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點名反駁烈顯倫 李國能:司法覆核未被濫用 應正面看待

2015/12/14 — 7:49

李國能(資料圖片)

李國能(資料圖片)

首任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今日在《明報》撰文,點名反駁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列顯倫指司法覆核被濫用的說法。李國能強調,現有制度已有效防止司法覆核被濫用,因此亦不應將司法覆核視為對政府的滋擾,反而是政府良好管治的重要基礎,「但在法治制度下,便利和公義時有矛盾。我們不應從負面角度將司法覆核看成對政府的滋擾,相反應正面看待。」

李國能在文中強調,把不恰當動機加諸這些申請失敗的司法覆核申請人身上,不能幫助更有建設性地討論司法覆核的課題。對於烈顯倫批評多宗司法覆核案件根本「無得拗」,法官卻動輒頒下數十頁判詞。李國能認為,烈顯倫審案時「嚴格講求效率聞名」,「但必須要強調,追求效率絕不能以公義作為代價,司法質素是任何時候都不能夠妥協的,這一點至為關鍵。」

李國能在明報撰寫的文章,以「司法覆核」為題,全文篇幅近二千字,主力回應列顯倫對司法覆核的質疑。李國能同意,司法覆核案件在過去20年急劇增加,現象的成因包括:現代社會日趨繁複、社會管理所需法例大幅增加、《人權法案》及《基本法》的頒布,以及市民對自身權利和自由的意識加強。

廣告

他強調,法庭的職能只是按照法律原則來決定事物合法與否的界限,市民須倚賴政治過程來解決問題,確保政治過程可以恰當及有效地運作的責任,屬於行政機關及立法會。

不宜把不恰當動機加諸申請人

廣告

李國能點名提到,法律界資深人物烈顯倫,「在一篇像他的個人特色那樣強勁而生動的演說中,對此(司法覆核增加)表示關注。」對於烈顯倫當日在演辭中點名指梁麗幗申請司法覆核時,把特首及政改三人組分別列為「答辯人」,挖苦梁麗幗把梁振英拉落水的目的,是否希望有朝一日可在履歷上寫上曾經對香港特首提出訴訟。

李國能在文中強調,把不恰當動機加諸這些申請失敗的司法覆核申請人身上,並不能幫助更有建設性地討論課題,「我認同一般人的看法,這些個案主要反映了政治制度的運作有缺陷,這顯然不是司法機構的責任。」

他強調,至2007年,終審法院大幅提高司法覆核的門檻,法庭必須認為有關申請有合理可爭拗之處,因此在現實上有勝訴的機會,假如達不到這標準,法庭便會以公眾利益為由終止這宗司法覆核。李國能強調,法庭具備有效方法阻止司法覆核被濫用。與一般民事案件不同,申請人展開司法覆核訴訟前,必須先向法庭尋求許可。

法治制度下 便利和公義時有矛盾

李國能又認為,當一宗司法覆核獲准展開,這或會對公共機構實施被挑戰的決定帶來不便,耗費時間、開支及造成延誤等,「但在法治制度下,便利和公義時有矛盾。我們不應從負面角度將司法覆核看成對政府的滋擾,相反應正面看待。廣為人敬重的前律政司長黃仁龍於2008年一篇演辭中說:『有效的司法覆核應被視作良好管治的重要基礎。』」

對於烈顯倫在演說中批評法官在處理司法覆核案件時不夠強硬,又泛指司法機構未能滿足現今社會的需要。李國能指,烈顯倫的評論無疑是出於好意,但他認為,烈顯論的批評缺乏合理依據,「烈顯倫先生以審案時嚴格講求效率聞名。法官審理案件時,尤其是司法覆核案件,固然要有合理進度。但必須要強調,追求效率絕不能以公義作為代價,司法質素是任何時候都不能夠妥協的,這一點至為關鍵。」

李國能反駁,烈顯倫批評法官判詞太長的法詞,他強調,即使法官拒絕發出許可,在合適的個案中會頒布詳盡的拒絕理由,而非簡單幾句交代裁決,「好讓公眾及失望的申請人透徹地明白為何申請許可被拒,這樣做有助維護公眾對司法程序的尊重。我對此是理解的,法官不應因此被批評為過分熱心盡責。」

頒布詳盡理由 有助維護公眾對司法程序尊重

李國能在文末又指出,烈顯倫的演辭予公眾一個印象,就是司法機構在各方面都令人不滿意。但他並不認同,他認為,縱使司法機構雖然常有改革和進步的空間,但司法機構現時狀况良好,「我認為司法機構會繼續為大眾所尊重。我們擁有矢志為市民大眾服務的優秀法官,他們無畏無私、不偏不倚地處理一切糾紛,包括牽涉政府的案件。我們以普通法為原則的法律制度體現了法治,是一國兩制的重要基石,獲得香港境內和境外一致信賴,我有充足信心,在未來年月乃至2047年後,司法機構將會繼續為香港貢獻良多。」

法律界元老級人物、終審法院前常任法官烈顯倫,月初出席外國記者會時批評本港近年不少人以個人或團體名義,在政治事件或基建工程上濫用司法覆核,令司法機關花大量時間處理「濕碎案件」,更嚴厲批評學聯前常委梁麗幗就政改8.31框架提出司法覆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