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點解我要留喺度」

2015/3/25 — 10:57

劉伯伯

劉伯伯

【文:朝雲】

劉伯伯 六十歲

劉伯伯已經留守逾五個月。居於九龍的他,由於往返費時,於是向妻子說不如紮營,不用再趕最後一班地鐵。十一初開始駐紮添美公園。

廣告

為什麼過來留守?「睇唔過眼,咁樣對啲學生。」但清場後多數人都走了。「條氣唔順呀嘛。」會不會有限期?「結局唔應該係咁。直到最後一啖氣,就係咁簡單。」

廣告

曾姨姨 五十九歲

928後不過十來日,曾姨姨便於11/10,開始留守金鐘,由姨甥女為她打點紮營。

她解釋自己本來不熟悉政治,純粹從電視知道三子搞佔中,說要癱瘓中環金融,初時她並不認同。但贊成民主的她,依然關心922起的罷課。

到928之初,警察用胡椒噴霧,她已經很激動。接著便是放催淚彈,甚至傳聞荷槍實彈,她更加忍不下去。儘管家人都支持學生,唯勸她不要走得太前。但當雙學呼籲民眾到佔領區留守,她終於義無反顧出來,姨甥女順遂其願。

初來時她什麼都不懂,尤其是不認識人。後來機緣巧合下,正好在拍攝地附近學會摺傘,任教至今。

問她為什麼堅持留下。她解釋是出於感情,來到佔領區覺得好溫暖,感覺有愛。由一個寂寞地待在營中的局外人,因摺傘而認識一班好友,漸漸有歸屬感。

清場後她萬分不捨--她明白應該抽離,初衷是為了抗爭,而非真的建村長住。但她真的捨不得一班朝夕相見的朋友。一旦化為烏有,頓時失落萬分。

清場時,她和朋友扯一班激進的年輕人食飯,擔心他們留下與警察衝撞,有所閃失。但翌日她便重臨,發覺「煲底」(立會)依然無恙,立即決定回來。

四日後煲底亦不倖免,她本已打算用其他方式延續抗爭。但有隊友政電給她,告之添美新村初定,勸她重新凝聚大家,她再次回來,直到如今。

剛在前幾天,她邀親友來新村,陪她共度五十九歲生日。她不知道會留到幾時,但至少會堅持到政改表決之日。

後來機緣巧合下,曾姨姨正好在拍攝地附近學會摺傘,任教至今。

後來機緣巧合下,曾姨姨正好在拍攝地附近學會摺傘,任教至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