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點解呢班後生仔咁樣阻住我「如常生活」?!

2019/10/7 — 15:1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這是一篇本來兩個月前已打算寫的文章,可是,筆者當時深恐打碎「那些人」的玻璃心,也傷了彼此維繫多年的客客氣氣感情。 可是,當前逆權抗暴運動發展至今,全城在不同時段已陷於半癱瘓局面,甚至可說是「無名有實」的戒嚴狀態,當然嚴重影響市民的日常生活,令「那些人」更顯得「振振有詞」的斥責年輕抗爭者:點解咁樣阻住我「如常生活」?! 「那些人」指的是筆者多年來在教會和教育界相識的人,具體說就是那些牧師、教友、校長和老師。 為此,筆者撰寫此文的原意並不是針對特區的庸官和奴才,因為筆者早已對這班人一直口誅筆伐的鞭撻,無謂借此多費唇舌,今回就只是集中對筆者所認識的「那些人」執筆發話!

「那些人」概括來說都是「中產階層人士」,自視為有學識,可以理性分析問題,並且不時表達出「悲天憫人」的情懷。 生活現實上,「那些人」如同陳健波之流的心態和行為,享受著所謂「收成期」的安穩和豐盛,有樓有車,有盈餘可觀的財富可揮霍,不少人還擁有著掌管教會、堂會或學校的地位和影響力。 他們主日在禮拜堂講道、祈禱和頌唱詩歌,做足他們認為一個信徒該做的敬虔事奉等等,相信是默然期待著他日彌留時上帝扶著他們跨越天國門檻的一刻,阿里路亞! 簡單來說,「那些人」的「離地」並非完全在於他們耽於圍爐取暖的逸樂和滿足,卻是由於他們面對時局變化瞭解上的盲目,以及對當前年輕人心志認識上的無知。

坦白說,「那些人」應該並非被染紅的利慾薰心人士,也不是趨炎附勢的走狗,卻只是一大群「傳統保守藍」、「天然親炙權貴藍」,「享受維穩生活藍」,往往自命「有識之士」。 如果刻薄一點說,「那些人」骨子裡是身驕肉貴的黑毛「港豬」,與一般市井大媽大叔心態本質並無分別,只是財富和階級的懸殊而已! 筆者歸納「那些人」的言行特色,大致包括下列幾點:

廣告

1. 「那些人」對掌權的政府當局並沒有敢言的批評,也沒有過份的表態支持,著意顯示其「客觀」、「持平」和「中立」的態度,極不願意被指為已歸邊的「建制藍」;

2. 「那些人」對年輕抗爭者不一定予以惡毒言詞的譴責,以顯示其對當前運動並非全盤否定,可是卻又經常借片面報道而凸顯勇武抗爭者的破壞行為,以表現他們反對暴力的「泛道德觀」;

廣告

3. 「那些人」極度渴求社會穩定和經濟生活不受影響的祥和局面,便對政府當局的所謂「止暴制亂」措施深表贊同,藉此使年輕抗爭者不再「搞事」便「天下太平,安居樂業」。

因此,筆者不時在群組中收到「那些人」對年輕抗爭者的意見和質疑,列舉若干典型例子如下:

1. 你有你「抗爭的自由」,我有我「不抗爭的自由」,為甚麼「你的自由」影響「我的自由」?

2. 你「追求理想」也要尊重我不認同你的理想追求,那麼你的理想追求不應該阻撓我「如常的生活享受追求」!

3. 應該珍惜現時所擁有的,不擇手段去爭取未有之物是直接犧牲經已擁有的利益,宜「騎牛馬」,不應「殺牛養馬」!

4. 血氣方剛和渴望求變的年輕人容易被煽惑利用,年長的一輩應該「曉以大義」的開導他們,甚至必要時強行約束其妄動行為!

5. 年輕人本來就有大好前途,如今無知愚昧的投入這場對抗強權的中央,無疑是以卵擊石的自毀!

6. ……

筆者以為,在大時代的世局演變漩渦中,無論被認為是濁流還是清源,社會上任何人都不能「潔身自愛」,必然受到或多或少、孰輕孰重的影響,豈會能夠「獨善其身」的置身事外?!  事實上正如不少人所指出:這已不是「藍」與「黃」的顏色差異,卻是黑白是非的分辨,以及良心和良知的彰顯了。 「那些人」的「塘邊鶴」或「花生友」心態只不過是自欺欺人的選擇!

人民面對歷史時代的幻變時還是有所選擇的。 第二次世界大戰時猶太人基本上對納粹的屠殺沒有激烈反抗,以至羔羊群似的列隊走進毒氣室成為悲慘的歷史場景,而諷刺的是戰後巴勒斯坦人面對以色列猶太人的逼迫時,卻不惜玉石俱焚的冒死抗爭。 身處當前的香港時局,無論您選擇躺下來任人蹂躪而自我感覺良好,還是選擇單膝下跪做好做醜的等待被人放出一條生路,或者選擇匍匐地上哀求饒命而生存苟活,甚而選擇堅持站著讓人兜口兜面被人狂揪狠打,以至決絕的選擇引火自焚而灰飛煙滅……旁人必然受到一定程度的影響,根本早已不能「如常生活」了。 事到如今的香港此時當刻,這已不是道德倫理的爭議,或者所謂「客觀」、「持平」和「中立」的態度問題,卻是政治上的殘酷現實!

筆者珍惜香港的未來,更珍惜香港年輕人的未來,但是必須尊重年輕人在抗爭路上作出選擇的理性和智慧!  筆者可以回覆所認識的「那些人」:為香港未來的生活,呢班後生仔完全冇阻住我「如常生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