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宇軒 (Sampson)

黃宇軒 (Sampson)

英國曼徹斯特大學地理系博士,香港土生土長的城市研究者、藝術家及獨立策展人。

2019/8/14 - 23:14

點解世界要這樣對待你們?

一上巴士離開機場,就停不住眼淚。

法庭頒下了禁制令後,機場藉機封鎖,沒登機證入不到去,只有少數跟部安員理論的人可能偶爾進入。

相信是昨日已死守在機場一角、或今早就進了機場的,加起來僅僅一百人左右,守衛著示威區。他們看守住大量的海報,讓落機的旅客繼續可第一時間接觸到抗爭者的心聲。不少旅客都有在認真看和讀那些設計精美的文宣。

廣告

以為只有機場示威區的他們還在堅持,但踏出機場客運大樓的門口,在通往機場巴士站的路上,竟還有數十位看來非常年輕的香港人,在封鎖範圍之外,舉起小牌子,向旅客展示香港的情況,亦儼如無聲抗議。他們千里迢迢來到赤鱲角,只能站在那位置,但仍堅持站在那裡,做到幾多得幾多。

他們有的還在道歉。

點解?點解你們如斯堅毅?點解世界要這樣對待你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