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點解張曉明區選前講呢啲?

2015/9/14 — 14:13

張曉明,資料圖片

張曉明,資料圖片

日前,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在一個紀念基本法頒布25週年的研討會上表示;「行政長官的權力不僅限於領導特區政府,他所具有的雙首長身份、雙負責制的責任,使行政長官具有超然於行政、立法、司法三個機關之上的特殊法律地位。」張曉明的言論與我們一直認知的「三權分立」,簡直是兩碼事。言論發表之後,張曉明亦求仁得仁,隨即引來一翻熱烈爭論;但爭論來來去去還是離不開,香港是否三權分立的政體,及特首是「超然」,還是「凌駕」於三權之上,卻沒有對焦,為什麼張曉明會在臨近區議會選舉之前,發出類近政壇震撼彈的言論。

由於筆者並非法律學者,所以無從分析,在法律上「超然」與「凌駕」的分別;但根據有限的認知,也清楚知道國家憲法,是高於基本法,而行政長官的政治地位與權力,與國務委員同級。張曉明的「雙首長論」及「特首超然論」應該是基於這個基礎之下作出的。試問一位屬於憲法之下的國務委員,又那會理會地區的三權分立呢?當然,他日特首犯錯,則雙向地可以同時以憲法問罪「死得好慘」。這份張曉明的弦外之音,卻鮮有香港人聽得懂,所以按這個政治邏輯,張曉明之言並無不妥。

不過,為什麼張曉明:「遲唔講,早唔講,區議會選舉報名前先嚟講」呢?我們從梁美芬今早在某電台咬牙切齒地為張曉明辯護,便可以得到答案。臨近區議會選舉報名期,各路「紅衫軍」已經陸續上報最新戰況評估。全港18區的「軍頭」竟然以一致看好作總結,並表示11月之後,江山仍是一片鮮紅。當中,只有新界社團聯會的「鄧小平」具有危機意識。

廣告

智勇雙全的鄧小平看到的危機,不止看到紅衫軍部份參選人的質素慘不忍睹,他同時看到,最不利中央管治的因素,是在於個別建制派「尾大不掉、不聽皇命」的情況。要知道中央是不可能直接介入特區事務,唯有香港一直處於一種「微動盪」的政治局面之下,中央才有合理介入的理由;而要這種「微動盪」狀態一直存在,泛民便不可以「死清光」。

無奈,現時眼下泛民只有捱打的份,傘兵又「又散、又聚」,隨了心口有勇,手中有傘以外,便看不出他們有任何致勝法寶。加上,上次「等埋發叔」張曉明已經悶在骨子裡,之後還要改時間遷就各路紅衫軍頭「飲夜茶」。所有跡象顯示「尾大不掉」的惡果很有可能在12月出現。

廣告

我們試想想,明年立法會在比例代表制下,根本就改變不了建制與泛民之間的勢力平衡。唯有,今年區議會的「單議席,單票制」才可以給建制一個「大教訓」。關鍵是什麼策略可以在那麼短時間之內,讓泛民不致慘敗,繼續維持香港的「微動盪」政治狀態呢?

那就是鼓動「仇恨票」,張曉明沒有理由不知道,他越挺梁,民意的反彈就越大。他把梁振英「捧到天咁高」,又不說明國務委員的政治邏輯,誘導梁振英政治盟友急急為言論降溫,然後自我實踐,為成「人民公敵」,就是要大家忿怒。並溫馨提示各位黃絲,在區議會選舉時打出「唔係梁粉,唔係保皇黨就投啦」!這種短時間的刺激與表態行為,隨時殺建制一個措手不及。

有時,我們是要以「逆向思維」,才會理解中央的「動作」。中央始終還有開明派,就算他們是為了保着香港的管治權,也是認為香港需要有反對派的。只是張曉明這份用心的禮物,不知道反對派中,有多少位智者看得懂,還是繼續浪費時間,在一些與選舉無關的法律定義之上爭拗。

好了!筆者再問一次:「為什麼張曉明要在區議會選舉報名前,拋出『雙首長論及特首超然論』」?各位黃絲,還不知道答案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