香港人民意就會反彈。而令示威者出錯的最佳方法,就是透過拖延及警方的強力反應,來激發他們的情緒,讓他們自己燥動失控而犯錯。這些招數,在雨傘運動時曾經試過,既然有效,橋唔怕舊,何妨翻炒。

但問題是香港人這次變得聰明了,又沒有大台,反對政府的陣營也沒有如想像中分裂。經過了6月12日的暴力鎮壓,市民對政府怒氣衝天。何妖這個西環契仔又唔生性,把6月30日那個撐警大會變成了惡棍流氓的總動員,出現了抗爭運動過程中第一次人鬥人的暴力。打議員、打和平示威者、圍攻記者、搗毀展示物等等,這些文革式的暴力手段全部出晒嚟,徒令香港人更反感。

這件事似乎很關鍵,令香港人那種堅持和平、反暴力的情緒及標準都因而調整。7月1日有部份示威者衝擊立法會,作出刑事毁壞之後,中港兩地的傳媒統一口徑,建制陣營也口誅筆伐,意圖把焦點轉移至示威者的所謂「暴力行為」,但卻得不到社會上廣泛的呼應。就算有人有保留,呼籲示威者克制,甚至譴責示威者,但都沒有因此而改為倒向政府那一邊。

而這個時候,因為抗拒獨立調查及被政府挑動了情緒的警察,連續在幾次群眾活動中出現了過火的反應。由九龍至屯門到上水,警方的強力鎮壓及過火行徑不但沒有得到市民的支持,還引致廣泛的批評。抗爭的焦點也轉移至「警民衝突」。但社會團體、有識之士、包括前高官及有有名望及公信力的人物,都先後發出公開呼籲,要求政府正式撤回條例之外,還要作獨立調查。政府面對的壓力不但沒有隨事態發展而減輕,還在不斷增加。

到沙田新城市廣場一役,警方強力鎮壓手段的失效已經十分明顯,還引致警隊的形象空前低落,上到屋苑平台竟然被居民趕。變成過街老鼠的警察,除了對示威者、記者、社工及部份市民充滿了的敵意之外,也出現內部軍心動搖的跡象。

如果政府要繼續把個月來的策略延續下去,風險系數也只會是越來越高。因為之前錯過了多次可以透過進一步讓步,例如同意設立獨立調查來平息事態的時機,政府一再猶豫,令政府就算要平息紛爭,需要付的代價就更高,作出的讓步也必須更大。林鄭月娥領導下的特區政府,似乎仍然是不肯面對這個事實!

如果中共駐英大使所說的是事實,修訂《逃犯條例》完全是香港政府自己的主動作為,而不是中央政府的要求,中央政府最終被搞到如此尷尬,也可以說是港澳辦系統及中聯辦有份做成。踏入四月之後,這些駐港及在京處理香港事務的官員,就是按奈不住他們要在香港事務上插上一手的官僚病原始衝動。他們見到海外這麼多反對聲音,連奴隸派團體也不是同心同德,以為是時候出面主動幫拖。於是分別高調發聲明之外,還要召見人大政協及立法會那些奴隸派議員,又有維穩費動員,又搞出個所謂80萬人簽名支持,結果就連副總理韓正也被拖落水。到頭來當特區政府暫緩修例之後,只能夠灰頭土臉,前言不對後語地為自己及為中央開脫。

到這一次,可能又再犯上同樣的錯誤。西環眼見政府平息事態無方,連警察這個受到母愛呵護的特區維穩力量也左支右拙,自詡有責任支持特區政府「依法有效施政」的西環以為又是出手的時機了。但事態已經到此階段,單是穩住自己友都不容易,單靠動員維穩集會,出動旅遊車從大陸運人過來參加,相對於示威者及支持抗爭的市民也只是杯水車薪。那些支持維穩的人賣相又確是太差!

於是,由西環契仔出手,動員暗黑力量。大型示威活動時搞你唔到,但反正有不需向香港市民及十四億人民交代的維穩費可以用,就搞你後邊。這一次動員近千名江湖人物,相信所費不菲,就是希望透過這種江湖家法的手段來嚇怕香港人。

但現在看來,能夠產生的效果也是十分有限,甚至可以說是適得其反。當晚警方的反應及處理,可以說既尷尬、又狼狽、也說不通,而且十分醜陋。特區政府在事發後超過半天,才面懵懵出來開了一個只有31分鐘的記者招待會,然後便落荒而逃,可以說在香港人及國際傳媒面前丟盡現眼。

特區政府的窩囊,警隊管理的種種問題,以致這一個特區原有的維穩力量在這種政治環境下走向腐敗,也因為7.21 元朗站發生的這樣醜陋的事而進一步暴露於人前。特首就算一時間迴避把這一次的恐怖襲擊作「暴動」的定性,以後的拘捕及檢控,市民自然就會與過往幾次對示威人士的定性及檢控來作比較!到時又可以是另一個風波,就是如何處理西環契仔,這一次可能也十分頭痛。有相有錄音有片段喎!政府還可以如何避免令西環尷尬?

特區政府、行政會議、西環、整個建制奴隷派陣營、以至北京當局今天的尷尬處境,究竟又是孰令致之!

(注:
今早扎醒記起很多很多年前曾經讀過一首打油詩應該是清代某人寫的,是諷刺那些顢頇無能的官吏與兵僚的。詩題忘了,詩文如下:

賊到兵不動,兵來賊已空。
可憐兵與賊,何日得相逢。

想到今時的香港,只覺得實在很應景)

 

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