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點解反DQ動員不到選民?

2018/3/19 — 12:29

作者製圖

作者製圖

補選的時候,我們都以為「反DQ」是重點。可是事實告訴我們,反DQ可能只是我這類自命進步的選民重視的議題。可是對很多人來說,所謂的DQ根本不是什麼天掉下來的大事。

如果要問為什麼反DQ沒有動員到選民,我會想到"NO"這套改篇自智利公投歷史的電影。電影裡面,獨裁者皮諾切特搞公投延續獨裁,反對派要呼籲選民投票say NO,他們本來拍的電視廣告,畫面是hardcore的防暴警察打人,然後呼籲人投反對票。

反對派找來的年輕廣告人看了覺得不行,他跟反對派說這種重口味對一般大眾無效。他說要把訊息像sell商品般sell給大眾。

廣告

所謂的大眾,就是那種不算太關心政治的人,他們要搵食、要照顧家庭、要讀書、要生活,要感染他們,就不能硬銷政治理念,而是要令他們覺得訊息能夠入屋。

馬嶽教授說這次補選最大鑊的訊息,是一般市民對DQ的反應不是大家預期中的強烈。

廣告

會對DQ反感的人,是你和我這種日日留意政治消息的人。我們這種分得開本土派、熱普城、溫和泛民、激進泛民、左翼、右翼的人,社會上可能有一二十萬。可是,我們平日接觸的香港人,他們大部分是分不清青政、社民連和眾志的。

很多自命覺青的人會罵「港豬」不配有民主。他們心目中的港豬,是那些很少關注政治,甚至被無綫和親共報紙潛移默化覺得政治好亂的人。

上述這種人,一直是社會上的多數,這是現實。在"NO"裡面廣告人要動員的,也是這種人。反對派不能因為覺得他們是「智豬」,然後就放棄爭取他們,覺得智利因為多智豬所以不配有民主。

對於你和我來說,DQ根本在法律、情理、常識上也是離X晒譜的。可是很多人根本沒有時間理會,或者不想理會。尤其是現在電視和報紙已經全面收編,他們更不會理會。

這一年多,政府無理褫奪了很多個參選者的參選權,也褫奪了六個立法會議員的席位,這樣荒謬而霸道的事,一般人為什麼沒有太大反應?

從平日觀察,我看到的是不論成人還是中小學生,他們已經習慣把DQ當作口頭禪,彷彿那是正常不過的事。出現這種現象,我想有幾個原因。

第一,是主流傳媒被完全收編。主流傳媒尤其是無綫電視,對褫奪參選權和議席的處理,基本上就是冷處理,即使有報導,也是重複那種「他們太激進,政府表示依法辦事,建制學者指政府有權這樣做」的公式。

另外,DQ這個叫法完全出事。明明是褫奪參選權和議席,你跟主流媒體叫「DQ」,一般人聽到兩個英文字母便覺得那不會是壞東西,那是把事件的嚴重性模糊了。一般平民大眾心目中的DQ,是裁判取消犯規者資格的意思,最常見的就是運動比賽。你說反DQ,對般不明所以的大眾只是覺得那是你犯規在先。

更嚴重的一點,是游蕙禎的"Re-fucking of 支那" 被主流傳媒無限重播,播到一般人覺得所有DQ就等於Re-fucking of 支那。你有跟貼時事的當然知道即使褫奪re-fucking的議席也是夾硬來的,但一般人就是聽到粗口就入腦,覺得把議員凌遲也合理。

其實所謂選舉,就是要動員人投票,很多人不只需要理念動員,還需要情感動員和關係動員。所謂情感動員,就是要令大眾覺得有需要去投票。這不能單靠理念,他們還需要有情感上的動機,例如悲情、義憤、恐懼、希望、同情等。褫奪參選權和議席,本來是一個悲情、義憤加同情的議題,可是這事實在太抽像,加上上述原因,就動員不起來了。

那麼,可以怎樣做才能動員到大眾?我想到的,應該民主派的朋友也會想到,在這裡提出只希望拋磚引玉。

首先,那些不想理會什麼DQ的人,你首先要吸引到他們的注意。如何吸引?既然電視和報紙被政權控制了,那唯有「揼石仔」般不斷在街上和社區宣傳。這種「揼石仔」的宣傳很需要時間,很有耐性地不斷做。這方面民主派有沒有花足夠的時間和耐性去做,我想是有進步空間的。

「揼石仔」宣傳不是萬能的,世界上總有頑石不會點頭的,什麼DQ,對不少人來說還是沒有抓到一個印象。什麼是印象?就好像反國教運動期間出街那本極左「中國模式」教材,不是那本教材,公眾也沒有意識到整件事有多恐怖。可是褫奪議席這件事,悲情、恐懼和忿怒也不夠。港島區還好,在補選當日跑一班土共出來X泛民義工老母,可是九西沒有這種曲線拉票了。

對於很多一般大眾來說,DQ不DQ,對他們的生活沒什麼影響。選舉工程如果沒能讓他們感覺DQ關自己事,那就找關事的議題來打吧。這些議題可以是庫房水浸派錢、爭取重建安置和合理賠償(你猜有幾多選民明白什麼是「反住屋商品化」?)、國歌法、林鄭可能放生UGL5000萬案、鄭若驊知法犯法、制服團體被要求操中共正步之類。這些問題街坊才聽得明,才會覺得投票有丁點意義。

我明白面對林鄭的「乜衰嘢都唔係我做」的功夫很厲害,很多人真的信,同時親共政黨的資源是泛民十倍計,他們有無限的資源做基層網絡和數票工作。而且大家不要忘記,無綫可以無恥到堅持不做選舉論壇,冷處理選舉。

這次選舉跌票最嚴重的是公屋區,即是基層選民。這次選舉結果,對民主派來說,是一次嚴重的警號。現實就是球證、傍證、足總也是中共的人,民主派不思考如何吸引基層及政治取向游離的選民,長遠來說重複九西敗績不是不可能。

電影"NO"裡面,反對派出街版本的廣告是怎樣的?那是商品廣告模型的歌舞,廣告裡面沒有死人冧樓,畫面和歌曲都是一看便入腦那種。廣告的訊息很簡單直接,就是投票,投NO,沒有了獨裁就會有更好的日子。要吸引到大眾,就要入腦。大家知不知九西選民最記得的是什麼?是「鄭泳舜?胡杏兒個姐夫吖嘛」。

(後記:我或許是事後孔明。不過我不甘只是事後孔明,也不是要來柴台。這次選舉我除了寫文,已經找了很多長輩和朋友叫他們去投票。眼見局勢如此,我答應自己,下屆無論如何也要落場幫手做助選。立此存照。)


林勉一
2018.3.18
www.medium.com/@lammunya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