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點解杜汶澤會落於下風㗎?」

2019/11/8 — 17:59

香港電台《視點 31》截圖

香港電台《視點 31》截圖

萬般脫節之下,還是事後看了杜汶澤 vs 陳百祥。在 YouTube 上打「杜汶」已經有「杜汶澤 陳百祥」,可見熱度強烈,直播數字據說達 24 萬。雙方可說是未打先贏,亦大大貢獻香港問題的關注熱度。

至於表現,杜先生在事後帖文自謙才淺,表示自己表現也許未到達公眾期望。但杜先生其實已表達了大量札實貼市觀點,表現相當好。事情也不如一些朋友所說,雙方只是照顧各自陣營而沒有說服「中間派」的作用(況且這個年代還有中間派嗎),杜先生最後總結,說從 2014 年雨傘革命開始,政府成功瓦解革命,大家過了一些貌似正常生活,但這暫時的安定只是正在醞釀更強的反撲,因為深層次問題沒有解決,人的仇恨不會突然消失,止息一時暴亂,事情在明天會以更可怕的形態回歸。

這就已經是對所有還在壁上觀的善男信女的喊話。地鐵打爛了、收早了,有時市區成為巷戰區不能逛,這幾個月我們有很多不方便,有些人認為早點收檔「抖抖」、確保「區議會選舉如常」之類之類。殷鑒於古,2014 年大家也抖了,事情有好過嗎?在 2016 年他們就剝奪香港人的選舉權了。說到這裡我發現杜先生的喊話甚至不是只給「中間派」聽,而是同樣可以應用於廣大「黃絲」的。

廣告

網絡圖片

廣告

至於阿叻的表現同樣「很好」,觀點固然是典型撐警藍絲,但他同樣口齒伶俐,以極為市膾的氣場不斷重覆他的局部單線理性,例如不斷強調「你有你看法,我有我看法」、「唔使咁大聲」、「總之暴力就唔啱」、「唔同諗法要坐低傾」、「法治係香港基石」之類。撐警者的邏輯是閹割的邏輯、局部單線的理性。例如阿叻說「要有法治」,其實不過指「警察拉人法庭判罰」。事實上法治是一個限制政府和執法者權力的理念,特首已經動用了權力無上限的緊急法,就是沒有法治。

如果法治的真正解釋是太陽,阿叻只是對著自己的陰影起舞。但他將這套局部單線、不堪拆解的理性,不斷舞來舞去,並且用「大家平心靜氣坐而論道」的溫文來包裝,於是令一些黃絲覺得「點解杜汶澤會落於下風㗎!」

這令我想到自己經歷過的高考中文口試。當時去其他學校考的,形式就是幾個不認識的學生坐埋一齊談一個議題。當時我們的議題是甚麼,已忘記了,但我很記得有一個朋友的表演。他的發言內容是沒有邏輯的,是戇鳩的,但他用一種很強的表演氣場來「演」,擠眉弄眼,還有誇張的身體肢體,對就像經典的網絡人物「好假的肥仔」。

但我從考官的表情發現,他們對好假的肥仔十分滿意,頻頻點頭,而我很傻很天真地認為,辯講是講內容的,但其實不是。因為考官自己都是一個沒邏輯和深度的人,他們怎會發現其實好假的肥仔講的內容根本是 bullshit?

長大之後我慢慢接觸所謂的政治辯論,發現世界原來就是這樣。很多從政者在辯論或演說的時候,內容其實都是極度空洞。例如在立法會選舉論壇很流行的那種誰誰誰 K.O. 了誰,只是贏了氣勢,或者打出了一些 soundbites,在大部份人的眼中這就是「贏」。

在這種文化薰陶之下,其實大家沒有能力去分辨誰人在 bullshit,誰人在說有營養的觀點。在選舉論壇上,你穿一套很貴的西裝,口袋別着袋巾,一副社會賢達的微笑模樣,沒有高聲大喝,與一個穿 T-Shirt 的年輕候選人相比,你的「表現」就已經贏了一半。

所謂的辯論通常只是鬥裝腔作勢。所以阿叻強的地方是他那種出於無知和安於無知的自信,所以他的態勢是非常內沉,所以會給你一種是他帶着大局的錯覺,但阿叻其實只是在 bullshit。有趣的反而是杜先生放下 entertainer 的做手和方法,真是嘗試說理,面對一心一意「表演」的陳先生,打落一種滑不溜手、彈出彈入的無賴思路,當然不好打。

但多年來香港人對公共辯論的耳濡目染,其實都是看選舉論壇,但選舉論壇就最多 bullshit K.O. bullshit 的情況,辯論雖然聲稱真理越辯越明,但其實是用表演帶領觀眾遠離真相,令人自我感覺良好並覺得自己勝利。

阿叻的表現令人發現我們一直以來受歡迎的,多數是政棍式的裝腔作勢和漂亮話術。阿叻式辯論,其實和台灣的韓國瑜差不多。有人曾分析韓國魚的辯論方法,發現他說話時頭幾句很利害,但繼續說下去就非常空洞。這種人很多「金句」,但其實就這樣了。This city deserves better class of talk,但大多數人在乎的是 talk 的表現,而不是 talk 的內容。

如果真理是太陽,凡人總是背對著曠古的光,討論著哪個影子比較漂亮。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