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黑社會主義好 — 秘密社團如何推動東亞近代史?

2018/9/3 — 11:54

大概是從胡溫之後,中國政權越來越多打擊黑社會的動作。這些動作越來越大,國際傳媒爭相報道,而且牽涉高層權鬥;「涉黑」往往是很多高官仕途的墓誌銘。

打擊黑社會其實就像少林寺最近舉行升旗禮,所謂佛教中人爭相向國家效忠,兩者其實是同一件事。不論是黑社會還是宗教界,任何涉及組織的事情,不管你的主張是最激進的裂解中國,還是人畜無害的老好人式宗教勸世,「有組織」本身就是罪名。

不管是有組織罪行還是有組織慈善,故此從來不是黑社會有多突破道德底線、犯了多少法,而是它在「中央」之外有能力建立另一套組織,這才是令「中央」深感恐懼的地方。事實上黑社會 — 或者秘密結社團體 — 對大政治大歷史的影響,一直被掩蓋和淡化。

廣告

黑社會在政治史的神秘程度,及得上光明會操控大歷史的陰謀論。中國共產黨深明歷史、深明「組織之道」,它一定了解舉凡政權更替,都牽涉大量秘密結社。每個革命黨人背後都有一個暗網。

日本浪人成就的中國革命

廣告

這在中國近代史就有跡可尋。香港近代的最大幫會,是國民黨佈置在香港的人馬,希望時候一到可以反攻大陸;清末革命志士與反清社團的關係,是歷史浪漫主義,於是一直有說孫文是「紅棍/洪棍」,甚至產生「鐵拳無敵孫中山」的歷史狂想。

但說到底清末的革命志士,在蘇聯介入之前,完全是得力於日本秘密社團的支援,或者可以乾脆說,中國革命其實是日本黑社會的境外活動。

當然那時的「黑社會」不是現代意義的黑社會,只是一種隱藏於官方政權之外,但極具影響力的地下秩序。

中國同盟會是在東京黑龍會總部成立的,黑龍會的前身叫做玄洋社,其中一個重要召集人叫做頭山滿。

日本在倒幕成功之後,開始明治維新,這是教科書的歷史。在明的那面,我們看見阪本龍馬、伊藤博文、西鄉隆盛、山縣有朋……之類的近代史名人,但熱心政事的遠遠不只這些檯面上的名人。

干預朝鮮和大清的浪人

頭山滿被譽為浪人之王,他曾涉身於西鄉隆盛領導的西南戰爭。雖然戰敗,但他的影響力與日俱增。頭山滿並不是上海的杜月生,他不是太滿意明治政府的施政,例如是否征韓、是否攻打滿洲國、是否全面入侵中國等等,而且他的組織自行其是,與明治政府不是直屬關係。

政壇上坐在大位的山縣有朋,主張日本要保障國家權益,就要干預中國和朝鮮,稱為「保衛利益線」的理論;玄洋社改為「黑龍會」,則是頭山滿等人反對俄羅斯入侵東北黑龍江的回應。

事實上日本人幾十年來對東亞的干預,也就是依循這個邏輯:為了在歐美勢力的狂潮中保衛日本,必須在西邊設置屏障,於是在中韓兩地干預政局、扶植親日派,就是指定動作。但由於明治政府要濟身於歐美列強,不方便直接出面改變 status quo。這種微妙的形勢,遂為地下勢力與國家機器合作鋪平了道路。

(例如辛亥革命時,明治政府跟隨國際按兵不動,與泛亞主義浪人不斷為革命奔走和浴血,形成兩條完全不同的外交路線)

頭山滿也透過安插「門生」,或者間接影響政府高層而影響大政,但他並不渴望做官,始終維持平民的身份,與政府一直保持距離,擺出孤高的姿態。

他信仰泛亞主義的門徒積極在國外活動,包括扶植了朝鮮親日派金玉均和「開化黨」發動甲申政變,挾持國王、殺害守舊派大臣;當然還有指使各種暗殺(例如李鴻章)、煽動暴亂,促成日軍與清軍對抗等等。

中國本部也是頭山滿重點經略的目標,他支援孫文和革命黨,提供金錢和躲藏之處,在孫文落難時安排他流亡日本;頭山滿直接指揮他的日本浪人參與辛亥革命,中國革命志士的身邊,圍繞著很多的日本人,其中不少是國父的顧問,這是暗面。

頭山 — 兒玉 — 自民黨權力傳承

可以想像頭山滿是近代日本的山中老人,或者 CIA 頭子,他的門徒有能力干預甚至推翻鄰國政府,但他們並不聽命於明治政府。可能是新政府與傳統武士階級的矛盾,在熱戰失敗之後轉入地下發展的一個結果。

