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黑色六月 — 五金佬的自白

2019/7/11 — 17:36

【文:小蝦米】

「這個面具防到催淚煙嗎?」

這是六月份聽過最多,亦是最難答的問題。

廣告

6 月 12 日早上,在全港彌漫罷工罷市氣氛的日子裡,筆者工作的五金店檯頭電話,手機 WhatsApp 卻響過不停,平日的顧客多半是直腸直肚的地盤或裝修師兄,今天卻換上一班看著一堆防護裝備卻一頭霧水的青年。

最早到店的一班中學生在店外看,不敢開口,直至同事發問才細細聲說需要安全帽,同時臉帶難色說道「我哋中學生……無乜錢,可唔可以計平少少…?」

廣告

當日金鐘的情況愈變嚴峻,來購買防護裝備的人就愈多,有人單人匹馬買了近百個安全帽,數目太多只能分批拿,拿完一轉又一轉,愚公移山滿頭大汗。

物資站可以被清場,明賣明買的五金店卻難以隨便干預,故此,賣貨不問用途,不答任何敏感問題,保持中立得以正常營運是這行業的最大支持,在黑白顛倒的香港,因政治需要,環保回收倉庫可以被當作軍火庫,五金店身處的位置有多麼危險可想而知。

六一二後,情況加劇,營業時間每晚都在延長,示威者每一個查詢,背後都是在確保自己與手足的安全,沒有一個人是打算買架生與警方決一死戰。

口罩、面具、濾棉、濾罐、眼鏡、安全帽等防護裝備被瘋狂搶購,但店內其他東西,小則如鎅刀、鋸、鐵鎚、士巴拿、鉗、油壓鑽咀等、大則電油、天拿水、電鑽、磨機、老虎電鋸等,這些稍具攻擊性的東西,他們問都沒有問過,甚至乎連一眼都沒有看過。

✽ㅤ✽ㅤ✽

「你們今晚會開到幾夜?」這是公司電話凌晨五點收到的 WhatsApp 訊息。

「可以等埋你。」我早上八時回應。

「我今晚盡快趕來!想買返啲好啲嘅口罩比屋企人同朋友之後用!」近乎秒回的速度明顯反映她徹夜未眠的焦慮。

「呢款面具係咪好啲……防到催淚彈個啲……」難以回答的問題再次出現。

誰想到今天遊行示威隨時賠上性命,又是誰迫使他們走上這條絕路。

我預先把貨物留起,這位女大學生最後黃昏五時許就馬不停蹄趕過來,那段時間香港風聲鶴唳,草木皆兵,網上及行家消息皆指警方四處截查,尤其是五金店集中的街道,部份行家索性除非顧客提供公司名,否則拒絕賣貨。

白色恐怖下,一間五金店可以盡的責任就是召喚貨車,幫客提貨到車上,懷著一種像送他們上戰場的內疚,看著他們一一離開。

✽ㅤ✽ㅤ✽

「你好,如果我上網買,一定要比信用卡嗎?」

「可以銀行轉帳。」

「我十三歲,無銀行戶口。」

同事聽到都不禁倒抽一口涼氣,星期六我取消休假特意開店,預約客戶之多,亦包括了這位小伙子。

當日開店之際就閃出了他的身影,「阿媽叫我早啲嚟。」

腦海不知多少次想拒絕賣給他,但交談過後,我心裡清楚知道就算我不賣,他還是會到金鐘去,還有一班同學跟他一起,而能夠阻止他的只有另外一位「香港母親」。

同一天晚上,首位青年因反送中而輕生的新聞傳出不久,這位十三歲少年迫切地問我。

「面具係咪防到催淚煙?知道嘅話可唔可以認真答我!」「係咪可以!?」

一而再,再而三的追問,我隔著手機螢幕亦感受到他的情緒。

「我無辦法 100% 話比你聽一定得,但以坊間買到的嚟講,已經好強。」

「就算可以,你自己小心,唔好太前,唔值得,今日已有一個人無辜咁失去生命,雖然我同你只有一面之緣,我唔希望你有事。」是夜的情緒衝擊莫講是十三歲,快將三十一的筆者亦無法好好釋懷。

「搵日出嚟我請你食飯當係回報。」

「咁你記得好好保護自己,等我有得同你食飯喇。」

說罷,我清除了跟他的所有對話紀錄,及後亦發現,店內的閉路電視故障,所有記錄不幸壽終正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