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黑暗戰勝光明,還守什麼護、抗什麼爭?

2017/9/7 — 18:43

曾幾何時,當權派與其盟友倫理上扭曲人性,言語上充滿仇恨,處事時用權用到盡,對法治、法院視為要剷除的障礙物,對異見者就標籤為公敵或外國勢力代言人、甚至就他們遇到的不行幸災樂禍。

縱使如此,我長期都對香港充滿希望。多年來,不接受甚至對抗這股黑暗的香港人雖然在策略、戰略上不時有不足之處,但他們還有一股善良的心,守護香港的價值與良知。雖然道路荊棘滿途,但我始終無論是要等一天、一個月、一年、一百年也好,邪不能勝正,香港總會有光明的一日。

很可惜,近期我發覺情況有變了:

廣告

- 當有人說「唔啱聽」說話時,有一大群人就會不據理力爭、以理服人,而是文革式而不理「三七廿一」地謾罵他人「媚共」、「跪低」。這與當權派激進人士或左報對異見者胡亂惡毒標籤有何分別?

- 法院判辭好像寫得離譜甚至只是不合心意,大家就不去在觀點上針着,而是大罵「媚共」、「司法以死」、「要監察法官政治取向」、「起法官底」、「狗官」。我不知道的話我還以為自己是在聽着早期激進當權派人士或內地「學者」的言論。

廣告

- 網上亦出現了各式各樣有權用到盡、有事批鬥到盡的心態:有人撕掉一些海報?用公民拘捕權啦!有人搞什麼無聊大型批鬥簽名向大學施壓行動?不如與他鬥無聊、搞同樣性質的向專業監管機構施壓行動啦!我們幾時變了與當權派犬儒一模一樣?

- 當政治對手或其至親有悲劇發生,一大群異見網民就會出來笑、出來「恭喜」、出來幸災樂禍、出來說是什麼什麼報應、出來聲稱對對手有良知是不必的。

多年來,對當權派與其盟友看不過眼的人都批評他們那一套怎樣不堪、怎樣邪惡。但非當權派支持者之中竟然有不少人選擇喝下魔鬼獻上的迷魂湯。他們跟當權派那邊「有樣學樣」,令自己的價值觀、自己的良知盡失,亦同時令當權派那邊的惡行被合理化。就此,我有個壞消息告訴大家 。你做個堅持核心價值、有良知的人,雖然未必夠當權派「玩」,但一日燭光還被點亮,我們仍能與他們鬥長命。但你與他們鬥無恥,他們就大條道理「大」你、去同你鬥無恥,但他們做無恥的事比你更叻、而且更有資源去做到盡。

所以,有一眾人與當權派鬥賤、鬥無恥、都無理取鬧那一刻開始,那些香港人已自行放棄了一切。當黑暗戰勝光明,大家還有什麼資格去說什麼守護、什麼抗爭?唉。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