無論如何,頭山滿對東亞歷史的發展,他那個脫胎自武士階級,結合新興煤礦業利益的秘密社團,在歷史上一直被掩埋。頭山滿後來的身份是礦業大亨,即是後來黑社會也經常自稱「商人」一樣。

在中國人的歷史教育中,辛亥革命是一個內生的革命事件,與以前所有的王朝中衰然後官迫民反沒有分別,一切只是道統之中的輪迴。事實上並不是這樣。頭山滿的野武士集團對東亞整體局勢的影響,其實不難追蹤。

頭山滿的其中一個門生叫兒玉譽士夫。兒玉也參與了滿洲國和日佔上海的情報和統治,可以說是日軍將情報工作或一些城管類工作,外判給了他們的社團。

即使是日本戰敗之後,這股勢力也沒有斷絕。兒玉譽士夫雖然被列為戰犯,但旋即得到美國 CIA 禮遇和釋放,參與美日同盟的新棋局,並有份出資創建日本戰後最老牌政黨自民黨。

美國與兒玉的關係一直到他去世為止。在美日同盟中,可見黑社會發揮非常重要的連結作用。美國爆發水門事件之後,案中又爆出美國航空公司 Lockheed Corporation 為了搵生意,收買日本政界高層的醜聞。其中一個收錢的人就是兒玉,而他的影響力足以令全日空航空公司甚至日本自衛隊改變採購方針。從頭山到兒玉,是一部從 1868 年寫到現代日本的史詩。

中共也有一張秘密社團的履歷

老生常談的是,政府和秘密社團的界線,有時可以很模糊。政府對黑社會的清剿,表面上是維護治安的大義凜然,但本質上也許只是一個大社團,要防止另一個社團分他的權、拿他的稅。

孫文為了革命,加入過洪門致公堂;中共初期在國民黨裡面發展會員,也就是在社會中發展秘密社團而已。最後秘密黨派發展到領袖身邊的人物,包括在內戰之中發現很多人都已經被人吸收,過了「底」,也就等於現在甚麼高官被揭涉黑落馬之類。

當初共產黨就是用這種方式奪了權,自然也有一種內生的警戒,要防止別人用這種方式奪自己的權。而且中共在國民黨的圍剿中,也靠過賣鴉片過日子,跟現代黑社會的距離又縮短了一些。

宗教團體也是這樣,他們講耶穌還是佛祖都沒所謂,一旦有自己的組織,中共就像看到以前的自己。在中國的眼中,黑社會和僧團其實並無分別,也就是潛在的分權者。

早前 TVB 一套迴響麻麻的劇集《天命》,就出現過皇權接管黑社會的橋段。其中一段是講乾隆下江南的時候,表面上是玩樂,但其實秘密對漕幫這個秘密社團「曉以大義」,並且直接指派自己第十一個兒子接任漕幫龍頭,以直接控制。

有漕運就會有工人,有工人就會有幫會。這個社團的動員和影響力驚人,令皇帝極為不安。至於歷史上的漕幫,又同時是一個宗教社團,他們相信的宗教叫「羅教」,是一個叫羅清的明人自己發明的佛教。這一套信仰在漕運工人之間非常流行,並且同樣引起過清廷中央的注意。

講普世人權 就是撻朵

當然我們早在 2006 年,就已經有了更為精緻的《黑社會 2:以和為貴》。整個香港,因為百多年來自外於中國,自有一套秩序和規範,整個香港就濃縮成古天樂飾演的 Jimmy 仔,一個對經濟學理論有興趣,一心只希望做生意的黑社會中人。

電影的結局,我們大多津津樂道,並佩服導演和編劇匠心獨運:Jimmy 仔爭到了辦事人一職,他的中國生意有了著落;但代表中國勢力的公安頭子,強迫 Jimmy 仔世襲「和聯勝」,直接控制對口單位,才能安定繁榮。我們一般會認為這個橋段完美呈現了香港人面對中國政權的無奈和無能,但其實 Jimmy 仔作為香港的象徵,本身已經包含解釋 — 香港因為自有規儀、自有法度,所以在中國政權眼中,就已經是一個社團。社團會分他的權,所以他是命定要鬥爭香港的。

香港人講的法治,公平、民主、普世價值,在我們想像中是人畜無害的主張。但講這些,在集權者的眼中,也就是「撻朵」,承認自己是社團中人,要來分他的權了。說自己信耶穌、信佛法,就是有另一個大佬,是二五仔;達賴喇嘛,是另一個社團大佬,要除之而後快,就算不能都要長期臭罵。

所以主張自己是香港人、台灣人,要自治民主嗎?不要以為自己有多乾淨,在中國眼中通通都是「撻朵」,是想「過底」的舉動。所以千萬不要覺得無辜,不要覺得自己是孤忠的臣子而被皇帝誤解。皇帝沒有誤解你,他比你了解事情的本質。權力。一切都是權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